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孤者

上海夜游2(花钱找女人的自述 续集)

(edited)
我只是想记录下自己探索世界与内心的过程,文长且黄,慎入。依旧是读者请读,喷者请喷,还是要提醒一下,未满18请躲起来看(??

大家都说经验是实打实练出来的,要我说,应该是学费堆出来的。好吧,可能只有我才这么逗... 我三月中时因为工作出差的关系又回到上海。是的,你没看错,我就是那个赶在上海开始封城前夕自己跳进来的苦逼家伙,这才刚满10天左右的入境隔离,防疫人员就很不幸的通知我,浦西明天要开始封城,我必须要在这再待一周才能离开。

然而可怕的是,这个一周其实根本不只一周,而是TM两个月..... 所以我就莫名其妙的在酒店关了将近三个月,那时候我第一次体会到自由对人类的重要性,以前还以为犯罪坐牢不就是管吃管住而已吗?哦不!一点也不,这种关禁闭经验让人觉得自己不是人。

一转眼三个月就过去了,在六月一号夜晚十二点,我迎来了上海市解放的时刻,那时我明白了什么叫做报复性狂欢。街道上无数的汽车鸣笛喇叭声好似从未停止,步行街上酒吧的门口也络绎不绝,简直不比跨年还热闹。

当然,我也不例外的期待着有个放纵的夜晚,开始兴奋的上网寻找合适的妓术人员,我甚至还想着不知道那位茉莉花香的女孩还在不在,抱着一点期待回到专属的门路去寻找,然而结果十分遗憾,那位猎头的微信号已经被封了,好吧!毕竟做这种神秘产业的,哪有不湿鞋的那天呢?想象过后,我没有停留在这种遗憾中太久,毕竟会有遗憾也只是好奇那位女孩过的如何罢了!好歹她也是我人生的第一位成功交易的伙伴。

然而感叹一秒后,我就将那回忆抛到脑后,继续被各种尔娜多姿的女孩照片吸引了。呃,别问我从哪个管道看见的,我是不会说的哈!反正不在墙内就是。我当时虽然有些迫不及待跟女性场负距离的竞赛,但其实竟然都花钱了,作为一个称职的消费者我还是得显足够挑剔才是。当时嘛,可能被关了太久,脑子还是不好使,再加上解放的心情太嗨,冲动之下竟然忘记了这个产业可是最多诈骗的,傻乎乎的看着照片来选妃,就这样又被坑了3000RMB,而且还是酒店房都开了都那种被骗。

这里可能会有人好奇为啥我都去酒店不去妹子那里?(也就是工作室)当然是因为安全考量,毕竟大陆的酒店即便是访客进出也都要登记证件扫脸,如果对方愿意来,基本也代表着对方是正常的,而且选那种连锁的大型酒店,保密系数也相对高些,至于为何不干脆回住处可以省钱?那不是摆明告诉别人我住哪吗?更何况找妹子几千都花了,你还差那酒店几百元?

不过即使再小心了,我依然是很干的中奖上当,没办法... 吃哑巴亏长脑子呗!而且我也发现这些搞诈骗的方法也着实进步不少,像是他们会在那些照片里放有影片,还有客户的评价截图,通常影片也很符合业界常规,女孩对着镜头讲着地点跟日期,更专业的还会哄骗你说新客户有打折,只要先付订金交易前半小时再付尾款就行。

是的,「交易前付尾款」,注意到了吗?这里要画重点,我也是后来才被另一个诚实善良的好猎头告知的,他说先付费后见面的都是假的,无论包装多好,没见到人都是假的,其他那些就算见面后还有仙人跳风险,但是起码可以先信一半。而我嘛!就是不知道这种行规,钱多好骗的又交了一波学费,算一算从我开始踏入妓术测试员这一行开始,应该也交了7000多的学费了,学得还都是知识,不是姿势,怎么想都有觉得亏。

好吧,抱怨完了隔离跟学费,还是要给看官们进入正题。回到当天晚上我人又是已经在酒店里开好房然后被骗的那时刻,我其实挺不爽的,但不是因为愤怒,是因为来都来了这样回去不是很不甘心吗?就像走进饭馆里,不好吃或者吃的贵都总比付了钱吃不到好吧?因此我立马找了个新猎头,现在想起来,我真不愧是能被骗的人,刚被人骗完又不死心的立马找另一个。

