Created 32 articlesIn total 84877 words

【我的立场】自问自答,避免误会

ken

(1)支不支持双普选?支持。但我的理由可能不太主流,不是因为信仰民主自由,而是想做个实验。很多人把一国两制当成了给台湾的示范,其实这就小看共产党了。孔子说,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内地和香港,就是个实验对照组罢了。你搞你的资本主义,我搞我的社会主义。

1

【转载】制造疫情焦虑的自媒体,究竟能挣多少钱?

ken

迎合读者心理需求,制造爆款流量文章或者视频,传播各种焦虑、怀疑,这本身已经成为许多职业自媒体的生存之道。

【转载】上海的“文人防疫”何时休

ken

上海大量的自媒体和文人在本轮防疫中起到了非常负面的作用,也即他们自始至终没有将网络舆论的焦点导向专业问题和解决问题,而是将整个网络舆论浪费在各种情绪宣泄和讨论各种文人关心的话题上。

RIP, 風翔萬里

ken

一路走好

【转】记住了毛泽东的饥荒,却忘记丘吉尔的:西方如何俘获亚洲人的思想

ken

西方 "胜利者 "所教授的历史,通过他们的低潮来定义其他国家。我们不断被提醒中国的天安门时刻,但从第一民族的种族灭绝到孟加拉的饥荒等殖民暴行却被淡化或掩盖了。正是这种对历史的选择性重述,使西方能够坚持建立在优越性基础上的身份,并使非西方人相信它。这就是为什么一些年轻的香港人开始相信他们不是中国人。

NYT到底是低级黑 or 高级红?

ken

感觉全身都充满了阴阳之力呢

祝贺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ken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转】听听六四那天在天安门附近军队开枪的声音

ken

原视频的音频怀疑被做了手脚。

人命关天,还是劝一下台湾朋友吧

ken

请大家放下所有偏见和仇恨,生命永远是第一位的。

【转载】“强迫劳动”还是“追求美好生活”? ——新疆工人内地务工情况调查

ken

综合摘要2020年4月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发布一篇题为《出售维吾尔:疆外的“再教育”、强迫劳动和监视》的研究报告,这份报告通过对卫星影像、中文文献、媒体报道等二手资料的揣测和臆想,污蔑中国政府的劳动力转移政策是针对维吾尔族等新疆少数民族的“强迫劳动”和所谓“再教育营”的延伸。

Adrian Zenz又整出新活了,新疆生产了20%的新比特币

ken

快进到美国两院出台法令抵制“新疆”比特币的生产和出口(滑稽)

BBC关于维吾尔报道不实的证据

ken

BBC这篇关于维吾尔族被强奸的报道中(时间是2021年2月2日),文章的主角名字叫Tursunay Ziawudun。在这次采访中,如BBC所写:Tursunay Ziawudun, who fled Xinjiang after her release and is now i...

用逻辑反驳“用邏輯反駁「美國人佔領國會等於香港人佔領立法會」”

ken

看到有人在Matters贴这篇文章,点进去看了下,标题很不错,吸引我了,用逻辑反驳。仔细读完了后发现,这不就是白马非马的诡辩嘛。如果原作者喜欢讲逻辑,那我也愿意从逻辑上来反驳这篇文章。(注:本文仅从逻辑上分析,不讨论相关事件的对错。)首先,原文标题用了“等于”这个词,然后列举了几...

能夠吃萊豬是修來的福報,很多人想吃沒機會

ken

關於萊豬,現在這是島內的一個很熱門的話題,很多人都有這個問題。我個人認為,能吃萊豬是一種巨大的福氣,很多地方、很多人想吃萊豬都沒有機會。如果你年輕的時候不吃萊豬,你什麼時候可以吃萊豬?你一輩子沒有吃萊豬,你覺得你就很驕傲了?這個世界上,我們每一個人都希望成功,都希望美好生活,都希...

张桂梅是真正的女权主义者,也让大家看到了中国真实的一面

ken

最近在B站看到她的访问,真的被感动到了,独自一人在贫困地区建立女子学校,十年来一共培养出了一千多个女大学生,改变了她们的未来。按照她的话来说,就是要打破低素质母亲和低素质孩子这样的死循环。并且建立的学校,一本上线率达到了40%多,位列全市第一。

聊聊国安法,其实香港被中共抄了底

ken

我一直有这么一个想法,就是绝大多数历史事件,其实背后原因有很多,但由于人类的思维惰性,往往只有一个或两个原因被人记住。先来看一个视频吧。视频给出了历年来各省地区GDP排名的动态变化。可以看到,在1975到1995年间(一国两制提出和完善的时间,其实基本上也是在这20年),香港和台...

谁是最伟大的中国人?

ken

最近在知乎又看到了这个问题。其实两年前已经有人问过,但问题被关闭了,不能回答只能浏览。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该问题下面已经有了超过5000个回答,其中前排高赞回答清一色是同一个人——毛泽东。而两年前的同一问题,当时有人做了统计:1、截止至2017年8月4日11时,共有843个回答...

