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

教育工作者;传播学、心理学爱好者;前新闻从业者。

生命

你七个月了。

晚上睡不着,聊聊生命本身。

最早写给你的文字,就是在聊生命。一年多来,尤其是你出生前后的这七个月,经历了一些此前从未经历过甚至从未意识到、思考过的问题和事情,有了更多感悟。既然睡不着,那就聊一聊好了。

比如爷爷在世时,和奶奶一起养育小时候的我的一些做法,我直到最近这十年才有了清醒的认识。所以,在获知你的存在时,我就发誓不会做你爷爷那样的父亲,也不希望你的妈妈做你奶奶那样的母亲。

三十多年前的贫困乡村,孕育一个生命,最重要也最艰难的居然是养活这个小生命。小时候吃过窝窝头,饿过肚子的我,至今还不能完全理解,物质居然可以匮乏到守着田地硬是缺少粮食的程度。

所以那时的生命需求最基础,也最原始,其他的都不重要。人必须要先活着,才能保持生命的存在,其他一切的意义才能附着其上。

长大读书后,我才知道,人要活得有理想,要活得有自由,要活得有尊严,而不是仅仅只是为了活着就耗尽了生命自身。

这里的理想有过多次修正。从一入育红班就学唱各种红歌,到中小学对国家、对人民、对各种宏大叙事的憧憬,以及与故乡里的那些农村乡亲们对权利和地位近乎狂热的崇拜一样,那时的我就是现在的小粉红。甚至直到大学升国旗时,我偶尔还是会异常的激动。

大学也是写过入党申请书的,手写原稿现在还在老家房间的书桌里存放着,只是纸张泛黄,被虫蛀的痕迹越发明显。

高考时的我相信一支笔可以改变世界,于是我梦想着自己能够成为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的无冕之王,记录并影响时代进程。

傻逼之路终结于毕业进京之后的第一个夏天。搞IT的室友提供了翻墙软件,彻底解释并打破了我困惑已久的问题:为什么我们的领导人没有丑闻?

这不正常。

怀疑导向了追寻,追寻带来了真相。

虽然我做过半年的记者,但那种掣肘,绝不是生命应有的模样。真话都不能说、不能碰,那还活的什么劲儿呢?不管你如何位高权重,如何锦衣玉食,都不过是行尸走肉。

相对而言,对真相一无所知,是更加悲哀的一种生命状态。

所以此后十余年,我一直努力保持对网络的自由访问,对真相最大程度的获取。

不要活得稀里糊涂,更不要活的蝇营狗苟,那是对生命的一种亵渎。

从吃饱饭能保命活着,到让生命活得有自由、有尊严,现在来看,依然是一件艰难的事,其艰难程度,甚至不亚于当年的吃饱饭。

你早产了一个多月,医生见多识广,我和妈妈,还有紧急赶来的外婆却异常紧张,好在你出生七个月来,各项发育指标都正常,并且越来越强壮,越来越可爱。这让我和妈妈、外婆、奶奶等亲人都很开心,也很欣慰,即便养育你也显得异常艰难。

两个生手父母,没有成功经验可以借鉴,除了一紧张就抱着你跑医院。倒是失败的经验有一大堆,比如爷爷奶奶养育我的经验。

九年心理咨询,我才算是敢于真正面对自己,面对生命,面对现在这个依然小小的你。

生命有其自身的坚韧,更有其脆弱,有时候我根本不知道生命是什么。比如我们都会死去,宏大如宇宙也会死去。宇宙的边缘是什么,以外又是什么?从宏观到微观,到具体的植物、动物、人,甚至流窜了两年的新冠肺炎病毒,科学家们从生物学角度都可以说得头头是道,可具体到人对生命自身的认识,却又充满了各种不确定性。

比如上述我所提到的理想、自由与尊严。而死亡则是又一个相对于生命更加神秘莫测的问题。

兴许不久的将来,我还会聊到这个看似虚幻空灵的生命概念,即便依然聊不透,看不准,说不清,但并没有关系,人活着的同时,就是要闹清楚很多困惑自己的问题。

我和妈妈会尽自己全部的努力,保护你健康成长,包括生理和心理层面,以及未来不误入歧途的生命方向。

至于什么是“歧途”,什么是“正确的人生道路”,那属于更加宽泛的生命议题了。有机会我们再聊。

愿你健康快乐成长!感谢你的到来!陪伴我和妈妈,一起面对生命的已知和更多未知。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