而我找了一个看起来没那么商业化的号之后,付了简单的会费,猎头开始用文字问着我的诉求,是要萝莉御姐还是有特殊偏好。“特殊偏好是啥?”我好奇问道。“就是找男的也行。” 我X!我立刻仔细的看了看自己的头像,难道我长得除了看起来善良好骗,还看起来会转弯???”我是直的,比你爷爷还直.....“ 我回复到。猎头大笑的说道要不我发几张照片给他,他好凭着照片选人。

老实说,对于选妹子这件事请我自己也有很多想法。首先,这次得选个够凶的,毕竟人生怎么可以没有驾驭E以上的经验呢?至于你说假球?这玩意凭经验还是可以看得出摸的出的好吗?再者,我也不喜欢网红整形脸,什么是整形脸呢?这其实很难形容,就跟你看多胸之后自然而然会知道哪些是假的一样,硬要说的话就是那种第一眼会让你感觉很常见,并且线条感过头的桃花眼+尖下巴+细挺鼻,这种面相学只要交友软件滑多了自然就能培养。最后就是年龄了,虽然吧我也才快三十了,不过嘛.... 这种还是要年轻的好,不求十八十九,起码不能跟我同年吧??况且我走在外面,别人都说我外表看起来像大学生,嗯,体力也像!

就这样,我发了几张在其他猎头电报的妹子截图过去,差不多十来分钟之后,那位猎头传回了八位妹子各三张照片,只不过没有影片,总感觉哪里怪怪的,不过看着猎头很有诚意的跟我要其他联系方式,很怕我搞消失的样子,我只能勉为其难的相信他一次。当然你说是不是他们故意让我放松警惕的?嗯.... 很有可能,但当时精虫上脑谁管这么多.... 我最终排了三位妓术员请他问问当下谁能外出。

着第一位嘛!说是一个展场show girl,看起来条件几乎完全符合,素颜照也挺清秀的,唯一就是鼻梁似乎有轻微修过,价钱5K(后来有吃);第二位从轮廓看似是一位新疆人,而且新疆的女孩颜值是真的很异国风,也难怪他们跟中国关系一直若即若离的,不过重点是这位妹子超凶!目测E到F,不过可能对抖音的排骨精粉丝来说,可能又会被称为微胖了吧?但胖在对的地方,再胖也行啊!价格3K;最后一位其实跟第一位气质有些相似,不过她不是show girl ,只是自己做兴趣的Coser, 照片中一身黑色蕾丝劲装,并不是女仆,而是那种傲娇大小姐路线,颜值与第一位差不多等级,就是这凶狠程度不足,大概率只有B级,事业线可能是她傲娇的马甲装备所挤出来的,价格也是3K。

可惜的是,当我选完后,猎头告诉我第一位妹子看错时间了,今天她来不及准备。准备?着还要准备的吗?不就人来就行?我连套子都自备了还差啥?我有些疑惑,但我却没有多问,原因是我正好不知道怎么在第一跟第二位之间做决定,正好这让我省得犹豫半天。和猎头谈好后,直接安排了第二位的新疆女孩,我也是从他这里知道,做这行定金最多一成,而且通常都是意思意思收个一两百,到时候现场尾款直接扣掉定金。所以我愉快的付了两百后,安静的戴上耳机缓慢的等着。

当时我有个疑问,我很是好奇到底哪些人会像我这样从网上找妹子的?毕竟哪些当下欲火焚身人哪个不是急不可耐的?但是从网上找妹子缺点还是很明显的的,一来是太多安全因素需要考量,必须冷静思考;二来是太临时了,导致很难找到到有空又符合自己期待的妹;三来则是等到妹子来后,说不定很多人都忍不住已经超凡入圣了吧!

所以说,大部分人上网找妓术工作者到底是为了啥呢?我自己猜测更多的是需要一种心理的满足感吧!就拿我来说,自己跟前女友之间都是柏拉图式的异地爱情,比起恋人我们更像是彼此的职涯或心理咨询师;因此,独立生活的情况下,当自己的工作未能百分百实现人生价值之时,工作对我们而言就只是为了维持生活的必要的痛苦成本,那么人自然的会去其他管道寻找体现个人价值的地方,而透过交友软件和夜店酒吧认识异性,则正是最快感受到价值的途径,这能让我感受到自己是受到认同的,即使只是机遇颜值与肉身的认同,既低层次又很动物性,但无法否认的是,在我们离开校园爱情后这却是最为纯粹而不含杂质的一种关系是吧?

