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勻昀
日勻昀

莫名其妙的一切

灰白的畫面

小時候很常分不出現實和夢境,於是虛實交雜的記憶,就這樣一直留在腦海裡。

要是可以,就別說話吧!

四周一片白霧,妳說我們身在山嵐裏,這就是在雲朵裡的感覺嗎?濕冷的感覺加上空氣稀薄,如煙夢幻的仙境,這是誰的視角?

赤著腳踏進水窪,水花四濺讓妳我的裙襬被潑濕,妳卻沒有像平常那樣生氣,也沒放開我的手,停下來的我們相視而笑,蛙鳴、水滴伴奏合唱,爛漫迷遊,牽著手、撐著傘,一高一低的身影在雨中漫步,穿過小路來到地目的,消失在眼前。

走在泥地上的一隊伍,周身伴隨著蜻蜓低飛,想必是風雨欲來。

「有渰萋萋,興雲祁祁」雖不全然理解,卻也能猜出些許意旨之意。

「涕泣交而淒淒兮,思不眠以至曙」我還是無法理解,為什麼人的情感如此複雜,如此不相通。

我看著釘子、硬幣、五穀,他說: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怎麼會指望一個平庸的七歲小孩能理解呢?

妳再次牽起我的手,一起撐著黑傘轉身離去,妳是什麼表情呢?抬頭仰望的我只看見傘外那片陰暗的天空。

狂風暴雨中妳抓緊了心,放開我的手,轉身前往未知的地方,妳偷偷摸摸抓緊機會,悄悄回來與我見面說幾句關心的話。

我殘破的手護著心的碎片,但它終究四散,爛泥中我掙扎著向上與妳平視,重新來到妳身邊,卻發現自己已經不再需要妳牽著,不再需要任何人撐傘。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