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雲
慕雲

「孤獨感使人擱淺,連結是救贖,我們都是命運共同體」 閱讀|電影|歷史|語學|生活|流行文化|國際時事 https://ko-fi.com/sarenechan 如你願意支持我繼續努力,可以請我一杯茶🍵 Patreon, Medium, 方格子同步更新 @sarenechan14

《手捲煙》尋覓連結與歸宿

香港人總愛速食,在揮灑成煙的時候,又揮灑掉多少重要的事物?《手捲煙》卻教會我們,用手捲煙絲的節奏,感受苦澀的人生故事。

一開始,我沒打算看《手捲煙》。很不巧,對「定義」香港電影的兩大片種:黑幫警匪片和周星馳笑片都不感興趣。亦因此,對於似乎講述幫派仇殺的《手捲煙》觀看意欲不大。直到不斷看到朋友和各專頁的推薦,得知主角是退伍華籍英兵及南亞裔青年,借兩人的獨特身份,講香港與香港人的前世今生。加上好奇演員出身的陳健朗首次執導的效果,就急忙趕上假日的早場觀看電影。

香港人總愛速食,在揮灑成煙的時候,又揮灑掉多少重要的事物?《手捲煙》卻教會我們,用手捲煙絲的節奏,感受苦澀的人生故事。

電影一開首,就表明華籍英兵是被遺棄的人:「事頭婆真係孤寒,連本Passport都唔俾我哋」(英女皇真的太吝嗇,又不給我們護照)當時正值主權移交,軍階較高者都獲發英國護照,不必面對前程未卜的香港。而主角超哥與一班低軍階的兄弟,只得另謀出路。有的追求賺錢,有的則投考警隊,務求擁有安穩的生活。短短數分鐘,已道盡香港人的個性。

即使被遺棄,仍然要生活。超哥便是追求賺錢的那一位,輾轉結交黑道,充當中間人從事高風險的買賣。然而財來財去,生活仍舊捉襟見肘,超哥家住以「世界中心的貧民窟」見稱的重慶大廈,亦因此,意外結識到同樣身處夾縫中的人——南亞裔青年文尼。文尼因捲入黑幫糾紛,逃避追殺時闖進超哥的家。

通過文尼好奇地翻找超哥的家,可以發現超哥細心地保存着當兵時期的勳章、相片、錄音帶,從未忘記當年經歷和兄弟情。遺憾命運的無情播弄,兄弟情早已變了味。呼應着電影同名主題曲歌詞:「滯留還是念舊」,到底超哥是念舊,還是滯留在被英國遺棄的狀態?另一方面,在香港出生成長的文尼,因着少數族裔的皮相,難以融入社會,不得不販毒賺錢求生,只得把希望寄予相依為命的弟弟。即使回到祖籍國度,也不受當地人認同,兩面不是人。

同樣找不到身份定位的超哥和文尼,倒是惺惺相惜。本性淳樸又帶點天真的文尼,一步步卸下硬漢心防,逐漸建立起跨文化情義,艱苦與共。到電影結尾,文尼一身清爽打扮,助超哥了心願,為廿載以來的「滯留和念舊」劃上句號。往後的日子裏,或許他們仍然會在這座浮城裏迷失,但至少,他們找到了彼此。


就像文章起首所說,對「定義」香港電影的黑幫警匪片認識不大,所以寫不出甚麼《手捲煙》有杜琪峰風範,重拾昔日香港影壇榮光之類的話。然而對我來說,香港電影不是甚麼名導、明星的代名詞。香港電影,就是反映香港人的生活境況、展現香港人的時代精神。就這意義上,《手捲煙》便是出色的香港電影。特別感動的是片尾感激一班默默耕耘的電影人,並寫上「一脈相乘,薪火相傳」。而演活主角超哥的林家棟,也是不收酬勞地成就這部作品。我覺得,這就是電影反覆想帶出的「義氣」了。

唔講一,唔講三,講義!
唔講風,唔講雨,講咩呀?講雷(義)!

訪《手捲煙》導演陳健朗:「手捲煙除了是一種態度,亦是一個情義的象徵。」



如這篇文章有幸接觸到你,願你可以多支持香港出色的電影工作者,以行動抵抗遺忘,一同見證我城的未來

如你願意支持我繼續努力,可以請我一杯咖啡☕

https://ko-fi.com/sarenechan

歡迎每月定額支持我的寫作,讓我們在暗夜中互相守望,彼此送光

https://liker.land/sarenechan14/civic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