就在我在陈奕迅的富士山下思考着人生之时,猎头的电话响起了,他告知我去门口接妹子。我一到门口,就看见一位看似等待着什么人的女孩,女孩长发至腰间,身穿露肚平肩且带有蕾丝边花的上衣以及常见的牛仔热裤,搭配上一个黑色平底小拖鞋。虽然她戴着口罩,但她那如同照片里深邃的双眼,以及兼并天下的胸襟伟岸,以及长腿带来的腰臀比优势,这我相信今晚会是不错的夜晚。而我跟她确认过眼神后,巧妙的避开酒店前台领着她迈向房间,我们一前一后保持距离的走在酒店红色长廊,一路没有对话,即便是在来往的工作人员眼中也好似陌生人,毕竟这种py交易还是到房间再说的好。

“怎么称呼你呢?妹妹”进房关门后,我脱去外套顺口问到她。“佳佳。” “嗯???你老家也青岛?”我感觉好像知道了些啥的接着问到。“嗯?对。”她似乎没有很在意我语气中的疑惑,只是脱下口罩后对我笑了笑。好吧,实锤了,看来这次的猎头就是以前我遇过的那位,连妓术人员的代号和背景都那么统一,不过我说妹妹你顶着一副这新疆脸说着自己是青岛人,这样真的好吗.... ? 

我终究只是想了想啥都没说,就当作彼此心知肚明呗!更何况那时我已经开始忙着欣赏着她口罩下的颜值,怎么说呢?她本人与照片还是有些差异的,不过那差异不大,并不是来自于修图差异,更像是今天妆感不同的差异,她的侧脸看上去有种古力娜扎的轮廓感。总体来说虽然没有惊为天人,不过她的眼眸给我感觉更加奔放自然,而且脸颊上有着可爱的酒窝,以我常年使用交友软件的面相学功底看来,她大概率是没有进厂维修过的。

其实当下打完招呼后,我是有点感慨的,因为在我见到她之前,自己很难想象这样水准的女孩子会进入这个行业,虽然这对我来说这好像是一件好事嘿嘿.... 毕竟对于我这消费者来说,产品与图片相符可是幸福的,嗯!果然人与人的信任还是存在的呀!我告诉我自己没事别同理心泛滥,对方她看起来明显也不是那种被逼的小女孩,更像是.... 一个来认真为工作服务的好妹妹。这时,女孩一边放下手里的包整理着自己的衣物,一边很是自来熟的眼中带笑问说 ”你洗过澡吗?要一起洗一下?“ 嗯... 我听着这第一次见面的女孩主动邀请我一起洗洗澡,虽然有些许尴尬,但看在她的颜值与身段下,我好像真没有拒绝的理由对吧?

说完后,她便轻轻的脱下牛仔热裤,踩着猫步走向浴室,而我则欣然的留下底裤跟上去。一入浴室,映入眼帘的正是她那一丝不挂的酮体,我的双眼完全离不开她此刻正弯着柳腰,细心测量着水温的姿态,此刻我终于明白为啥都说群山不是横着看就是侧着看,看来古人真是诚不我欺啊.... 而且你很难想象带有如此波涛汹涌上围的女孩,腰处竟然没有赘肉一丝,就连腿型也让人看着就有想把玩的冲动,有意思的是,女孩身上有着许多纹身,不过不是那种龙啊凤啊什么的,是小蝴蝶和花朵,看得我笑着问到“没想到妹妹你这么少女心,一身图案都这么天真烂漫。” “哎呦!那是人家小时候不懂事弄得啦.... ” 女孩显得有些尴尬的遮掩。呃,我真想对她说,你连两个晃得我眼晕的木瓜都没遮,遮个纹身啥意思?

几句话后,我们一边围绕着她身上的纹身聊起天来,一边为彼此的身体抹上沐浴露;当然,主要还是她在帮我洗,她的玉手轻抚着我的胸口,从上至下拂过腰间直到我早已一柱擎天的位置。“呃....” 我不自觉地发出了舒适的声音,不得不说..... 我不是没有与过往的女友们洗过鸳鸯浴,但这样柔滑又若有似无的手感真的挺舒服的,这难道就是经验值的差异吗?我抬头望着浴室的天花板,一边感受人身一边感叹人生。

