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85 articlesIn total 258409 words

#伴你同行 寫信活動 得獎名單與後感後續:用關愛連結牆內外

慕雲

祈望大家繼續寫信,關心為香港獻身的獄中人,才能讓我們繼續走下去。

2

讀《香港簡史》:認識你自己,抵抗政權篡改歷史

慕雲

近來都在看香港歷史相關的讀物,沒甚麼明確的目標,就僅覺得想了解也該了解更多自身歷史而已。地上人口眾多,我會生而為香港人,或許全屬偶然,但我仍想探索這個身份、背景帶給我的意義。神諭說「認識你自己」,我想讀歷史也是認識自己的一種方法吧。《香港簡史》據說是值得一讀、頗全面地敘述香港歷史的一部著作。

1

《梅克爾傳》書摘

慕雲

讀她的故事,明知道她的際遇和手段都不能輕易被複製,卻還是設想着效法她的氣度和視野。要是說她最讓我欣賞也最有共感的優勢,就是她願意為了崇高的目標,把自我放在一邊,而權力只是成就信念的手段,所以不會沈醉在手執大權的氛圍。在任何時代,這都是難能可貴又不可或缺的才能。因為權力使人腐敗,再微小的權力,都有令人自我膨漲的可能。懂得謙卑,同時不畏懼爭奪權力的骯髒,對矢志爭取自由民主的香港人來說,很值得學習吧。

網上寫信班(5):想像監獄處境

慕雲

當極權的魔爪越伸越遠,不少人都會對牢獄感到恐懼和擔憂,加深認識牆內朋友的生活,也是一種解惑、安定情緒的方法。另一方面,建立筆友關係後,會想關心朋友、了解他們的生活,也是自然而然的事。當然筆友多少都會提及獄中生活,比如期數發生了甚麼事啊、工作適應得如何啊、遇到甚麼人啊等。而這節目的,就是希望大家可以將心比己,嘗試想像、感受牆內朋友的處境。本節內容來自先前參加過實體寫信班的經驗,也希望將經驗分享給大家

1

《獨立路上:從前蘇聯省思香港未來》:光復之前,要思考的事

慕雲

我們不該因政權的紅線,而限制自己的思想、放棄找尋行動的空間啊。抗爭並非只有和勇二分,到了後國安法年代,和勇的界線更是形同虛設。如何保持抗爭意志、凝聚港人共同體,我認為是至關重要的事。

時代革命的意義

慕雲

末了,《時代革命》不過是一個載體,承載我們對香港抗爭的看法,對自身有何參與、如何參與的看法。

誰來撐起真相?

慕雲

昨日,《誌》傳媒發出文章,坦誠經營困難的局面。一年前,《誌》傳媒推出會員制,賭香港人對新聞、獨立記者的支持。撐了一年,開始撐不住了。眼見《誌》一直以來的努力和成績,著實於心不忍,在此呼籲大家訂閱會員,一同撐起真相:https://hkfeature.com/joinus

《動物農莊》港豬版:香港地生、香港地活

慕雲

我以為經歷過19年抗爭及後國安法時代的我們,已不需要讀《動物農莊》。當預言小說變成現實,難道我們還需要對照預言有多準確嗎?會買下《動物農莊》(港豬版),不為別的,就為了 VA Wong Sir 的可愛畫作。用母語廣東話讀經典也很吸引,意味着可以用更快速度讀完。

3

開設 Patreon 了,請多多支持

慕雲

就不拐彎抹角了,我需要資金。儘管一直節流,也需要努力開源才是。數來在公開平台上發表文章都有三年,不算寫得很好,但也不算寫得很差。一直很用心和坦誠地書寫,未必很討人喜歡,至少反映某部分的現實,算是為時代留個紀錄。假如大家支持我繼續書寫香港、支援同路人,歡迎訂閱Patreon。

2

《追擊黑水真相》:雞蛋撼動高牆的意義

慕雲

即使是遲來的公義,也比公義的缺席要好。即使贏不過高牆,至少要在牆身上留下雞蛋的痕跡,也比高牆繼續潔白無瑕要好。

2

網上寫信班(4):獄中處境(娛樂篇)

慕雲

本節想從另一角度切入去了解牆內朋友的情況,嘗試想像牆內處境。一來可以讓各位大概認識獄中狀況,增強理解筆友的能力;二來可以減輕對未知的恐懼,更堅強地支援身邊人。本文將重點介紹牢內有何娛樂,獄中確實有很多限制,但也不乏替代品,希望通過這篇文章,讓大家知道可以用哪些方法去豐富手足的生活。

《反修例風暴採訪戰場》:重返抗爭現場,鑽挖未解謎團

慕雲

可不可以,再停留在悲憤一陣子,再詰問未明的真相一陣子,再深究暴行負責人一陣子,不要這麼快就放下、釋懷,可以嗎?不然我們拿甚麼去面對下一代,又拿甚麼去面對自己的良心?

