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speed_catspeed

🪴

痕跡

僅管有抓痕,也值得回憶

每當我有這樣的想法「沒什麼好寫的」,都覺得自己更進步了些。再翻翻被我關掉的fb那些文字,與現在的心境對比,現在的我非常自由。

如果在你眼中我是魔鬼撒旦,我全然接受,也樂意扮演;或是一隻會巴結主人的貓,你最喜歡的那隻,不管在你心中那是一隻流浪貓還是招財貓都好,主人發現貓不見找貓的那份心情,已與我無關,僅管幾天前在YouTube的留言撞見了「我的貓還愛我,我也愛我的貓」,發現這世界愛貓的主人這麼多,如果我真活得像貓,我一定會精神分裂的覺得那些主人都是你。

你說:「我們愛一個人就想掌控他,把他鎖在自己的身邊,但真的這麼好控制嗎?你能控制他的身體,卻不能控制他的心。」

你曾說出口的話,不管心理是不是真的這麼想過,「能透過此物品,給這個送此物品的人傳達祝福,也能詛咒」,當時我的想法是,你要傳達你能給這個送此物品的人祝福,也不用帶有這麼威脅霸道的祝福。

對我而言,我不會因為你能給我祝福而生起貪心,也不會因爲你能給我詛咒而生起畏懼心,那just do it的紅包,就是救度眾生的交通費用,明確知道自己在幹嘛,為什麼這麼做。

而後的劇情,淹大水後的那幾集情緒戲碼真的不喜歡,就像你發現貓不見的心慌,貓也覺得主人性情大變,雙方原本優雅的樣子不知跑去哪,可以知道變了樣的主人和貓貓都是參雜了貪心鬼、愛生氣鬼、無明煩惱昏沉的執著鬼,自我感覺良好的自大鬼、愛懷疑東懷疑西的疑神疑鬼;如果是伴隨著雜質以流氓討債的方式索取時,我就會停止步伐,一種被強迫之下的給予也是帶有雜質的,那是「疑」,裹足不前的給予,「予」跟「走」的組合體,走的不明確,給予的不明確,是一種停頓卡殼的狀態。

對,你可以說我不夠信任你,就像你在找貓的過程,找不到人影,「不是人影,是貓影」,誤以為貓貓跑到其他主人家吃好吃的,還留下貓腳印在白土司上,而實際上留下足跡的是主人慌了的心,「要問問這是真的嗎?我們愛什麼就被什麼騙」,那慌張帶有點不安的臉,心懸在空中的失落表情,什麼東西不見了?是貓不見了,還是你心中的影相,讓貓不見了。

是的,貓貓已上演福爾摩斯喵的劇碼。

貓貓是尋類,依循著你的心,找到你的腳印之處,「不是足跡,是心的痕跡」。

你曾懊悔嗎?懊悔你不夠有耐心,你愛懷疑別人,你不知道信任遊戲是忠心的狗狗才會玩的,貓貓的功夫是特別對會動的事物產生敏銳的洞察力,尤其是心。

2018年秋天之後的日子,有好長一段時間,真把自己當成貓,這件事讓我覺得自己病得不輕,產生了一些貓的想法,再看看新聞報導裡的貓,把我的貓想法給呈現出來時,讓我更加懷疑自己與新聞報導裡的貓之間的關係。

註:新聞報導裡的貓,是真的貓,也有雲形狀的貓,不對,是貓形狀的雲;總之不是你想的那位新聞報導裡的Wonderful Miao Miao

寫到這裡,對比以前的心境,我不再是被刺激的狀態,耳邊不再響起你的聲「有時是你不喜歡這個人,才會對此人做聯想」,內心不再大聲回應你「為什麼明明不喜歡還要假裝喜歡」、「我一點都不想被歸類於魔,並且沒有勇氣再繼續聽下去」,就如開頭寫的,如果在你眼中我是魔鬼撒旦,我全然接受,也願意扮演,此時的我被賦予角色穿上戲服,感到非常自由。這裡的自由是他們為我穿上的戲服,它的名稱與定義,我不再受限角色代表好與壞、善與惡、極醜或極美、能帶來生也能帶來死、能帶給人們幸運,也能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這裡的人是這麼形容這樣的玩笑,屋漏偏逢連夜雨,一種不是那麼幸運的狀態。

人們總是喜歡「有求必應」的狀態,卻視而不見「有求必應」的產物是「有應必受」,卻把這受當成了不是那麼幸運的狀態。2019年的一個晚上,在fb上看到一張圖”I need a HUGe coffee”,記得底色是的淺棕色🏾,字體是白色,覺得有趣,能感覺到濃醇香的咖啡味從白色拉花的字體裡飄出來,有種溫暖擁抱的感覺;那晚做完生意走路回家時,只看見自己在乎的人與事,卻忽略一旁的水晶姊在附近喊著no no no 不要再往前,前面有一坨新鮮的大便💩,我紮紮實實的踩了下去,底色是新鮮的淺棕色,字體是米白色帆布鞋,沒有飄出濃醇香。是的,這就是喝進的咖啡最後都要變成屎尿排出,典型的有求必應,有應必受。「能給一個人祝福,也能給一個人詛咒」,這是多麽自然而然且平常的事。

如果你沒看過觀世音菩薩玩滑板🛹🎈跌倒的樣子,你想看這樣的角色扮演,我也能在你面前滑給你看,跌給你看。現在,此時此刻,我是不明怪物DJ又又,你可能很難想像,我聽音樂不太聽詞,而是中間的聲音,大多時候是這樣的。

文字是自由意識的產物,那說不清,道不明的意識始於哪裡?藏在最細微之處,像毒一般的,髒到不能再髒的,惡臭到不能再臭的,如塵一般的妄想紛飛,是好幾輩子習慣把慾望視為真實感受的諸多假相疊加,緊抓牢這些感受,任由它轉阿轉,直到厭倦這樣重複的感受,等待慾望歇息的那天,會不會才是真正的自由。

塵一定覺得無辜,因爲我這麼形容定義它,或許它連無辜是什麼感受,它都不曉得,自然對我的形容無感,虛假的感受疊加成爲真實,真實的哭,真實的笑,真實的憤怒,真實的平靜,這一切看起來都這麼真實。「字」一旦賦予意義,各種情感的發生都有可能,是不是著相了,我問自己。

好了,當我字越來越多時,我開始覺得自己退步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