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孤者

花钱找女人的自述(18禁)

这只是我想记录自己内心的话语,读者请读,喷者请喷,随意吧,我无所谓的,只是想记录自己的内心。不过这篇内容有限制性,如未满18请自离。

嗯,我还记得那一晚很冷,我当时人还在上海的事情。过了半年,我还是忍不住的想找个地方写下来,也许我再也见不到那个可能影响了我一夜或者一生的女孩,但我依然谢谢她让我有机会重新认识自己。

当时我对室友留下了一个谎言后就去到了酒店,那是我人生第一次找女人,本来是联系一位在网上做个体户的女孩,但很显然这种诈骗层出不穷,我也躲不开。不过老实说,当时的想法其实就是,如果对方是真的如同照片那般,那我就是赚,就算是假照只要不要太丑就当作是尝试吧?至于如果是诈骗?那就当作是交学费罗!当然我自己也保持高度警惕,避免超出我负荷的诈骗,不过这种几百元的门槛或是一千元(RMB)的定金对我也不是什么大事。

虽然当下还是有些郁闷,毕竟人都出来了,房也开好了,总不能什么都没有吧?难道要回到酒店房内自己打手枪?索性曾经爬文防诈骗的时候,刚好看到过,有中介费的可信度通常高点,因此试着联系了一位网上的中介,起初他说不用预约,钱到位后随传随到我还是有些疑惑的,毕竟那时候是凌晨一点多了,做这行真的这么拼?

而当下可能碍于不甘心人都出来了什么都没有得到,加上中介传的几秒钟照片看起来是真的挺好的,至少是网上才回出现的那种颜值,搞得自己有点精虫上脑,莫名其妙的又直接付了1000元定金。说起那照片,虽然当时可以看得出妹子似乎有一点整形的痕迹,不过也无所谓,只要对方能满足我的诉求,胸不要太平,温柔型或者运动风,整形如果是好看的那又如何?当下我告诉中介自己预算5000内可以考虑,如果推荐的看起来值得的话。

虽然最后有点算半被推销,因为照片都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就自动销毁了,中介当时推荐一名微微胖妹子,身高171,体重58左右,C罩杯,客户评价温柔型,服务态度不错,我问价钱,他竟TM毫不犹豫说5000, 当下我都懵了,直接把我预算封顶啊.....  不过我自己大话都说了还能说啥.... 就试试吧!

最终付定之后,我默默回到房间等待,躺在房间的沙发上休息,心情也说不上紧张,虽然中介时不时给我更新妹子人到哪了,但这种话说再多,人没出现啥也不是,我到还提醒中介记得请妹子带证件,毕竟酒店入住需要。后来中介还请我下去接妹子,说妹子没带证件.... 要我房卡给她,是说中介当柜台是瞎子吗?而且进出还要测温看行程卡的。

当下我还是有些惊讶的,想说人竟然真的到了?我以为又是一波诈骗。出了酒店,路灯下有一名身穿白色棉袍大衣的女孩,属于那种cosplay会场或抖音随处能见到的颜值,脸庞有婴儿肥,再者我猜测可能微整过,毕竟看多美女图的我可以辨识出她的眼睛有细微的雕刻感,至于身材嘛.... 大冬天的包成跟粽子谁看得出来..... 

索性我在确认她身份无误后,先是问了句“怎么称呼你呢?” ”哦,我叫佳佳。“ ”嗯,您好。“ 当下只觉得是个很常见的代号,随后领着她进酒店。其实她的声音到不怎么像大陆人,反而像....越南跟台湾的混合版,不过嗲气只在声音不在行为,倒也不会让人感觉过于甜腻。

进房后,她脱下了厚外套,我稍微从她的穿着看的出,嗯..... 可能真的有C,起码比我女友大,是值得的尝试,至于真假得等等莫过才知道,虽然我不是处男,但我的确是第一次出来玩,一些些的紧张还是有的,不过我好在我晚上出门前特意选择过让自己显得沉着些的服装,再加上我本来就比较属于擅长共情的绅士作派,多少让自己比较稳,而我也可以看出他的似乎有一点紧张?坐在床上却只坐墙角,脱了衣服却只脱大衣,不过她紧张什么?他们这行不都身经百战,阅鸟无数了才是,也许.... 是装的?难道是男人都喜欢这样?就像此刻我看着她傻盯着我的表情发呆时,可能在她眼里傻的人是我?当时妹子问到“怎么了嘛?” “没事,我只是欣赏你哈” 我装着镇定的说道....