2

毋忘311大地震——電影《家路》:天涯何處可為家

慕雲

創傷是一個共同的經歷,甚至不必親歷其境,只要想到受災地的淒慘面目,僥倖或者藏在心底,但更多的是強烈的衝擊與不安。這是因為受限於地域的災禍背後,有着超越國界的共性和意義。

網上寫信班(3):書信內容

慕雲

談過寫信的基本事項及溝通技巧後,可能有些朋友仍會感到無從入手,不知道該寫甚麼內容。撇除懲教人員的審查外,寫信某程度上是很私密的一種溝通方式,我們必須剖白內心的某些部分,才能建立互信、發展關係。所以會有難以下筆的感覺,是極其正常的。要將心聲化作文字,主要得處理兩方面,一是寫信內容,二是調整心態。接下來將觸及這兩點,讓大家寫信時,可以更為得心應手。

網上寫信班(2):提升溝通技巧—同理心為何重要?如何培養理解他人的能力?

慕雲

同理心說穿了,就是理解他人的能力,嘗試站在他者的角度去觀照和感受世界。將同理心當成弱點就大錯特錯了,同理心讓我們知道不該為戰爭歡呼、意圖拐賣年輕甚至未成年的少女,導致身處海外的同胞要偽裝成血海深仇的敵國人。同理心讓我們知道身處交戰國邊境,也不要成為別人負擔,可以坦誠身份而安然無恙。另一方面,正因為能夠理解他人,就會知道如何表達得更加精準,消除言辭曖昧、產生歧義的情況,避免造成誤解。

重拾對香港的好奇,掌握歷史真相話語權:讀《空白的一百年-教科書不會告訴你的香港歷史》

慕雲

遊歷過世界,才發現香港比不少知名大城市更發達、龐大,有繁榮的一面,山水又在可望可即的距離。港英政府當年仿效倫敦的模樣,建立出不相伯仲的香港,值得我們感激和慶幸。百多年功夫建造出首屈一指的城邦,卻在主權移交的廿多年間急速退化,迫令無數人離開安樂窩,教人感慨萬千。但正因如此,我們更需要認識歷史、掌控話語權。作為認識香港的入門書,《空白的一百年》值得我們細閱,感受前人如何建構香港,思考如何開拓自己的未來

1

低潮期的自救方法

慕雲

明明好像沒做甚麼,每天卻活得很疲倦,然後陷入不能順利達成目標的自我厭惡循環,你有這樣的感覺嗎?我有,幾乎每天都有。疫情之後,陷入低潮期的頻率好像越來越高了,時常提不起勁。那該怎麼辦呢?這段期間,我是這樣自救的。

網上寫信班(1):用書信同行及成長

慕雲

比起欠缺方向或要領地寫信,參加寫信班可以更有效地連結筆友,順利傳遞書信中的心意 (...) 為了補上缺口,我想嘗試整合寫信班和交筆友的經驗,製作這個網上寫信班系列。另一方面,我相信有必要將相關的信念及技巧傳承下去,培養更多人關注在囚支援,方可保障手足的福祉

1

來寫你的第一封信吧!給所有有心做點甚麼的朋友

慕雲

期望大家看完後都有信心和動力提筆寫信,因為對牆內的朋友而言,信是跟外界的寶貴連繫,苦悶日子的精神慰藉,接觸不同範疇知識和經歷的鑰匙。

1

Medium的最後通牒

慕雲

大前天收到了Medium的最後通牒,說是在3月2日前追蹤人數不夠100的話,就會把我從Partner program小夥伴中剔除,不能再在Medium上營利了。

《Munich: The Edge of War 慕尼黑交鋒》:無法改寫的另一個現實

慕雲

歷史沒有如果,我們只能根據後面發生的事情,往前推向發掘原因,按照有限的史料去論斷屬於自己的答案。所以《Munich: The Edge of War》的改寫很有趣,它沒有讓兩位抗爭者成功,沒有試圖設想另一個現實,而是探討主和主戰的論爭,並展示出一種和戰不分的策略。

