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走走 seh seh

世界走走|給妳的國際新聞 Writing Rough Drafts of Herstory

104 | 那是我的人生,不是你寫的爛戲:華燈幕後從業者自述(上)

酒店公關輸出的價值不只是好看的色相,更重要的是「陪伴」。

Herstory

文/筠筠(酒與妹仔的日常 負責人)
(原文發佈於2022年1月6日)

我在十九歲進入條通的一間日式酒店,成為酒店公關。後來八年,我從日式酒店公關成為台式酒店公關,再從台式酒店公關成為酒店經紀。這一路上與相遇的同行夥伴集結成「酒與妹仔的日常」,更因為疫情成立「娛樂公關經紀職業工會」,除了希望可以與大眾介紹我們眼裡的酒店外,更希望能藉由社會團體來一點一滴的改善特種行業的勞動環境。

近年特種行業的題材在藝文圈活耀,近期影劇《華燈初上》把酒店文化的討論炒到最高點,但究竟除了娛樂性以外,我們還能藉由《華燈初上》看見什麼?

從日式酒店到台式酒店,林森北的隱形歧視鏈

大正町為台灣日治時期的行政區,因是大正時期所規劃,故名大正町;「條通」是該時期為街道的命名(日文語譯的小巷子),被稱為條通的區域為南京東路與市民大道間連接林森北路的小巷弄,原先為日本人居住的高級住宅區,日本戰敗後街道沿用舊有的命名存在,戰後的條通因1950年代美軍顧問團駐台成為繁華的商業區,出現大量的酒吧、餐廳等娛樂場所,1970後日本商社大量來台拓展業務,因此誕生了特有的日本街地景,日式酒店、居酒屋、日本料理密集據點。

華燈初上的背景,即是在日本人大量駐台拓展業務的1970後,日式酒店的存在除了聲色場所原有的價值外,另外更有撫慰在日本商人思鄉之情的存在意義。而這樣的意義延續至今,2021年的條通依然可以看到駐台日本人在條通活動的場景。

當代的日式酒店已經沒有那麼多的禮數與規矩,卻依然保留了一部分的影子,媽媽桑與小姐們會在客人進門時齊聲用日文喊「歡迎光臨」、媽媽會早早進店插上一盆花在店門口迎賓、在檯面上不允許抽菸,想抽菸的小姐得進休息室抽菸、偶爾會聽見媽媽桑用「有味道」的歌聲唱著「長崎今夜還下著雨」、「長崎蝴蝶姑娘」。

日式酒店也是我在酒店這個行業的新手村,在同行的姐姐們身上學習到了許多面對客人進行陌生社交的技巧、穩重的態度,這些讓我在後來轉往台式酒店的道路上免去了許多崎嶇路。

(顏麟宇攝)

「你們要找的那種,在過南京東路那邊。」劇中大學生何予恩(張軒睿飾演)到光消費時,Rose媽媽(林心如飾演)對他說了這麼一句話。

有日式酒店就有台式酒店,台式酒店有很多種分類,而這邊Rose媽媽說的「那種」是暗指情色元素相對多的「台式酒店」。在過去的日式酒店不像劇中有這麼多台灣客人來來去去,也不太隨便接過路客,更何況是彪哥(李李仁飾)那樣沒有禮貌的客人,頂多是帶商人來應酬的台灣人會出現在店內。大部分的台灣客人會去台式酒店(形式類似夜總會、歌廳)消費。但在70年代並沒有那麼多裸露元素,盛行的是酒家文化,也就是有樂隊配樂、豐盛的酒家菜、同時也有女服務生坐陪的消費型態,招待的對象也是社會地位相對高的台灣人;裸露元素較多的酒店型態則是在1993年左右出現的,俗稱「一代系列」,也就是當代脫衣陪酒的制服酒店鼻祖。

我在從事日式酒店公關的日子中,時常就可以耳聞日式酒店從業者如何不喜歡台式酒店生態。如同Rose媽媽說的「那種店」,隱約帶有著貶意。情色的符號在社會中被賤斥,在特種行業的氛圍裡也一樣,有接性交易的小姐會被視為較為沒有價值的人,愈貼近情色、裸露服務的型態是低級的,日式酒店會說「我們跟台式酒店不一樣」、「台式酒店很亂」、「台式酒店的小姐沒氣質」,台式禮服便服店(不需要脫衣陪酒的酒店種類)會說「我們跟制服店不一樣」、「制服店小姐比較廉價」……這樣的話語時常是充斥在耳邊。