稍微冲洗过后,我就先擦拭完躺到床上盖上了被子自顾自的滑起手机来,先将谈好的金额放入口令红包中。过一会,女孩卷着浴巾出了浴室,缓缓低坐到我的身旁。我问到“你也算是来上海工作然后兼职吗?” “不是哦,我在老家工作,主要是来旅游顺便赚点外快这样子。哥哥是哪里人呢?感觉口音有些特别。” “嗯,香港的,但我在内地也算待了不少年了,应该早就很普通话了吧?而且有人说过你很像新疆人吗?”女孩听到后笑了笑说“大家都这么说呀!不过我从来没去过哦!我一直很想带着我家的阿拉去呢!” “阿拉?”我脑子不自觉地里浮现了耶路撒冷与阿拉伯人的景象.... 女孩看着我皱眉疑惑的样子大笑着说到“是我家的狗啦!阿拉斯加犬!” “哦哦哦.... “我心领神会的点头,并目不转睛地看着那随着花枝乱颤笑容而牵动的的波涛汹涌,呆滞了一会后,正当我把思绪拉回来想继续开口问问她的小狗时,女孩却突然用她精致的脸庞看着我,然后邪魅的笑了后,顺势滑进我被子里,如同小狗那般的一口含住我亲兄弟的脑袋。

"啊..... " 我的目光呆滞的再次望向了天花板,让灵魂里的音符肆意从喉咙中释放。我猜想着,这样精准又快速的一口闷技巧,要能不碰到牙齿又要够深入,估计没个几十人的经验应该也练不出来吧?不过说也很奇怪,似乎很多女性会觉得妓术工作者很是肮脏,被无数的人进进出出过,但是咋就没想过我们上馆子吃饭时,手中的汤匙筷子不也被很多人进进出出过?况且这些交易员估计一天洗澡次数比我们洗餐具的次数还多还彻底。正当我思绪遨游万千时,又被她她卷曲的舌尖给拉回肉身之中,我能感受到的是,那女孩的嘴明明没有放开我的头部,却能一边吞吐一边缠绕.... 手指还时不时在蛋区轻抚而过,那瞬间我觉得我也快看到了阿拉....

当然啦!我是不可能那么容易就释放自我的,而且这种口技对女孩来说应该也只是一种前戏,大约两分钟后,女孩的头颅脱离重点部位并缓缓低向上移动,她的舌尖也调皮的随着她动作一路浅尝而上,甚至钻出被窝后还一副得意的表情说道“嘿嘿,感觉如何?”然后专业的拿起一旁的水喝了一口清洁。 “也换我品尝一下吧!”说完我翻身而起,将她压倒身下,并看着她有些被突如其来吓到的眼神,同时亲吻了上去,贪婪地索取着她嘴唇上的炙热与温润,经历过被一秒翻身的错愕后,女孩也放软了他的双唇,并且她并不会急于有什么动作,只是配合着我的动作,若我含住她的上唇她则包覆我的下唇,若我用舌尖渴求他的味蕾,她则热情的开门与我缠绕,我想这就是亲吻的最高境界吧?过了片刻,我的右手就已经主动搂住了她那光滑而没有一丝赘肉的腰间,左手也肆意地抓着她颇具弹性的臀部, 此刻我很清楚面前的女孩是能让我不需伪装绅士,只需要成为禽兽即可的对手。

我的动作就像是一位在沙漠中迷失道路的旅人,明明眼神中丝毫无法掩饰对狂饮的渴望,却只是小心翼翼地舔舐着水瓶外生成的露水,我从她的双唇到耳后,再到锁骨,一边压抑着兽性带来的欲望,一边爱抚着她的肌肤,即便是舌尖无数次的滑过她那雄伟的双峰,我也都刻意避开了山顶粉色菩提,同时右手也持续在她大腿内侧的三角地带飘忽不定,一层层刺激着她的感官。

一直到当我感觉到女孩身体传来的微微颤抖与轻声嬉笑和呻吟,以及右手在禁区触摸到的一丝丝水润时,我猛地含住她那山峰上粉红而挺立的果实,并用左手抓揉着她那无法掌握的雄伟,右手轻柔着她禁区里的豆蔻,女孩瞬间从喉咙汇总发出负距离接触时才会发出的声音,随后有些好笑的推开了我说道“进.... 进来吧!哥哥,我觉得可以了,不用服务我没关系。”???我当下还有些疑惑,因为我不觉得自己在服务她,我只是觉得既然都是要追求高潮,那那么比起单纯肉体上的释放,若能同时拥有精神上的满足感不是更好吗?所以我才会不自觉地想让对方也全身心投入到性爱中,当然,即便是对方只是演技媲美哪些日本的老师,装出一副投入的样子也没关系,起码我能单方面得到愉悦的反馈嘛。至于你问,哪怕这样的精神满足并非来自于灵肉合一的爱人也没关系吗?嗯.... 有关系吗?男人在精虫上脑的时候,哪个不是爽就完了?