自由派,你们没有自以为的那么聪明

ken

本文转自纽约时报中文网,是2018年的文章,但好像自由派们都没有太大改变,所以本文现在还有强烈的现实意义,有助于理解一些反自由主义的思潮(包括特朗普的铁粉)是如何形成的。虽然民主党最近闹了个弹劾案,但看起来就是困兽一搏,极大概率会在参议院失败。

和Matters上的自由派、批评者和个人主义者聊一聊

ken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开过公司,或者简单地说,管理过一个50人以上的团队吧。我就有这种经历。当身为管理者的时候,你经常会遇到一些两难决策,很多时候,只能取其较轻的一方。曾经我也像你们这样(比如我是一名员工的时候),批评这批评那,因为当时就我个人而言,很多决策看起来真的很没道理,有一种领导是傻逼的感觉。

论“胡无百年之运”——17、18世纪朝鲜士人认识清朝的基本框架及其瓦解

ken

感谢@nanase 推荐了这一篇有趣的论文,我看完的最大感受是,这些人的思维逻辑是:先有结论,再不断收集证据证明自己原来的观点。从这一点来看,至今仍具有强烈的现实意义,故转来跟大家分享分享,可以跟我上一篇文章对照阅读。注:我这里不是给清朝翻案,而是探讨一下这种思维模式在当今社会(尤其大陆以外)的流行。

聊聊国运,建国70年在历史上是什么阶段?

ken

这个世界上最喜欢说“天灭中共”这句话的,可能是香港人了。我以前只是看过法轮功的人喜欢说“天灭XX”,没想到这次香港事件看了个遍(各种字体的)。如果要说“天灭XX”这句话,那首先得承认有“天道”这东西。所谓的“天道”,具体表现在某个国家,就是“国运”了,比如日本人就很喜欢拿“国运”来打赌。

社会达尔文主义如何造就了现代中国:“中原国家”的千年任人唯贤

ken

看到@felixism 在文章中提到:無論結局如何,在開始覺醒關懷社會,發展同理心的同時,我們更需要了解中國政府的策略,大陸城市的人民生活及心理質素。更多是我期望一些香港人可以放下對中國市民的偏見,去了解彼此的需要,以活得有尊嚴的前提下互相理解,體諒,深刻交流,思考如何爭取支持。

應當建設香港特色的資本主義制度

ken

摘要香港人有很強的制度優越感,因為歷史上相對內地和其他亞洲地區,香港是富裕的,而且是西式的、現代的,這種優越感在今天顯然不再合理。改革開放使內地發生根本變化,香港的比較優勢不再一樣。回歸之後,特別經過「沙士」(SARS)一役,香港的衰敗開始顯現,甚至需要內地幫助擺脫困境,北京奧運...

香港应该让反对派执政一次

ken

回归后,我对香港的政治前景其实有一很另类的狂想,就是要让反对派执政一次,可能大家都不同意,但有这个想法,是因为我自问真是很熟悉这个地方,要收服这班人,有时就要牺牲一些。首先很多香港人的性格反叛,爱做一些出位行為,自意为在亚洲区是高人一等,由其是一部份学历越高的人,很自我中心從不妥...

为什么内地人应该感谢这次香港事件?

ken

(1)平反六四这可能是最出乎意料的了。相信绝大部分关注这次香港事件,都会联想起六四事件,尤其是常年举办六四活动的香港人。但是经过暴动的洗礼后,有不少香港人表示,理解了当年中国政府为什么要清场,并且支持香港警方的清场行为。(我这里只是贴出部分香港人的想法,我不想跟各位讨论六四的各种细节。

香港养寇自重,中央将计就计

ken

如前文所讲,香港已经落入一个困局。黄营开局顺利,但由于战略失误(以后我会进一步分析其战略错误),逐渐失去了沉默大多数的支持,变成了困兽之斗;蓝营本应更多发声,但是绝大多数建制畏首畏脚,没有明确表达止暴制乱,变成了隐形人、木头人。总之,黄蓝之争,已经严重影响了香港人之间的感情和市民...

對抗「當權者」的香港人「醒覺」了嗎?

ken

直接的「暴力」總是最能吸引大眾的關注,因為至少在表面上,它具有明確的對象。由校園欺凌暴力、家庭暴力到社會層面的內部衝突等等,身處「暴力」中的「受害者」和「施暴者」,都是能引起大眾同情或恐懼心理的符號。可是,恰恰是「暴力」在心理上的強度,讓人難以思考問題產生的根源。

黃營自敗、藍營非勝

ken

發展到今天(11.18 星期一),這一場因反修例而起的大規模運動,終於到達關鍵拐點。雖然餘波肯定不斷,但可以預期將會步向衰敗。黃營一直領先,氣焰不凡。坦白說黃營文宣出色、(中前期)組織嚴密、經常搶佔道德高地⋯⋯事實做得很成功。他們成功撕破了非常大量香港人的虛偽臉皮,把「反中」(簡直是「排華」)提上檯面。

被滥用和误用的“鸡蛋和高墙”理论

ken

在一堵坚硬的高墙和一只撞向它的蛋之间,我会永远站在蛋这一边。——村上春树关注香港事件的人都听过这种论调,而且在网络上越来越多,已经变成了某种程度的政治正确。这种话听起来还挺有同理心和大爱精神。但是,同理心和大爱精神并不能证明这个想法就是合理的。

为什么香港目前实行普选,就相当于变相港独?

ken

陶杰和胡锡进在镜头面前各有各的顾虑,都没有把内心最真实的话说出来,我也就懒得往下看了。陶杰这套说辞我很熟悉,上次在香港大学跟朋友花了四个小时讨论,他也是如出一辙的观点和逻辑。但我们远远比这两位聊得更彻底。朋友认为,林郑最初几步就走错了,应该果断撤回修例,果断引咎辞职,在黑小将还没来得及喊出五大诉求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