提供性服務真的就比較次等嗎?對我來說,其實只是服務項目與消費族群文化不同而已,情色汙名與性剝削是兩個不同的議題,只是人們對於所謂的良俗有一個既定印象,儘管本質同樣是輸出陪伴的行業,也要極力撕下萬惡的情色標籤。

A post shared by 酒與妹仔的日常 (@diary_of_the_hostess)

女性情慾消費發展,男公關市場復甦

除了服務生以小姐(女公關)為主的酒店,也有服務生以男公關為主的酒店,大眾對於男公關店的既定印象是「消費者都是有錢的貴婦」,但這樣的狀態只存在於早期。1970年代男公關酒店興起,而70年代到90年代也是台灣經濟發展最好的年代,當時包養的行情與現在不同,有錢的商人有二太太、三太太、包養情婦也是十分常見的,理所當然的這些女性有能力也有時間消費,男公關店的市場就大,因此「男公關店消費族群都是貴婦」的刻板印象才會留存在我們的想像中。

經濟不景氣,排除有財力的太太們,女性在社會上的經濟地位往往比男性低,所以現在男公關店的消費族群基本上大多剩下酒店小姐,除了經濟能力相對能負荷外,平時在創造男人們美夢的角色也會想要獲得美夢、陪伴人的角色也會想被陪伴,酒店小姐在職場上要應付的「奧客」不會少,大多時候只能摸摸鼻子忍耐,所以想被服侍、溫柔對待也是人之常情吧?

近年,男公關市場復甦,除了原有的小規模男公關店,更出現了類似於台式酒店的男公關店,除了小姐以外的客群也跟著增加。除了男公關外,服務女性的男情慾按摩師也開始進入一般女性客群的討論中。女性的情慾需求開始被正視,性產業也不再侷限於父權文化中。

性工作者的歷史演變

(顏麟宇攝)

相對於酒店,具有較多的情色元素的其實是陪浴女郎(因時代雜誌爭議而沒落)、娼寮為主,高級的娼館可能會稱為沙龍、美容院(可以追溯至1960年代何秀子、陶公館、十二金釵),在劇中可以看見娼寮的場景與公娼的字眼。

1988年「公娼」是合法工作,「私娼」仍然是犯罪,劇中花子(劉品言飾)在光酒店工作前從事娼妓,地點為在三重的豆干厝,而三重是當時私娼密集的據點,根據彪哥在劇中的台詞「華華(花子)的價格是低於行情的」,但文獻的紀載比較偏向「公娼價格較為一致」而「私娼可以喊價出高於行情的價格」,而華華(花子)的條件又好,所以推斷可能因為某些原因,華華(花子)被娼寮經營者削價剝削,否則價碼不該太低。而公娼在當時是相對被保護的性工作者,若是遇上消費爭議,會有警察前來取締協調,同時也有申訴管道存在。

1996年陳水扁大範圍掃黃,隔年公娼成立自救會爭取性工作權,此為台灣史上第一個妓權運動。公娼在2001年正式走入歷史,但娼妓這樣的職業並沒有因為公娼廢除所以消失,而是走入地下化。

從2001年至今,仍是有許多女性投入性工作,雖然大部分為貧困所迫,但其中亦不乏自由意志投入的族群。公娼自救會也沒有因此停擺,在1999年成立日日春互助關懷協會繼續倡議,2006年擔任自救會會長的官秀琴投海自殺,官秀琴是以公娼挺身而出的妓權運動重要人物之一。

性剝削仍在無聲的進行。除了一味的禁止與懲罰,或許我們該正視的,是這個場域女性的困境、貧窮的循環、性工作者的自由與保護機制。

「我店裡不是演的,那是我的人生,不是你寫的爛戲」

這是Rose媽媽戲中我特別喜歡的台詞,除了這句話本身的意涵,字面上對我來說還有另外一個附帶價值:

特種行業一直都是藝文創作的熱門題材,尤其是近年,但對於我這個藝文創作者與酒店公關各占一半的角色來說,許多作品並不細緻,只是一昧的把工作者悲情化或獵奇,甚至是誤植元素、場景、年代,因田野調查工作不足產生許多謬誤。這些都是對於實務工作者的不尊重,所以這句話在我主觀的解讀裡是很痛快的。

