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走走 seh seh

世界走走|給妳的國際新聞 Writing Rough Drafts of Herstory

178 | 「為什麼女生和BTS不用當兵?」:南韓反女權浪潮的「逆向歧視」

「實話實說,經常有女軍人因性暴力而死去,很好奇為什麼只有這一次成為人們話題的焦點,」一名退休女軍官向《韓民族日報》表示。
在南北韓非軍事區「板門店」,3名大韓民國國軍憲兵監視著兩韓分界線。(Henrik [email protected]/Creative Commons)
文/蔡娪嫣(台大政治系畢業,現為國際新聞編譯/記者)
(原文發佈於2022年7月18日)

近來,南韓出現年輕男性對女權深惡痛絕的現象。

我採訪過的南韓女性主義者不約而同提及此事,她們沮喪地表示,到處都有污名化女權的歪風,讓女人更難在社會上生活。深入了解後,我發現有調查指出兵役是激發南韓性別對立的一大主因:部分男性難以接受只有單一性別被強制徵兵,進而遷怒於國家的免役群體。

 2022年南韓性別意識民調顯示,超過53.6%的二十多歲男性抱怨:「為什麼女生不用當兵?」

這些男性認為,兵役規範就像是針對他們的「逆向歧視」。他們集體排斥女權,批評「女權總統」文在寅就只提升了女權,而年輕男人明明身在父權社會中,不僅沒體驗到身為男性的「好處」,反而在軍隊裡浪費花樣年華。這也連帶影響了今年南韓總統選舉的議題風向:國民力量候選人尹錫悅抓住厭女民粹市場,順利當選。

但年輕男性真的遭到「逆向歧視」了嗎?

「為什麼女生不用當兵?」

我認為,與其說被迫當兵的男性遭遇逆向歧視,不如說這些人是付出了「軍隊父權制歧視非陽剛氣質」的代價——當女性服役的能力被制度歧視,就只剩男性能擔負起國防義務的代價與成本。南韓《兵役法》第3條明文指出,男性公民應依照憲法和本法忠實履行兵役義務,而女性只能依志願入現役或預備役。

2014年,南韓憲法法院一致裁定,《兵役法》僅強制男性服兵役之規定合憲。判決表示:「男性具有更適合戰鬥的身體素質,即使是身體素質優越的女性,也可能由於生理特徵或懷孕、分娩等原因,在訓練和與戰鬥相關的任務中遇到困難。」

可見,相關法律規範無疑是國家根據傳統性別秩序所設計的,即使合理性遭到質疑,仍未成功推動修法。台灣也以「男女社會生活功能角色不同」為由,裁定男性服義務役合憲

實踐層面上,倘若年輕男性真有心促進國防義務上的性別平等,在他們任意把「為什麼女生不用當兵?」當成反駁女權訴求的萬能起手式時,不該忘記:南韓也有志願參軍的女性,而她們在軍隊裡受盡排斥與壓迫。

截至2020年,南韓有1萬3655名現役女軍人,分別占軍官人數7.4%、總兵力的2.4%。因為性別的關係,女性在軍中面臨許多劣勢。因此,提升軍隊中的性別平等觀念,以改善女性與多元性別者在軍中的待遇,絕對是要求女性服義務役的前提。

「實話實說,常有女軍人因性暴力死去」

2021年3月3日,1998年生的南韓前跨性別陸軍下士卞熙洙(변희수)被發現在家中輕生。

距今兩年前,國防部將她進行變性手術、失去男性生殖器,歸列為一種精神或身體上的殘障,聲稱變性手術應使她無法服役,故裁定她應被勒令退役。當時,她仍深信軍隊會尊重人權,因此穿著軍服召開記者會,勇敢向全南韓出櫃,要求軍方收回成命。

「我想向所有人展示,我也可以成為保護這個國家的偉大士兵之一,」記者會上,她哭著行禮並吶喊。然而,她的反歧視奮鬥,受到來自軍人與反LGBT團體的反彈與網路暴力,怒斥她嚴重損害南韓國軍的形象。 

南韓前陸軍下士卞熙秀因進行性別重置手術而遭強迫退伍,後被發現在住處身亡。(資料照,AP)