她看着我看着她的双眼,笑着说到“你躺下吧,让我来。” 嗯,果然消费者的权益还是挺好的,我舒服的躺到一边看着她仔为我戴上套子,细腻地将套子推至根部。随后她双脚一夸,跪立在我身前,右手轻扶着我欲血冲冠的兄弟,带着眼角的一丝笑意缓缓坐下。“啊嘶.......” 刹那间,我的核心感受到了人体36.5度带来的绝对温暖和紧致压迫,而大腿也清楚的贴合住她由上而下的蜜桃厚肉,我的双脚自然而然的大直延伸,我突然想着不知道为何,好像多数男人在舒爽的时候双脚都会绷紧延伸,难道这会增强快感?

女孩一边上下,一边带着有些皱眉而抚媚的表情说道”你有点大,在上面我可能不能撑太久。“说完后双手轻压在我胸前,开始了她那淋漓尽致的高位输出。当时我并没有把女孩的话当作一回事,毕竟演技也是从业人员的必修课程,我只是一边体会着核心传来的舒适,一边品尝着眼前的美景,讲真的,比起男上位的自我冲刺模式,有的时候我更喜欢女上位的景观模式,至于啥时候?当然是景色波澜壮阔的时候啊!看着那随着臀部摇摆而上下起伏的硕大癫狂,让我彻底的明白到底为什么牛顿可以年轻就意识到万有引力的伟大,因为那不仅仅是我眼球与欲望间的吸引,更是星球与地球的间的碰撞,我忍不住地抬手想去阻止这世界末日的可能,但指尖却立马传来那只有汽车时速八十以上时才能带来的风压,让我陷入那柔软香色又怀有重量感的真实世界,我感叹着原来.... 这就是手握日月摘星辰的境界。

约莫一分钟后的摇摆,女孩面色似乎有些疲惫与不适,但可惜我的弟兄依旧是保持着一身桀骜不驯。我笑着说到“要不,你先你躺下吧?” “等等,我换个方式!”女孩拒绝我的提议说到。 “嗯??啥?”我疑惑着看向女孩解除了跪姿,将本来作为支点的膝盖换成了脚掌,双手抱膝于胸前,呈现一种像是小女孩在野外草丛撒尿的姿态,正当我准备调笑她的姿势时,她突如其来的起伏却使得我悚然地放大了瞳孔与呻吟。从她禁区传来两倍于先前的紧致感,以及比起跪姿更能加速的蹲坐模式,让我明白了原来这世界上真的有经验值足够就可以学新技能这件事,不过那时我早已没有太多的力气去思考,身体的快感随着女孩的超深蹲一波一波的袭来,我脑中就像是除了多巴胺之外还是只有多巴胺。

可惜,就当我觉得感知到自己的弟兄情绪已经有些逼近上限时,女孩终究忍不住了,她带球撞人的轻趴在了我的胸口,并轻声的眉眼魅声骂道“你怎么这么久?我都没力了” 呃,这是赞美还是抱怨?对于经验丰富的资深妓术员来说,这话的可信度到底是高还是不高?说高嘛!因为她经历的遥感一定难以估计,所以她给的度量还是有理有据;说低嘛!作为一名专家,比起上下的口技,演技更是必须点满的技能,所以对于这话,我下意识的认为还是听一听开心就好,别忘心里去,毕竟我也不觉得自己是啥龙胆亮银枪之类的传说级武器,何况刚才要是她再努力点我就差不多了。

笑着敷衍过她的抱怨后,我一把搂过她的腰间再次翻身上马,呈现一种俯卧撑开始前的姿态说到“这次你就好好躺着吧,我动!”我抬起她的双脚放于肩上,缓缓低挺身而进,再次的去感受她的身体,不过这次我没有花太多时间去当绅士,只是双眼充满着原始欲望地,看着她随着我腰间突进时如浪潮波涛的乳房,以及那持续呻吟的玲珑白皙脸庞,不断地累积下身的刺激感。