回到正題,無論哪一種類型的酒店公關,他們輸出的不只是好看的色相,還有更重要的價值是「陪伴」。我們常常會比喻酒店公關的工作其實與演員很像,我們需要花短短幾分鐘上戲,沒有劇本,自己設定人設並且即興演出,演的部分只能是「正面」情緒,戲的部分推動著真實人生進行,無論是客人的還是酒店公關的,而那些演出的「正面」情緒,就是情緒勞動。

「可能是因為我在Ciao上班,跟人相處,都被訓練成一套公式了。」這是男公關亨利(王柏傑飾)與百合(謝欣穎飾)的對手戲台詞,這邊的敘述不僅可以用在酒店職場,而是可以套用在任何一種「服務態度」也是工作項目的職業中,這樣的工作往往是服務業。

情緒勞動是什麼?美國社會學家Arlie Russell Hochschild將其定義為「在職場中,勞工運用臉部表情與肢體動作等方式對情緒的控管」。情緒勞動被應證於大部分服務業的職場,他們都得高強度的控管在工作時的情緒表現,除了身體的勞動外,正確的情緒、態度展演也是工作的一部分,在劇中我深深的被蘇媽媽(楊謹華飾)的完美一號笑容給震懾到,這是紅牌公關的完美演繹,高品質的微笑、聲音、招呼方式、說話態度、應對進對,不會因為服務對象而產生落差,當然對於失禮的對象也要以穩重的態度勸阻或拒絕其要求。

A post shared by 楊謹華 (@cheryllovel0ve)

一般的服務業中「服務態度」可能是次要服務項目,或與身體勞動佔有等值的重要性,但酒店公關的「服務態度」卻是主要服務項目,身體勞動是次要,客人來到這邊的需求是買一個名為「感受」的商品。但感受不能規格化,人對於感受的需求沒辦法具象,所以酒店公關們只能藉由互動來推敲客人美夢的輪廓,然後一一描繪出來。

如果客人是帶著惡意的姿態予取予求,在不友善的勞動環境中將會帶來惡質的情緒勞動,進而造成公關不可逆的精神創傷。劇中花子將惡質的情緒勞動演繹的相當傳神,當彪哥與其同夥以惡意的態度對待花子時,花子還得笑著應對轉圜,表現出與真實情緒矛盾的神情與行為,這對於酒店公關來說是非常有既視感的。大多數的酒店在必須討好客人的感受需求時,往往使公關負荷了與自身感受擁有強烈矛盾的工作態度。因此如何有「好」的情緒勞動,經營、管理者有極大責任得經營起良好的勞動環境,也就是必須具有篩選服務對象與停損服務內容的機制。但這在當代是極難的一件事,這個職業不受待見,勞動現場亦不被關心,雖有法源,但對於勞動環境並無助益,因此要求經營者建立一個優良職場,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

如果不能要求有好的勞動環境,公關們如何避免惡質的情緒勞動?「拒絕的勇氣」相當重要。拒絕是不容易的,酒店環境給予勞工的支持並不強,公關在工作的當下得顧及氣氛的平衡、有時甚至是拒絕的風險、自身的安全,使得拒絕的空間非常狹窄且須要小心翼翼。花子在劇中演繹的非常好,真實的讓我動容。儘管如此,在務實的層面我們還是得面對惡意並且試圖停損,甚至嚴肅拒絕客人的惡意行為,盡可能避免不可逆的精神傷口。(未完待續)

世界走走原創文章/報導目錄(生成中)