2021年5月21日,與卞熙洙同年紀的空軍女中士李藝藍(이예람)在結婚當天自殺。2個月前,她遭到上級軍官性猥褻,身心受創。但在她內部舉報之後,部隊長官卻對她施壓,要求不准鬧大。事情很快就在部隊裡傳開,讓她每分每秒都難熬不已。她曾向家人和男友求助,說那些上級軍官看她的眼神,就像是「讓我看看被猥褻的女人長什麼樣」。

事實上,李藝藍在部隊中曾遭受過3名不同男子的性猥褻。在她含恨死後,空軍試圖掩蓋真相,向國防部提交一份簡單的死亡報告,完全沒提到她遭性猥褻的部分。直到她死去的10天後,家屬向青瓦台請願「請揭發我心愛女兒空軍中士冤死的真相」,事件才終於引起全韓譁然。

對南韓女軍人來說,社會的關注來得太晚。軍隊的包容度與性別意識極低是老問題了,不僅性少數群體遭受偏見和歧視,女軍人也受到差別對待。

例如,一名女軍人的失誤可能會殃及對整體女兵的評價;又例如,在部隊相處與聚餐時,她們容易被男性同袍孤立,無法融入群體。她們也常常被上級軍官當成「花瓶」看待——每當部隊有高層來訪,年輕女兵就會被找來坐在旁邊,而想晉升的男同袍有時調侃這些女性,說羨慕她們能跟長官吃飯。

「實話實說,經常有女軍人因性暴力而死去,很好奇為什麼只有這一次成為人們話題的焦點,」一名退休女軍官向《韓民族日報》表示。

國家人權委員會一項調查顯示,軍隊性侵害與騷擾的受害者主要是女性,32.1%女軍人表示自己遭受過性暴力,受害的比例較男性高出7倍以上。她們指出,性暴力通報通常會經歷部隊施壓、調查不力、二次傷害、隱瞞真相等過程。

這種封閉、集體主義並將受害者視為「問題」的軍事文化,一直沒有改變。南韓軍隊通報在案的性暴力事件只是真實情況的冰山一角,2020年總共216件,在卞熙洙與李藝藍過世的2021年暴增至999件。

這才是呼籲女性徵兵制的人們更該關注的問題:國家多年來吸引女性參軍,卻任由她們遭受歧視和暴力,無所作為。

南韓女軍人的處境如此,而該國現今的厭女浪潮竟主要源於兵役問題,實在非常諷刺。

「大韓民國中,有哪個年輕人想當兵?」

...

【本文未完,全文見《世界走走》:「為什麼女生和BTS不用當兵?」:南韓反女權浪潮的「逆向歧視」


169.朱家安:白雪公主可以是黑人嗎?五種角度談迪士尼的「政治正確」

170.她支持墮胎也反墮胎,羅伊訴韋德案原告掙扎一生的結論是什麼?

171.好萊塢也有墮胎禁忌?一部沒有女性生殖經驗的美國電影史

172.子宮戰爭(上):從草藥墮胎到強制絕育,一部女性生育控制史

173.子宮戰爭(下):子宮帽與避孕藥,女人能用科技奪回生育自由嗎?

174.來一份蘭州拉麵和手抓羊肉,穆斯林與打工人的避風港

175.安倍晉三之死:兩聲槍響後,日本政局與東亞情勢的未來?

176.一個安倍,各自表述:民主和平的「擁護者」或「破壞者」?

177.「子宮與陰道是3D的!」:月經教主凡妮莎的18年革命

178.「為什麼女生和BTS不用當兵?」:南韓反女權浪潮的「逆向歧視」


《世界走走》是一家新起步的、希望做成具有性別意識的國際新聞媒體,冀以跳脫二元的嶄新視角,詮釋各地的迷人故事🌎

即日起,我們會在「世界走走 Sehseh.world」繼續與大家見面。未來深度文章僅於新站刊登,晚報、週報與手帳則會繼續在Matters發送,點擊下方連結訂閱電子報,不錯過走走精彩文章💕

訂閱世界走走電子報

世界走走 Facebook

世界走走 Instagram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77 | 「子宮與陰道是3D的!」:月經教主凡妮莎的18年革命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