随后也许是我下意识的要避开紧张感,随口说了一句“你是哪里人呢?” “山东。”妹子回着。 “哦?我总感觉你口音不像哈!”我笑着说。 “你听得出来山东口音?”她倒是惊讶了一下。 “呃.... 听不出来哈哈哈” 废话.... 我一个香港来的怎么可能听得出来。“我只是觉得你不像内地口音,反倒像我老家的。” “我倒是觉得哥哥你口音很正。”妹子说。“呃好吧,内地同事都是这么说的,可能待久了被影响吧....”

聊着聊着,我轻轻坐到她身旁,嗯.... 一股茉莉花的香气,挺好。我问到“妹妹你有要准备什么吗?” “嗯?什么?”她回到。“呃,就是,你要洗澡还是去洗手间的吗?” “哦哦哦,那... 我去洗一下好了。” 她说。 随后,她正要去浴室时,突然想起什么说道“哦,要先跟你收钱。” “哈哈好。” 我没多想,只是觉得你人都来了,给就给吧!总不会收钱不认人吧?虽然好像听说很多收钱后变脸变态度的就是了,不过妹子倒是还好,只是确认金额点点头后,就径直的进到浴室去,而我则是坐回到沙发上,喝着买来的乌龙茶等着,途中还看到她还围着浴巾出来拿东西过,嗯.... 的确有C.....  当时虽然也想到,网上说要小心女生洗澡带手机进去,可能是去打电话找人出来仙人跳什么的,但....好像是我自己叫他去洗澡的,而且有人跟陌生人同处一室时会不吧手机随身带的吗?因此我想想也就算了。

过了约莫5分钟,她围着浴巾出来,不得不说他的肌肤是真的雪白,而且那肩头的锁骨与悠长的长腿每靠近我一步,都仿佛在若有似无的散发着性感。我注意到女孩在淋浴时,应该是刻意避开了脸,至少可以看出她精致的妆容还在。女孩再次坐到床边,并掀开被子坐到床上,这次她主动脱去了浴巾,丝毫不吝啬地展现出那玲珑有致的身型。“微胖?内地人管这叫做微胖?内地人是看多排骨精了吧?还是都被抖音那些纸片人荼毒了?这有奶有屁股的才叫做女人吧!”这是我当下心中对那中介介绍的评语.....  不过这对我来说绝对是好事。

我将自己的白色长袖上衣脱去,赤膊着上身,向着床边慢慢靠近她,在双眼注视着她的同时,一点点地将脸庞贴近她,并把双臂撑到她身后,呈现一个俯在她身上却不贴着她的姿态,这是我跟女人做爱时的习惯动作,或许是着能让我感觉到自己在这场房事中有主控权。一会,本来与我四目相对的女孩突然地闪避开眼神,说这想关灯,但我怎么可能愿意让这般波澜壮阔又不失玲珑精致的景色从我眼中陷入黑暗呢?我笑着制止她去关那最后一道灯.....