  1. 長榮海運29年前另一樁海上意外
  2. 有刺客!一位幾乎改寫人類歷史的「愛爾蘭瘋女人」
  3. 為何歐洲男性政治人物打疫苗要拍半裸照?
  4. 南海不是中國的!從國境之南的曾母暗沙談起...「曾母」究竟是誰的媽媽?
  5. 血汗海灣:石油富國的「現代奴隸」
  6. 「壯陽神鳥」如何成為「外交工具」?
  7. 破碎的夢土:歐洲國家利用高科技工具監控難民
  8. 華府最有權勢的「Joe」除了Joe Biden,還有這位Joe Manchin
  9. 台灣新朋友索馬利蘭成中東富國戰略布局關鍵角色
  10. 你不知道的體育史》誰背叛了這群「國家之光」?
  11. 創設少子化大臣18年,大和民族卻越生越少!談談日本少子化政策失敗的幾個原因
  12. 美國中餐館用的「雜碎字體」有種族歧視?
  13. 正視台灣「總體歧視」的殘忍(上):當她們的子宮被放大檢視
  14. 正視台灣「總體歧視」的殘忍(下):在這座島成長的新二代、舊八代
  15. 是誰住在露營車裡:以車為家的「游牧人生」在台灣可行嗎?
  16. 藝術不再「打高空」:一座讓種植園勞工掙脫貧窮宿命的美術館
  17. 戰雲密布的海峽、危機四伏的運河,從兩段歷史看台灣的命運
  18. 摩登家庭:誰說婚姻一定要有「愛」?她們選擇和好友結婚去
  19. 推動雙語教育的台灣來看看瑞士的英語煩惱
  20. 半封城生活:防疫下的家庭關係挑戰,你準備好了嗎?
  21. 全國三級疫情警戒:恢復往常還有多久?模範國家給你開卷答案
  22. 居家防疫是種「特權」:那些無法WFH、被迫WAH、沒有家的人們
  23. 當無國界的病毒遇上有國界的疫苗──「疫苗民族主義」禍延台灣
  24. 我與新冠病毒共處一年半的經驗談:旅日台灣人的緊急事態日常
  25. 防疫生活「心」指南:新冠時代如何照顧精神健康?
  26. 台灣成中國「疫苗外交」戰場
  27. 台灣人的疫情時差報告:這一次,世界示範給我們看
  28. 疫情時差報告.紐約篇:封城之下,被圍困的關係與慾望
  29. 世紀爭論的由來:鳳梨可以放在披薩上嗎?
  30. 緬北血翡翠:漫長軍事獨裁下,底層人民只有這個卑微願望
  31. 你我打疫苗對抗傳染病,要感謝300年前一位拿兒女做試驗的勇敢女性
  32. 疫情職涯考驗:30歲,他在越南替台商跑業務,她在美國當飛行教練
  33. 拍A片伸張女權?瑞典導演艾莉卡・拉斯特的「女性主義A片」之路
  34. 又綠又台:德國下一位總理還是「她」?
  35. 萬物皆可「訂」:疫情拉抬的訂閱經濟來襲,你也剁手手了嗎?
  36. 毒品使用者可以「正常生活」?美國這位大學教授要你相信
  37. 80年前歷史慘劇讓立陶宛更捍衛自由
  38. 矽谷之祖,亦是矽谷之恥!諾貝爾天才的「失敗」人生啟示錄
  39. 疫情結束後,「辦公室生活」是上班族唯一選擇嗎?
  40. 能拯救世界的超級食物?全世界都在瘋海帶
  41. 中共建黨百年:出生註定階級命運,「社會主義」真相是不平等
  42. 疫情時差報告:走過沒有疫苗時的巴黎,與超佛系防疫的瑞典
  43. 疫情時差報告:他見證5%人口感染仍樂觀的阿曼,她從杜拜「逃亡」到放下恐慌
  44. 東京奧運為什麼不取消?其實決定權不在日本手上
  45. 東京的第三場奧運夢
  46. 跑道之上,誰是合乎標準的女人?
  47. 林月雲,第一位挑戰奧運的台灣女性跑者
  48. 呂頻:吳亦凡被刑事拘留,女權主義者應該慶祝嗎?
  49. 東京奧運閉幕,回顧7位女子選手的傳奇時刻
  50. 韓志瑛:我為什麼在南韓發起 #女性短髮運動
  51. 想像一個沒有金牌的全紅嬋
  52. 聖文森駐台大使柏安卓:我的結婚誓詞沒有「服從丈夫」這句話
  53. 從BBC紀錄片,看帝國夾縫中的阿富汗兩百年
  54. 塔利班再臨:女性重返黑暗年代
  55. 48年人生、42年戰爭:阿富汗女孩的悲傷綠眼睛
  56. 江懷哲:在《三島由紀夫vs東大全共鬪》裡,有台灣與日本的距離
  57. 被塔利班懸賞的阿富汗獨立女子樂團:「身體不是用來藏的」
  58. 新冠肺炎教我的民主第一課:疫苗公共化
