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日安
馬日安

一個迷戀文字的人。 過去靠文字維生,現在則是把大部分的力氣放在探索新的文字形式上,然後從中獲得樂趣。 https://portaly.cc/zoekang

關於笑,關於書寫,關於嘉義|隨筆

在嘉義的咖啡店角落裡,紀錄這趟小旅程的感受跟對「笑」的思考。很隨性,就跟我在這裡的生活一樣。

我在嘉義的咖啡店角落寫了這篇隨筆。

這幾天跟伴侶回到了他的老家嘉義。天氣乾爽,微風包裹著暖意,人們的臉上經常掛著笑容,聽起來很美好,而這些事都是令我最不適應的。平時的我,只在必要時刻以及真心感到快樂時才會笑。如果要分類的話,我的笑容觸發點大概分為三種類型:為了讓人留下好印象、遇到引人發笑的事情,或是見到喜歡的朋友。

幾個月前,我去找占星老師看星盤時,他給我的最大忠告是多笑一點。我是火跟土能量強的人,時常內心會生出火來,他的說法是,上升金牛的臉部表情通常會在臉上滯留的比較久,當我沒表情或是不開心時,別人接受到的訊息會遠比我的真實情緒還要更強烈。顴骨高,沒笑容,表情頓頓的,這也難怪給人不好接近的印象。真是吃虧。不過,為什麼大家都喜歡笑笑的人呢?伸手不打笑臉人,所以是一種保護色嗎?我一直以為,不笑才是保護自己的方式。

我曾經是個愛笑的人。以第三方視角來看自己,大概就是看起來像個社交達人,實則是個挑惕鬼。身邊的朋友經常驚訝於我能在短時間內就能跟人熟得快,但我滿清楚那只是我的天賦而已,並不特別代表什麼。後來大概是想節省一些時間吧,節省他人跟自己的時間。如果我給別人的印象跟我的內心一致的話,或許能幫助我更快挑選出適合自己的朋友,也不會讓人有機會對我產生「你變了」的評價,不過這樣的思維看來還是有點太單純了。這是這幾天發現的一個小困擾。

我會用愜意來形容嘉義的日子。不過我想多數在台北生活久了的人,只要離開台北就會有這種感受。這幾年嘉義開了很多店面,許多的事情正在發生,外界的資訊量不會過多或過少,有很多空間可以分給身體跟頭腦。

平時在台北生活時,因為需要大量的時間獨處,許多事情追求效率,寫稿,工作,跟親友相處,約會,都會衡量如何在最少的時間內獲得最高的相處品質。伴侶總形容我是時間的精算師。每一天都追求著時間花費的是否有意義,當喘不過氣了,就喝些酒;說好聽點是調劑心靈,但其實就是把酒精當作身體放鬆的特效藥。這幾天在嘉義,我睡得很好,沒有做夢,即便冷氣運轉的聲音很大。沒有想喝酒的念頭。


這半年,每個月都至少會產出五篇不同形式的文字內容,兩篇產品設計電子報、一篇說書稿、一篇故事創作練習、一篇〈書櫃筆記〉,另外不定期寫些生活隨筆。寫隨筆很快樂,不過原因庸俗了一些,大概是當文字成為記錄生活的媒介,更能從中感受到日子沒有白活,因為那些觀察、想法的變化都讓我覺得自己把生活過得很有意義。這份安心,讓我感到快樂。

至於定期寫的內容,寫的過程不見得愉快(畢竟永遠都會覺得可以更好,批判自己的心永遠都在),內心卻感到十分滿足。每當心裡有這種感受時,我都能很肯定地說,我是個熱愛文字的人;說得更精確一點,是透過文字梳理及表達自己的人。如果可以的話,肯定是想發展更多不同的書寫形式跟內容的,但是依然想要從中獲得八成以上的自由,所以還是先想辦法在社會生存吧。


狀態不佳時我會去書店,狀態極好時我也會去書店,只是尋找的東西不同。嘉義有不少的書店跟閱讀空間,我也在這遇見了全台最愛的書店。這裡也有深夜咖啡店,雖然我已經很久不在晚餐後攝取咖啡因,當然也有酒吧,雖然待在這座城市,我已經不太需要酒精,但是知道有這些店家的存在,內心會感到溫暖窩心。那是一種覺得自己被這座城市所理解的感受。

我也愛吃台灣小吃。無論是早晨或是半夜,文化路上都提供著很多的選擇,雖然這幾年我的身體已經不需要吃那麼多東西了,只要吃得太飽就容易腸胃不適,接著嘔吐,聽起來很荒謬,但是目前為止我因為吃太飽嘔吐的次數約有五次左右,而這不影響我喜歡住在有很多小吃選擇的地方。

明早就要回台北了。這次來嘉義真實感受到了這真是宜居的城市,待在這裡的四天,雖然經常吃到不合口味的食物,去到沒那麼喜歡的店家跟活動,但是心情、身體的感覺依然能夠保持在不錯跟愉快的狀態。我想這就是一種喜歡的表現吧。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