目光回到女孩身上,我记得那幽暗的暖灯下,她的胃部附近有一道拇指长的疤痕,疤痕还有些红肿,可能是上个客人弄的?是怎么样才会弄到肚皮上?不过我也没在意没多问,毕竟那不影响我对她酮体的欣赏。我缓缓地吻上了她的唇,不过当时也不知道为何她似乎很急着伸出舌头让我咬,难道是大部分的客人都喜欢吸舌头?而且这不止一次,这女孩像是被制约一样,我只要一想亲吻她,她就会吐舌头出来,然后机械式地用两只手来轻抚我的乳头,这动作搞得我都有些想笑。虽然起初我配合着她舔含了几口她舌间的味道,但我觉得吧!热吻时舌头应该是当作调味,用舌头当主攻的技巧并不会让人上瘾的,再加上这双手并用的摸男人乳头的操作,我想并不适合我,我更期待她等等可能用舌尖,当时我都有些怀疑,难道是只有我期待这些妓术工作者技巧好?还是我要求太高了?

我没在过多执着于女孩的“舌”吻,我刻意绕开她的头,像着她的脖子和耳后亲吻过去,她似乎有点怕痒,每当我舌巧妙尖掠过她的耳垂、脖颈,还有腋窝时,她总会不经意地发出呻吟,一种发痒的呻吟。然而虽然我讲求情趣,但我也不是来服务她的,所有爱抚与亲吻的动作,只不过是为了累加她的敏感度。约莫30秒的四处亲吻后,我便露出本性,贪婪地舔舐着她的乳房,从南半球到乳沟,再接近中心,肆意却不大力地吸着她那只比黄豆大一点的粉色果核。当时房里只存在着她阵阵呻吟以及我舌尖舔动时发出的声响。当下我也并不是脑袋空白,我仔细地在感受着她的雪白的温度、诱人的气味,以及那从舌尖对面传来的柔软。“嗯.... 是真材实料,起码这手感和入口的Q弹不假,只可惜这女孩的乳房并不能分泌任何配合这荷尔蒙香气的汁液。” 这是我当时的想法。

亲吻舔舐的动作,我只到了腰部以后就没再继续下去,原因除了女孩的呻吟一直透露出她痒,一直要我躺下,还有就是我无法接受舔舐非我爱人的阴部,可能是阴部的气味不像乳房单单是荷尔蒙的气味,还可能夹杂其他味道,我的经验告诉我这不会是好的体验,因此我连试都没有试。随后我便躺下,配合着她主动脱去内裤,当下她也没有停止动作,开始半趴着舔舐着我的胸口,一手触摸,一舌舔动。这倒是稍微有满足了一下我的期待,起码很温柔。没过多久她就从我的胸口沿着腹部一路向下,让舌尖缠绕上了我的兄弟。“呃....." 我当下不自觉的发出的声响,算是舒服的,起码女孩嘴里的温度和湿润感很是让人陶醉,加上她的舌尖那时候很是调皮,就像是小猫在喝碗里酸奶时那般,高频率又满是轻佻的在刺激着我前端,只是我还是稍微能感觉得出来她这是一种..... 惯例的操作,也许每位客人都是这样的吧?

这种湿润而温暖的感觉大约过了三分钟,可能女孩嘴酸了,她拿出自备的安全套,熟练的撕开外包装,却生硬的在给我装套。嗯..... 怎么说呢,起初我以为他是套反了,却不知其实她带的这款日制品牌尺寸有些不对.... 最后还是用了我自备的杜先生。随后,我能感觉得出来,似乎在正戏这块,她属于比较被动的类型,或者说她可能觉得男性都比较喜欢自己动?她乖巧的躺下来让我随意的对她上下其手,并在我舌尖缠绕她的胸口弱点时,正式挺进身躯。

“嗯....” 女孩发出悦耳的呻吟,我仔细配合着她的呻吟断点寸寸推进,希望避开她每次不舒服的瞬间。“不舒服吗?”我问到。“没,没有,可以继续的。”女孩快速的回答,不过脸上的精致容颜有几个瞬间的抽蓄,只不过提枪上马的我此时并不能很百分百的同理她,因为本性对于肉身舒适感的渴望不断在脑海里驱使着我去运行活塞动作。我像是用了极大的意志力,在大脑还没被精虫完全占据前,让我的兄弟在她体内先温存半会,好让女孩适应一下。