其实很奇妙的是,似乎男人自己来动的时候才是最能积累自己快感的,而且男主动的姿势能体现的活塞速度基本都不是女主动可以比的,所以自然而然快感的累积效率高低立判。不过我当时也不全然就是为了释放,毕竟这钱都花了总是要值得对吧?因次经典的姿势还是要尝试一些的,至于尝试了哪些?原谅我这里轻描淡写的带过,真要讲细节,我写完大概可以出书了... 最终,在40分钟之内,我从女孩身上解锁了许多从没有过的姿势,然后在一个相互对坐她上我下的交缠中释放了真我,那瞬间我也终于明白为何古老的佛家都有个欢喜缠的传说,哦是“禅”不是缠,因为真正全新全意投入性之中时,你肉体带来的颤抖会让你连灵魂都一起欢喜愉悦。

也许有些人会再次好奇,即便对方不是自己所爱的人也没关系吗?嗯.... 可能我这个人既善于共情,也容易滥情吧!尤其是在性爱这种肉体交织的过程中,其实你很难控制自己不去认同一位能带给你高潮的女人。不是也有句屁话这么说过吗? “你每做一次爱,你的灵魂就会分一部分出去。“是的,虽然是屁话,但我也意识到自己可能真有这个问题,因此我的规定就是即便再好吃的女人,也不能回头吃第二次,必须维持“我爽故我在,把屌后无情”的境界,才不会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在结束集体运动后,女孩躺在床上小小的喘着气,而我则是先让大兄弟从雨衣里出来透透气,并灌几口水补足一下奋战许久的口干舌燥。我穿上内裤后,顺手将一瓶水递给她问到”妹妹,那你这几天要去哪里玩?“ “我呀!我有几个朋友都到上海工作了,明天可能跟几个吃饭吃饭。”其实我也就是随口问问,我很能感受到我们两人不是同一个文化圈的人,不是说这女孩没文化,只是跟她对话时,我很清晰的感受到我两感兴趣的话题并没有任何交集,不过就像我说的这不影响她贩售她拥有的天赋,我购买我需要的体验,可能.... 这就是专业吧?我两趟在床上瞎聊一会后,我发现女孩那一丝不挂的曲线和摆动,让我有点从仙界跌回了人间,她也撇到我缓缓抬头的小兄弟笑着说道“要选择过夜吗?哥哥。” “呃,还是算了吧!我明天还要上班呢... ” 我有点尴尬的回答,然后起身赶紧抓了裤子穿上,一旁的女孩也很识趣的起床,同步地穿起衣服来,然后说道“我们加个微信吗?这样你以后可以直接找我哦!不过没有优惠就是了。” 我系上靴子的鞋带后,礼貌的笑着回应道“好呀!” 不过我心里并不会同意我自己再此找上这位女孩,即使她的外在条件确实.... 不一般,但我有原则的嘛!何况,人一辈子如果只是提他人打工的话,赚的钱拿来体验新妹子不香吗??

扫码加微信后,女孩就开口跟我道了别,离开房间了,我反倒是坐在房间的沙发上,沉默的望着天花板仔细回顾过程,因为只有圣人模式下脑子才能理性的去思考。

怎么说呢!这次的体验感其实比起一年前的那次更好,无论是妹子的外表还是专业程度,甚至我还有实实在在的释放出来,但奇怪的是,我发现自己心中的满足感却不比从前,难道是因为不是第一次,所以没有那么刺激?又或者是这个妹子演技不够,没有演出楚楚动人的样子?让我的野性爆发的不够?还是说,那时还有女友,现在没有,所以没有背负感带来的畅快?呃应该不是,我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变态。

我想来想去,始终没有确认答案,是的,不是没有答案,而是我没办法确认自己的答案是哪一个,也许..... 未来的我还会继续游走在这性与金钱的交易游戏中,可能只有到我没有兴趣的那天才会停止,或者到我确定我自己为何不停止为止吧!也难怪人人都喜欢事后一根烟,可能并不是那样真的快乐似神仙,而只是可以找另一个刺激快乐的方式,来避免自己在圣人思维下,不小心的去面对自己的内心吧!

我还记得离开酒店时,早已凌晨2点多了,但有趣的是,当时马路上依旧车来车往的穿梭着,人影也络绎不绝的往来谈笑,很明显,解放后的短短的两小时,根本就无法满足上海人那被关押许久后迎来的欲望,酒欲、色欲、食欲和购买欲。你说,在这灯红酒绿的欲望大街上,又有多少人能行走其中而不深陷其中呢?在这如痴如魔的金钱都市里,又有多少人能保持着本心去活着而不失去清醒呢?我们或许不一样,又或许都一样。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花钱找女人的自述(18禁)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