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
Sen

教育工作者;传播学、心理学爱好者;前新闻从业者。

宏大叙事与个人史

(edited)
昨天我一直纠结是否要再次开启国内互联网文章更新,以记录疫情下的北京,直到今天你发高烧,我才真正下定决心:宏大叙事并无所谓,只有自己的生活才是最真实的。所以,在医院等待检查结果时,我写下这些,以记录疫情下的北京,记录疫情防控政策下的我们的个人生活史。

今天下午在医院等候血检结果时,聊聊宏大叙事与个人史。

你有些发热,贴了退热贴,你又开始玩耍。中午时分再测体温,继续升高。午后口服了退烧药,一觉醒来,居然直冲四十度。整个人都烧蔫儿吧了,妈妈和我抱你直奔医院。

当下正是北京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紧张上升期。这个病现在已经不像两年前的武汉初发期,致死率奇高。但唯独中国大陆的防疫政策居高不下,动辄全城核酸检测,动辄封闭小区、城区、城市,甚至阻断全省交通,不与外界通行。

全世界已经放开了疫情防控举措,独独中国大陆逆向而行,硬是把医学、科学问题变成了彰显制度优越的表征,而坚持动态清零政策和方针,毫不动摇,即便上海因此大量发生次生灾难,也在所不惜。

北京的形势突变发生在4月30日下午的疫情防控发布会上。会议通报,五一假期期间,5月1日起,全城餐饮业禁止堂食;重灾区朝阳区新增只进不出、不允许自由行动的防控区;朝阳区1日、3日再次进行两轮核酸检测;5月3日起,全市核酸检测不再收费,走医保基金,全民买单;5月5日节后开工,需持48小时核酸检测阴性证明;5月5日起,进入公共场所、乘坐公共交通,需持7日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同时,5月1日,启用小汤山方舱医院。

当晚看到通报,我就要出门再次抢购食物。虽然粮油米面都有了,差不多够我们吃两个月,但干菜还是要再多储备一些,毕竟谁也没有料到近两个月前的上海,会闹到今天的地步。

网购已经不保证时效,我要出门去附近的超市,妈妈很生气,认为我杞人忧天,而你也要吃晚饭、玩食物、洗脸、洗澡,一堆事。

最终我们大吵一架,我留下来给你洗澡。

第二天一早,超市封闭,因为附近一例初筛阳性,曾经到过超市。当日下午的通报会确认了该名患者。

我只好坐着公交车,跑去更远一点的超市,买了一堆干菜回家。超市所在商场已经开始提前查验48小时核酸阴性证明。

晚上休假回家的阿姨,说中午吃饭只能在饭店门口,店家提供了凳子,食客就蹲在门口凳子前、坐在门口凳子上,吃完走人。

疫情防控政策带来了极大不便,更准确来说,是极大恐慌。恐慌倒不是来自于病毒致人死亡,而是一旦被确诊、被定义为密接或次密接,甚至就是同单元、同座楼、同小区、同时空接触,就会被毫无人道、毫无尊严、毫无自由地隔离,就会带来诸多麻烦。

比如如果因非工作原因而被隔离,即便被政府绑架,封了一栋楼、整个小区,也可以居家办公,按照我司29日下班后邮件通报的薪资待遇决定,也只能拿八成的工资。

比如健康人去上班、去超市、去乘坐公共交通、去商场等,甚至包括其他紧急病情的病人去医院看病、诊疗,都会遭遇疫情防控政策的极大不便影响。上海多人因此丧失了生命。

更加讽刺且悲剧的是,已经全面脱贫的中国,改革开放、经济发展最前沿的上海,都能饿死人。

所以,这次的北京恐慌了。人们抢购囤货,恰恰源于对政府的不信任,对朝令夕改、层层加码并不科学——核酸检测只是此前无感染,并不代表此后不会感染,甚至就是在集中采样时被感染——的疫情防控政策的不信任、不赞同,甚至是反对——哪怕是最消极的、被禁言、发不出声的不检测、不接种、不配合。

昨天我一直纠结是否要再次开启国内互联网文章更新,以记录疫情下的北京,直到今天你发高烧,我才真正下定决心:宏大叙事并无所谓,只有自己的生活才是最真实的。

所以,在医院等待检查结果时,我写下这些,以记录疫情下的北京,记录疫情防控政策下的我们的个人生活史。

妈妈抱你采完血、核酸采完样就回了家,我则在快写完这篇文字时,得到了血检结果:病毒性感冒,无甚大碍。

而是否新冠肺炎病毒感染,还需要最快三个小时、最慢五个小时才能出结果。医院儿科发热急诊就诊政策为:核酸检测结果未出之前,不允许离开医院。

很明显,从我们到院就诊,直至我离开的一个半小时之间,并没有任何人遵守这则不合时宜、不人道、不科学的政治性规定,在紧急搭建的简易工棚儿科发热急诊室等候四到六小时的核酸检测结果。

愿你健康快乐!有能力及早离开中国,移民真正自由的国度。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