其实我并不清楚我自己的兄弟算是大还是小,毕竟我此生也才有过三任女友,破处还是在第二任,它硬朗时十六以上未达十八,正巧中指与拇指相连可紧密环绕,虽然比不上影片里那些黑人手臂般大雄伟,但比之白人应当是没差多少。 在紧急刹住自的动作后,女孩艰难的细微面部表征让我有些尴尬,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继续,我当然脑子也会说着这次消费可不便宜,是她来服务你,你管她这么多做啥?不过.... 好吧,我就是会在意美丽女孩们的感受,虽然她是搞妓术的,也可能是装的,但我还是本能的环抱住她的头,抚摸着她的脸庞,等她。女孩似乎也很懂事,看到我的动作和微笑后,看向我的双眼点了点头,示意我可以继续。

当完绅士,是该恢复野兽了,我重新的运作起来腰部的动作,一深一浅一缓一速,并不是我想让她舒服,只是想百分百的用不同姿态去感受一下她的身体,或许,面对我自己女友时也没有那么认真,可能是在关系中难免在意对方胜过在意自己吧!而在这晚次间房中,我无需在意,只要肆意的在她面前疯癫的自己的腰部肌肉,把自己融进她身体里那般即可。老实说我其实挺喜欢正面的做,因为我可以时刻看着对方的酮体与容颜,并随时从对方的反应中调节自己的动作,就如同此刻,女孩那随着我节奏而晃动的乳房,以及时咬唇时闭眼的脸庞,对我而言就是最动容的画面。

又是将她双脚抬起,又是讲她紧抱入怀,约莫5分钟后,她问要不要换从后面。“你喜欢背后式?”我问到。她只是摇摇头说“你们男生好像都比较喜欢后面。” “呃...哈哈,可以。” 我笑着将她翻过身,她也配合的跪趴在床上,将那黄精的腰臀比例展现在我眼中。嗯..... 难怪她说我们都喜欢后面,也许正是这种能观看女性性感曲线,又能主宰并驱使女性恐惧害羞的动作使然,大概就像猎狗看到兔子奔跑时更会兴奋的追逐那样。

姑且不论心里感受,我能在每一次抽插时感受到女孩白里透粉的翘臀紧密的贴合在我的胯间,我毫不保留体力的发泄动力,想将一切输出在她身上,我抓握着她的双手,让她从趴着的姿态改为半前倾半跪坐在我身上的姿势,这能增强我的节奏感以及输出速度,只可惜,这样的后背式只维持了约莫一分钟,女孩口中就传来了清晰的一声“疼”,而我那该死的温柔又瞬间地踩下刹车。

我抽出兄弟并让她轻轻的趴在床上,随后自己侧躺到一旁,将白被子盖到她身上。我看着女孩五分尴尬五分挣扎的表情,不觉得有些好笑,在加上她那的汗水打湿的鬓发下更让人心动的容颜,不由得让我想继续欺负她。我故意挺身,作出想要再爬到她身上压她的意图,女孩竟轻轻地向着我的反方向挪动了她的臀部一寸,我笑着说到“哈哈吓你的,抱歉呢妹妹,弄疼你了。” 女孩摇摇头说到“不是,就... 有点粗长不习惯。” 我请挑了眉毛,毕竟这话从性服务工作者嘴里说出来,其实还真没什么说服力的,充其量就是为了满足用户心理的一种说辞吧!那我要继续吗?还是停下?我想一想,从开始抽插后,前后也快20分钟了,似乎还没有想射出的感觉,不过也不全然是跟体力啥的有关,可能还跟这女孩妓术普普通通有关,要是妓术好的,估计观音坐莲5分钟我差不多就缴械了。

