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量圖

「能量」無所不在,把我感覺到的「能量」畫下來,這就是「能量圖」。

【感覺】


「感覺」,是靈魂的語言。


當我們在「感覺」過後,試圖以人類的語言文字,去描述那個當下的「感覺」,那段寫出來的文字或說出來的話,就只是經過修飾,跟那個「感覺」很像,但其實是截然不同的東西。


比如我們某一刻感覺到「刺激」,我們事後當然有千百個詞句可以去描述那個「刺激」,我們可以修改或調整這個「描述」,讓語言文字更接近這個「刺激」的感覺。但當我們這麼計畫著或思考著的時候,就注定了這段用來描述「刺激」的語言文字,怎麼樣也不是當時那個「刺激」的感覺本身。


因為,真正的「感覺」只能經驗,無法閱讀。你閱讀的,只能是以之前的「感覺」為基礎,所製造的「解釋」(另一個「幻象」)罷了。


如同你「正在戀愛」,跟你事後「談論那一段逝去的愛」,這兩者就是本質上不一樣的東西。


-


萬事萬物都有能量。能量圖是我把感覺到的個人、團體、土地或國家的「能量」畫下來的圖像。


早期畫能量圖的時候,就像貼文底下的彩繪圖片一樣,除了原本就想要傳達描繪對象的能量架構之外,我花了更多時間,在把這張圖修得更「好看」。「好看」與否跟能量無關,也不是那個「感覺到的能量」的一部份。只是我個人「大腦」求好心切、想要炫耀畫技的畫蛇添足。

我有沒有在過程中,為了「好看」,而修改了這張圖本來所要表達的「能量結構」?也許有,只是我自己不一定有發現罷了。


所以後來畫的能量圖,就只是簡單的線搞,並且不做修改,筆畫下去是什麼就是什麼。於是大部份是單色黑白線稿。


即便如此,這樣的「能量圖」就等於那個流動於當下的能量本身嗎?也不完全是。充其量只能說,比起意圖精心雕琢的彩繪圖,這樣即興快速、大腦無法多做思考介入修改的黑白線圖,更接近那個能量原始的樣子。但那畢竟也是經過我這個人,這個肉身的介質,篩濾、翻譯過後的結果。


-


「感覺」是靈魂的語言,也是一種「能量」。試圖想把「感覺」用語言文字紀錄下來,或者想把「能量」用「畫下來」的方式去轉譯,都是一樣的意思。儘管無法做到完全復刻,但也接近拓印或臨摹了。我們就算不是當時酒醉狀態寫下蘭亭集序的王羲之本人,至少也能夠藉由這拓本或臨本,多多少少,觸及這本源的皮毛,而這皮毛,也真的就夠我們玩味良久了。


-


所以,我不會說,「描述出來的感覺」,是「感覺」本身。我不會說,「能量圖」就是你的「能量」。


有聽過一些通靈的故事,他們聲稱聽到神的訊息,他們與神展開對話。我自己都有幾次,一些自稱是我的靈魂(意味著像神的存在)的東西,跟我說一些事情。


我們可以接收訊息,經過大腦運作機制,連結語言文字系統翻譯成我們可以聽懂的話。如果,神是萬有,神存在每一個經驗和感覺裡面,那麼,這個事後用「語言文字」向我們「解釋」和「分析」的「存在」,真的是那個萬有的「神」本身,抑或是別的什麼?


如果它不是「神」本身,可以確認的是,那也是像我們的肉身或靈魂一樣,是「神」的造物之一,那就很有意思了。


我們是要仰賴跟自己一樣來自神的另一個造物,抑或是,想要什麼,我們就乾脆(根據「宇宙的法則」)自己有意識地去創造它們?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