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雲

「孤獨感使人擱淺,連結是救贖,我們都是命運共同體」 閱讀|電影|歷史|語學|生活|流行文化|國際時事 https://ko-fi.com/sarenechan 如你願意支持我繼續努力,可以請我一杯茶🍵 Patreon, Medium, 方格子同步更新 @sarenechan14

讀《香港簡史》:認識你自己,抵抗政權篡改歷史

近來都在看香港歷史相關的讀物,沒甚麼明確的目標,就僅覺得想了解也該了解更多自身歷史而已。地上人口眾多,我會生而為香港人,或許全屬偶然,但我仍想探索這個身份、背景帶給我的意義。神諭說「認識你自己」,我想讀歷史也是認識自己的一種方法吧。

《香港簡史》據說是值得一讀、頗全面地敘述香港歷史的一部著作。讀來,發覺作者以中國為中心的史觀寫成本書,未免感到失望以至違和——香港固然跟中國有些淵源,但也擁有自己的軌跡呀。不過基於這個原因就得否定整本書的意義嗎?我相信不是,我仍能通過本書重新認識香港,並抵抗政權篡改歷史。

身份認同

人們常說,60年代天星小輪加價爭議是香港人身份認同的開端。本書則將時間推得更前,指出辛亥革命導致大量難民湧入,以及試圖破壞香港政治和經濟穩定的廣州政府,是港人身份認同的根源。香港的經濟實力和繁榮,確實建構出某種民族自豪感。無分政見,港人到了海外都會自稱來自香港,便是一例證。但當香港經濟走向下坡,又有甚麼可以營造及鞏固身份認同?香港人身份、香港簡史的下半場,就得靠我們寫下去了。

政治冷感?

書中對我來說最驚訝的發現是,原來香港人並非如想像中政治冷感。早在1987年的獨立調查就顯示,絕大部分香港人支持1988年實行直選。香港人不想實行民主的說法,不過是港英政府屈服於中共的壓力,拒絕實現民主的托詞。

《基本法(草案)》在1988年進行五個月公眾諮詢,期間引發大量批評,收到近七萬五千份意見。1989六四屠城發生後,更加引發廣大市民對中共政權的反感,直接反映在1991年的首屆立法局直接選舉結果,民主派大獲全勝,親北京候選人則悉數落選。當我們說2019年區議會選舉變天,是民主派的勝利時,原來早在1991年就締造過歷史。

不過,要說普遍港人都關心政治,恐怕也是言過其實,80年代的積極參與或許只是益發感受到深深前途危機之故吧。書中也提及:「70年代的政治和社會運動分子經常受到華人社會各階級的人仇視和阻撓,這些人認為香港的情況已比中國好很多,告誡其他人不要參與政治和為政府添麻煩。」時移世不易,遠離政治的勸誡仍是主流。假如回到過去,人們願意支持運動,不知道香港會否建立出更好的執政基礎?

華人精英

自古以來,所謂華人精英非但沒有幫助同胞,更利用身份剝削同胞。1898年,英國跟清政府簽訂條約取得新界,其後立法局華人議員何啟和韋玉與華商一同散播謠言,指英國人將沒收所有土地,力勸新界鄉民賤賣土地,從中取利。更間接促成1899年逾五百鄉民戰死的新界六日戰爭,真正煽惑年輕人送死。

又例如但凡港府想要推行善政,華人精英定必反對。早於1953年石硤尾木屋區大火前,港府就想推出公共房屋,但遭所謂華人精英反對。結果等到悲劇發生,才有充分理由建構公共房屋,繼而發展教育及醫療服務。

守護香港

適逢中共推出新教科書,篡改歷史否定香港受過英國管治的事實。然而香港是否只是不平等條約下無奈割讓的產物?英國對香港毫無建樹?

英國在香港建設了醫療、教育、房屋、法治、廉政公署及曾經是亞洲最優秀的警隊,這些都是無可否認的事實。不單如此,近期讀到幾本關於香港歷史的書籍,都不約而同提到港英政府拒絕投降認命,英軍、印度兵、加拿大義勇防衛軍等如何在實力懸殊的情況下頑抗日軍,一同守護我們的家。

另一方面,本書亦提及中英談判期間就任港督的尤德爵士,原來他不獲准正式代表香港,但仍然竭力為港人爭取權益,因此當他卒逝時,大批民眾到葬禮向港督致哀。反觀所謂華人、中國人,又對捍衛香港付出了甚麼?答案昭然若揭,相信但凡懂得思考、判斷的人,都知道真正只有破壞、毫無建設的統治者是何人。

前途談判

說到這裏,不得不提決定香港命運的前途談判。

較早期的中共幹部明明拒絕收回香港,六七暴動後,吳荻舟更表明中共「無意收回香港,要長期利用,甚至要遲於臺灣『解放』。」那麼中共後來又為何如此重視,要收回香港這塊彈丸之地?其實,中共之意不在香港,而是台灣。

書中指出,「對中國來說,收回香港除了能廢除不平等條約外,還可贏取面子和聲望。鄧小平視香港為中國統一台灣和澳門大業的一部分,在他看來,收回香港可向台灣證明一國兩制是成功的模式,事實上一國兩制原本是為統一台灣(而非香港)構思的。」所以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中英聯合聲明的約定,都僅是積累經驗和實力去收編台灣的過渡。

在許多港人眼中,中共公然否定及推翻中英聯合聲明的舉動令人憤怒,因為這有違文明社會的合約精神。然而,在中共眼中,中英聯合聲明從來只是一紙空文,是哄騙港人的糖衣毒藥。書中寫道:「在中國政府眼中,《聯合聲明》的作用是為香港順利回歸做準備,並令香港人相信自己的生活方式不會改變而感到放心。」

其時中國駐聯合國代表黃華,「不但說香港的未來政治地位是由中國而非英國決定,他還暗示此過程不會有香港人參與。」1984年6月,行政局資深成員鍾士元獲邀到訪北京,他「因為質疑中國能否兌現一國兩制承諾而被鄧小平訓斥。」在在證明中共從來無意履行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的承諾。無奈的是,我從歷史中讀到這些經緯,許多身處歷史的人卻遺忘了中共的背叛。那些唱好中共、由抗拒中共統治到支持政權的人,假如不是自欺欺人,就是”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吧。


如你願意支持我繼續努力,可以請我一杯茶🍵

https://ko-fi.com/sarenechan(無手續費平台)

已開設Patreon,歡迎支持我繼續書寫香港、支援同路人

https://www.patreon.com/sarenechan14

如這篇文章有幸接觸到你,願你可以行動抵抗遺忘,捍衛真相與公義,一同見證我城的未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