随后,我没说话,只是将她翻过正面来,一边轻抚着她的发梢,亲了一下她的脸庞,然后向下继续轻吻。吻过耳垂、吻过肩头、吻过锁骨,吻向乳间。女孩似乎以为我要继续,因此在自然的呻吟中带着不自然的挣扎,我的再次舔舐完她的乳房后趴在她的胸口,随后面对着她,双手撑起身体,回到我们一开始四目相对的动作。我笑了笑说到“今天就到这里吧哈哈!” 女孩微微的睁大了她那戴着灰色美瞳和粉色眼影的双眼,下意识的“啊?” 我说到“我不喜欢勉别人哈哈哈!谢谢你配合我这么久呀。”随后我就侧躺了在她身旁,我将套子拔了让自己兄弟透透气,并拿起床头柜上的水喝了起来。一会后,女孩竟然默默地趴跪起来用嘴吸起了我的兄弟...... 搞得我嘴里的水差点没吐出来。我没多说什么,只是停下喝水的嘴,让舒服的呻吟能自然的释放。我半躺卧看着她的背影,不知道为啥,突然心里有些怜惜,但这心情应该吗?不过在这大陆上,这个如妖如魔的都市里,谁又不是困难的,我们或许都只是在夹缝中讨生活的小人物,只不过是选择生存的方式不同罢了,没有好与坏没有善与恶,是的,只是选择。

最终,我制止了手口并用了五分多钟的女孩,我强制的抬起了她的头抱到自己胸口怀中,没有说话,静静地两个人一躺一趴着。过了一会,我环绕她肩头的手臂感受到了很细微的颤抖。“嗯?你冷吗?” 我问向她,然后帮他拉拉被子。“嗯,没有。”女孩摇了摇头,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我说到“你别介意,是我自己要停下来的哈!放心,我不会跟中介说你坏话,我还是很会做人的。” 在我话说完时,我能感受到女孩本来放在我大腿上的拳头稍稍松开了一些。“谢谢你,妹妹,你给我了一个难忘的夜晚。”我知道她不太愿意让我轻吻她脸庞,也许是怕妆花了吧?因此我吻了她的额头说道。

“我等等会先离开了,但是房间是到明天早上,所以如果你需要休息可以在这里睡,房卡我放在桌上。”起身后到我穿上裤子,整理着自己的行李说着。“哦好....” 女孩看着我只是应答。“那我走啦,哦对,这瓶橙汁是给你的。” 我将自己顺手买的果汁放到桌上。“有机会再见了哈。” 就在我即将关上了房门前,女孩叫住了我。“那个,哥哥。“嗯?”我转头疑惑到。 “没事.... 谢谢你。”她笑着说到,那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她的笑,我没说话,只是回以一个微笑后,关上了门离开了。

走出酒店,半夜的都市是真的很寂寥,四线道的马路上毫无来车,我坐到路灯下,等着自己手机上打的网约车,顺便给中介传了费用过去,随后获得了中介的感谢以及女孩对我的评价「很素质」。“嗯?让人好笑的评价,不过着也必须的呵。”我轻笑了一下, 看着手机上显示的凌晨3点,在车子到来后坐上后座戴上耳机,点了一首百年孤寂。

在那之后,我与女友提出分手了,离别前我的理由是 “我认为自己现在的内心,没办法当一个社会上所定义称职的男友,所以分手吧!” 最终,我没有解释原因,我说不出口,说不出我在她身上已经失去的安心感与温柔性,却在一名我貌似已经忘记容颜的女孩身上找到,还记得她最后半威胁的说 “你不怕一辈子单身吗?” “怕” 我没有犹豫的回答她。“但是比起孤单,我更不能接受我欺骗我自己很爱你。”

半年后,其实每次想过头来,都觉得也许人活着本来就很孤单,我们短暂的一生里,无论是对他人的温柔,还是对自己的快乐,可能都只是我们用来掩饰自己内心对生命可悲的一种抒发方式吧!我只希望这一生过的没有迷惘。

而且,至今我似乎还能从鼻尖闻到那女孩的茉莉花香,虽然我们只是在15亿人群中路过对方的一夜,但我仍许她与我前任都一辈子安好。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