少年 (之貳)

慕雲

可那又如何呢?我們用行動證明了自己存在於那個時空,卻無法證明存在的意義。當呼喊聲回復成熙來攘往的汽車聲,便是虛無。每一次我們都在輪迴,虛無、行動、復歸虛無,像西西弗斯。每個人都在想方設法對抗滾下來的石頭,不知何時才能脫離徒勞無功的命運。

1

IT狗、昆德拉、原來我哋重視嘅嘢抵唔過10蚊

慕雲

睇到呢度,雖然劇情好令人氣憤,但劇本就叫人拍案叫絕:呢個咪19年拗緊嘅嘢囉?政府咁大個集團,唔信佢仲信邊個?送中咪送中囉,係身有屎嘅人先要驚嘅姐。甚至連$10都唔使比,都大把人無條件支持政府,反過來斥責識得思考嘅人。民主自由呢啲嘢,大眾根本唔在乎,原來我哋重視嘅嘢,係一文不值。因為大部分人就係咁現實,見高拜見低踩,寧願信奉權威都唔想用腦袋,唔敢成為社會嘅異數。

機會係比冇準備嘅人?

慕雲

平時大家都係講「機會係比有準備嘅人」,意思係平日就要養精蓄銳、準備好自己,先可以把握機會。當冇準備嘅時候,就算機會跌落嚟,都只可以同佢擦身而過、後悔莫及。但係呢句咁違反常理嘅說話,反而令我印象深刻,更加諗起唔少冇準備但又有機會嘅時刻。

如何面對倖存者內疚?

慕雲

每個關心香港、關心為信念奉上前程的人,會有內疚感是很自然的。要承認、正視、以至處理這份感覺,卻毫不簡單,尤如要觸碰到心底很敏感、脆弱的部分一樣。

四年後

慕雲

「孤獨感使人擱淺,連結是救贖,我們都是命運共同體。」

1

恐懼的形狀

慕雲

我常常做同一個夢,一個被人追趕,必須逃跑的夢。有時遠遠望到,我就能謹慎地快步離開,幸運地逃脫了。有時以為自己已逃離了,一個閃身,就碰個正着。逃也好,逃不了也好,感覺都會殘留到夢醒。追趕我的那位是乾癟矮小的女性,是我的母親。近來我終於不再做被母親追趕的夢,也許是我學會了面對她吧。

都沒人在說新年目標了嗎?

慕雲

漫長又虛無的一年就這樣過去了。一年的終結與開展總讓人特別感概,然而21年卻是尤其難以整理、總結的一年。這一年發生了太多令人感到悲傷、無力的事,心靈上難免感到很疲累,大家都辛苦了,很努力地撐過這一年了。可是過了一年,倒沒有捱過一切都實感,反而不再期待新一年的美好。

《開玩笑的夏天》:直面異論的勇氣

慕雲

身為誌傳媒忠粉,早就買咗佢哋出版嘅《開玩笑的夏天》,但就直到最近先開嚟睇。本書作者係00後嘅獨立記錄者,從中國內地移居香港剛好兩年,就遇到反送中運動。運動衝擊到佢對中港關係、身份認同、民主自由等等嘅思考,所以佢選擇去訪問一班擁有中港經驗人士,認為只要雙方建立理解同互信,就可以緩解兩地嘅衝突。

《Just Mercy 以公義之名》:必須選擇希望

慕雲

同故事唔同嘅係,我哋未必有良心發現嘅檢控方、作假證供嘅人。而想要捍衛公義、參與司法戰爭嘅人,亦都冇辦法避免一次又一次嘅打擊。睇返呢段說話,再諗返身邊發生嘅事、朋友正在受嘅苦難,更加明白到將念想化為行動嘅重要性。無論客觀現實看似幾咁絕望都好,身陷無力嘅最大得益者,永遠只會係高牆嘅一方。所以我哋必須選擇未來嘅希望,堅持發聲,堅持抵抗,用現在連結將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