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程洋

台灣人。所以捍衛自由、改革民主與追求獨立。

支持中國抗爭的台灣人,是台灣民族主義者

(edited)
這不是聳動的標題,而是即將完成的現實。島內領有國民身分卻認同中國者,對近日中國抗爭一聲不吭。少數台灣民族主義者在自由廣場聚集,聲援中國抗爭的照片,卻被中國海外網民評論「終究兩岸一家親」。大多數台灣民族主義者對中國境內的抗爭,由於憶起過去中國網民對台灣人爭取民族自決等訴求的鄙夷及敵視,多作壁上觀,但與那些忽略中國抗爭的「滯台支」來說,我們卻會被心中的價值追問:獨派該如何看待對岸國境內的人民抗爭?

這幾天日有篇聲明,似乎是羅冠聰?但我找不到了,大意是「因為我們是自由人所以要聲援中國抗爭」。

看見版友聲援中國人抗爭,但我對中國人一直有很大的疑慮,我真的要對內建「貶低台灣人」的中國人的抗爭表達支持嗎?也就在心中琢磨許多門檻來決定自己要不要去對此事發聲。例如,他們是否提及劉曉波?現在喊民主化,總是要提到劉吧?不用公開提到零八憲草,總要私下傳播劉的主張吧?但劉是中國民族主義者...;另外,他們是否提及東突厥的教育營?或是對於香港人的抗爭,有表現絲毫的悔悟嗎?(剛才看推特上有幾篇)

一路想下來,發現他們老早在記憶與遺忘的鬥爭前輸得一敗塗地,對自身民族的未來願景,就如同白紙一樣空白,才會整天喊說要併入中華民國。社工面對個案有時為了避免自己對案主情感轉移,私下會提醒自己「可憐之人必有可憎之處」。現在面對中國人,我反而提醒自己「可憎之人必有可憐之處」,以同理中國人的心靈狀態。憶及過去看見中國人在各種輿論中對台灣人的諸多羞辱,如今我已經不會因為人道主義的理念,或是對中國人個人的情誼,因同情他們身在毫無人類尊嚴及自由的國境內,而不假思索的聲援他們。

那則已經消失的聲明,白日我在版上讀了幾次。稍早返家的公車上察覺到,似乎應有個模糊的前提在文後:香港的情勢敗壞至今,面對邪惡已經沒有模糊的中間立場,只有在心中篤定追求獨立的港人,才會為追求自由的行動所感召,決定表態或是如我般遲疑。昨天在自由廣場有舉辦聲援晚會,我確信那幾位我所認識的、前往聲援的朋友,也是台灣獨立支持者;但我又在返家的公車上滑推特看見一張截圖,一個中國僑民轉發昨日自由廣場的照片說「兩岸一家親」。我就意識到,應該讓關注抗爭、仍對自由有所渴求的中國人知道,在台灣會聲援你們的人,都是台灣獨立的支持者,我們並不是因為民族情感而主動關注你們的抗爭,純粹是希望你們能夠活得更有尊嚴,早就在自由世界的我們,願意分享我們對抗中國黨國體制至今未決的經驗,而仍在中國治下的人們要不要跟在台灣民族主義者之後出走,或是追趕先走一步的香港民族主義者身後,是你們自己不想承認的使命,脫華是唯一出路。

作為中國移民後代的台灣民族主義者鄭南榕說:「我們是小國小民,更是好國好民」,這句話提醒台灣人必須放棄中國民族主義,釘根本土,且我們每一個人都能夠決定我們民族的樣貌。我們質疑中國民族主義,認識它就是以「漢族沙文主義」為動力,在國境內進行內部殖民,讓黨國權貴透過現代化的政制,如過去皇朝般在不同族群間進行差別待遇的統治,甚至以鎮壓與同化弱勢族群為常態。制度性的不公,表現成巨大的城鄉及貧富差距。當前中國人所悼念的「Urumchi慘案」,與日前的國境內販運女性的「八孩女子」就是這種差距的惡果。解方無非就是取消中國民族主義,在維護人性尊嚴的前提下,打造新的民族共同體,若人們的奮鬥以「人權立國」為圭臬,自然就會傾向追求自由權利及創造新的民主制度。

台灣民族主義者仍舊會堅定捍衛我們能夠追求獨立及自由的文明實踐,並在這前提下,支持中國人掙脫中國民族主義的禁錮,希望中國人不要因本身基於中國民族主義的偏見,走不出中國民族主義的死胡同。都已經拿出白紙,不要再寫上「愛中國」三字,你們的「中國」不是現代國家的國名,是朝代的名稱。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