  59. 一個穆斯林認識的阿富汗,它的食物、藝術與愛(一)
  60. 一個穆斯林認識的阿富汗,它的食物、藝術與愛(二)
  61. 舉報墮胎有錢拿、Uber司機也受罰?德州墮胎法案上路一週記
  62. 閻紀宇:天荒地變二十年,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
  63. 一個穆斯林認識的阿富汗,它的食物、藝術與愛(三)
  64. 內褲裡的革命:月事史
  65. 大屠殺後27年,這個長在傷口上的新國家,接納了阿富汗的女孩
  66. 俗女養成,三十而已:假如陳嘉玲遇到王漫妮
  67. 終於要下班的梅克爾:從東德女孩到自由老媽的16年
  68. 何韻詩的舞台,在親愛的黑色裡看見光
  69. 「長太醜」也能辱華?Awkwafina挨罵的1000個理由
  70. 來自北京的她,讓台灣與斯洛伐克彼此看見
  71. 「子宮是每個人都待過的地方」:她在大學開了一門月經課
  72. 手榴彈與性感內衣:在矛盾與創傷中面對自我的「獨眼女俠」
  73. 波士頓會有台裔女市長嗎?不做模範少數的 Michelle Wu
  74. 她單身、借精、生子,然後拍了這部紀錄片|影展走走
  75. 逃離喬治亞:當LGBT被捕獵,她們以身犯險|影展走走
  76. 凍卵同路人| 影展走走
  77. 紀念陳柔縉:十一本書,她用「小寫歷史」復刻時代舞台
  78. 他跨性為男人,卻懷孕生產。他是爸爸,還是媽媽?|影展走走
  79. 當她們在場、採訪、直播,並從賤民階層身份中解放 | 影展走走
  80. 香港最後的舞台上:花旦、天后、梅艷芳
  81. 誰是那個壞女友?一顆腎引發的創作、種族和階層爭議
  82. 身體、記憶與愛的人生觀賞集:文潔華的女身書寫
  83. 彭帥,一則殘破的發聲所得到的共鳴
  84. 美女社會學家臥底富豪夜店:階層流動通道裡,女孩如何成為貨幣
  85. 吳媛媛專欄:「媽媽去哪了?」瑞典媒體上的性別意象
  86. 三毛離開三十年後,她寫出屬於自己的撒哈拉故事
  87. 時光倒流500年,我們會看到一個這樣的伊斯蘭與明朝| 展覽走走
  88. 那一年的香港,虧欠了那些少年
  89. 在市政廳餵母奶教我的事:台裔波士頓市長吳弭就職演說
  90. 康庭瑜:愛上女性主義者?我老公的三種生存策略
  91. 性別觀念進步了,倒退還會遠嗎?中國式流行文化悖論
  92. 她是阿富汗首位女性副議長,在塔利班的死亡威脅中流亡
  93. 賈選凝:羅卓瑤的影像裡,住著唐君毅的靈魂
  94. 這個世界與白靈和解了嗎?
  95. 江昺崙:你愛的人置你於死地——從女傭浮生錄到高嘉瑜被虐
  96. 走走專訪|阮鳳儀:我是這樣成為《美國女孩》
  97. 如何對抗國家機器的「凌遲」?2021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親身示範
  98. 2021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菲律賓記者蕾莎演講詞全文:「為了追求真相,你願意做什麼樣的犧牲?」
  99. 影評:她講了一個如此平常的故事,平常到每個人都看見了自己
  100. 女性賦權時代的反英雄:從「女版賈伯斯」到「矽谷女巫」?
  101. 一個異男女性主義者的婚姻自白
  102. 華燈初上後,她們能走出圍繞男性的瘋狂與互害嗎?
  103. 林曼麗與〈甘露水〉:我從來不敢想像她真的會現身
  104. 那是我的人生,不是你寫的爛戲:華燈幕後從業者自述(上)

本文原刊於《世界走走》。《世界走走》是一家新起步的、希望做成具有性別意識的國際新聞電子報,冀以跳脫二元的嶄新視角,詮釋各地的迷人故事🌎

路遙遠,我們一起走👣

訂閱世界走走電子報

世界走走 Facebook

世界走走 Instagram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03 | 林曼麗與〈甘露水〉:我從來不敢想像她真的會現身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