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

教育工作者;传播学、心理学爱好者;前新闻从业者。

女性

为什么那些男性有恃无恐?原因在于这个国家及社会,传统性、系统性溃烂、败坏,男权至上,女性依然毫无地位。你以后要做一个尊重女性的男孩子。尽自己最大努力,保护你身边的女性,要成为一个有勇气、有能力、有智慧保护身边女性的男孩子。前提当然是,要尊重女性的意愿,有力量推动男女平权。

按照传统的性别划分,世间只有女性和男性两种性别。文明发达的极少数国家,才会承认介于女性和男性之间的第三性的存在。

之所以先说或只说女性,原因在于日常越来越多、越来越恶劣的基于男权社会基础上的男女不平等,已经越来越背离文明社会的要义。

最近的唐山打人事件,就是最明显的对女性的恶劣侵犯。

为什么那些男性有恃无恐?原因在于这个国家及社会,传统性、系统性溃烂、败坏,男权至上,女性依然毫无地位。

除了史前社会,母系氏族公社的短暂存在,有史以来的女性便是男性的附属。

封建社会,男性可以三妻四妾,可以休妻,可以要求女性三从四德,但女性有什么权利呢?只是被动作为男性的附属品而存在,女性从来没有自己的独立自主权利。

民国初期,末代皇妃文绣提出离婚,曾经震惊当时的全中国。她提出离婚的对象是逊位皇帝溥仪。彼时有着西方文明观念的开明之士,对此欢呼鼓舞,认为中国女性与男性平权由此开始。

女性权利在民国初年有大幅解放,比如不缠脚了,可以男女同学堂读书了,可以在人人平等的理念下,主张女性自己的权利了。

新中国时期的女性权利,继续增进,但在计划生育时期,女性的生育权被严重侵犯。不管是否怀孕,定期孕检;不管孩子多大,查出来就要被流产。人权被践踏,女性权利更是无从保障。

普通民众家庭,则不管不顾于政策,非要生个男孩以传宗接代,才能在亲朋好友面前,立起门面。

女性作为生育机器而存在的历史,如今还在延续。政府改变强硬遏制人口增长政策,全面转向为鼓励二胎、三胎生育,却从来不准备尊重女性意见。

从党政机关到事业单位,再到企业社团,女性作为领导人的极其少见。普通女职员在职场遭遇性骚扰、潜规则、被歧视,甚至是被政策性、系统性歧视,却随处可见,俯仰皆是。

可以作为对比参照的是一些民主国家和地区的最高领导人,也可以是女性。比如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德国总理默克尔、韩国总统朴槿惠、台湾总统蔡英文、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先不论林郑执政能力水平和人品如何,其本姓郑,嫁夫随林姓。

你看,这就属于文化层面的力量了,关于子女甚至妻子姓名的冠名权问题。中国通常是子女随父姓,近些年来也有了少量二胎或三胎随母姓的孩子。港澳还保留有妻子冠夫姓的文化传统。

另一个最日常的文化层面问题,体现在国人骂人的脏话里,充满了对女性的物化、蔑视和侮辱。具体的例子就不再列举了。

在你从小到大的接受教育过程中,性别教育也并不是客观、科学、中立的。比如,男孩子要有男性气概,而现在的男性气概是什么,太多的人说不清楚,遑论理中客。而对女孩子的教育,则无外乎“听话,乖巧,贤惠”等具有明显的女性传统的性格教育,很少听到要与男孩子一样独立自主能干的价值导向。

好在中国现在的很多女性有了独立自主的意识和能力,尤其是像北京、上海、广州这样的大城市的年轻女性,有稳定的工作收入,有独立照顾自己的能力,有高度专业分工的市场化人力资源服务,安心、舒适生活,已经不再是难事,更不用依附任何其他人,尤其是男性。

但基于男女性别的差异,以及生理特性的不同,女性在至少体力层面,比男性弱了一些,因此男性关照、保护女性,到底是大男子主义,还是男女平等,甚至是女权主义者所不屑一顾的男女有别,现在都难以定论。

所以,#Me too运动在中国爆出各个领域的一系列男性对女性的性骚扰案件时,中国的法律、制度以及文化层面,都对那些被骚扰的女性,充满了荡妇羞辱,而真正的法律问题,却被有意无意或当局刻意压制了下来。春节前后的丰县八孩母亲事件,是严重的践踏女性权利案件,而最终的结果,目前看来却是漏洞百出,但公权力强制下的不了了之。

目前我可以明确的是,你以后要做一个尊重女性的男孩子。尽自己最大努力,保护你身边的女性,要成为一个有勇气、有能力、有智慧保护身边女性的男孩子。前提当然是,要尊重女性的意愿,有力量推动男女平权。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