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a Fong
Sana Fong

60年代,中國田間發生甚麼事? - 方蕙珊爸爸的生日報

(edited)
50年代末、60年代初,中國大陸高舉總路線、大躍進和人民公社的「三面旗幟」,人民為跟隨黨的指示盲目追求高產量,令全國陷入瘋狂階段,就連月經來潮或腹大便便的婦女也無一倖免,紛紛要下田幫手,結果做到五勞七傷,最後連一口溫飽的米飯也沒有...

中國大躍進時期的瘋狂事──婦女田間分娩小產

文:方蕙珊

1961年3月21日,家父在香港某徙置區出生,正當祖父母喜迎家中長子之際,一河之隔的內地卻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中國大陸在「大躍進」的氛圍下,各地人民要跟隨黨的指示,追求更高產量,令全國陷入瘋狂勞動的時期,當時就連月經來潮或腹大便便的婦女也要下田耕種幹活,即使臨盆在即也無一倖免,令不少人因而七勞八傷...
全民「大躍進」時期,到底中國田間發生了甚麼事?

中國已故主席毛澤東(下稱:毛)於50年代末、60年代初掌權時,發起統稱「三面紅旗」的社會路線,即「總路線」、「大躍進」和「人民公社」的社會運動。簡單而言,毛希望中國從工業和農業的產量「躍進」,要求各縣市的糧食生產由人民公社統一收發,以確保及監督各地的產量,希望中國能於短時間內,以最快的速度另闢蹊徑,發展出有別於蘇聯老大哥模式的社會主義路線。

以女代男、以弱代強增產量

圖為1960年,上海市浦東新區關於「大躍進」的宣傳畫報。

全民在高舉「三面旗幟」的氛圍下,紛紛響應參與「大躍進」的社會運動,人民不論在熔爐邊、田間或工廠工作,心中只有一個目標,就是追求糧食和鐵鋼高產量,希望跟隨黨的提法、毛的路線,達成「超英趕美」的目標。當時中共政府推行「大辦農業,大辦糧食」的指示,曾談及依照「該調換的調換」的可能騰空人手,意指「以女代男,以弱代強」的方法,增加田間的生產力。為了擴大勞動人口的範圍,人民公社實行工資制和糧食供給制,還建立公共食堂、托兒所和縫紉小組,使婦女從家庭崗位釋放出來,並全力投入生產工作。

《新華社》文章揭婦女慘況

香港《星島日報》(下稱:《星島》)在家父出生當天,引述《新華社》的報道並揭示了當時婦女的慘況。《星島》當年以《大陸婦女田間分娩小產─新華社也承認》的大題,來報道這則新聞,而文中的內容提及中國婦女自中共發動「大辦農業,大耕糧食」以來,她們被視為主要勞動力後,其命運自此變得非常悲慘,其中四川南充、綿陽和江津等市的婦女在月經期間,不但沒有草紙,連熱水也不能用,可見當時的婦女在月經期間,除了面對資源匱乏的問題,未能妥善處理衛生情況,但仍需辛勞工作。然而,婦女當時來月經已算小事,因為有臨盆的孕婦也要下田幫手。其中文中提及內江市,有管理牛欄區的助產員每天帶著藥箱經過田間和工地,以便治理孕婦的小產和傷病。

《星島日報》在1961年3月21日刊登了這則文章,揭示了當時「大躍進」的情況。資料來源:港大孔安道紀念圖書館

雖然該報道隱約其詞,沒有正面描述當時的畫面,但文中表示,當時曾回鄉探親的人,都知道中國大陸婦女的遭遇,還形容「婦女在鞭策下要日以繼夜在田間作超能力的勞動,由於過求疲勞,不少婦女暈倒田頭,有些懷孕甚至即將臨盆的婦女,田間產子或流產,造成不死亡故事。」從字裡行間,可窺探當時婦女在「大躍進」扮演的角色。

《香港工商日報》在同年同月同日刊登的文章。

除了《星島》,《香港工商日報》在同年同月同日都刊登上述的文章,而大題用字是大同小異(詳見:《「新華社」亦承認奴役婦女 田間分娩及小產者多 助產員常帶藥箱下田治理孕婦》)。

「大姨媽」反礙婦女大躍進

專門研究中國歷史的荷蘭籍作家馮客(下稱:馮)在著作《毛澤東的大饑荒》,提及婦女在「大躍進」時期的慘況,而馮記錄的事件並不單發生在四川,其中書中一章節寫道各單位的小頭目,為了向中央交數各出奇招,不惜掃除「妨礙」女性躍進的「大姨媽」:「湖南成東人民公社黨委書記徐英傑規定,來月經請假必須脫下褲子接受檢查,不願忍受羞辱的婦女只有堅持工作。」

馮客。Wikipedia

活在「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的綑綁式思維下,個個都要出心出力才不辜負眾望,所以婦女來月經要幹活算小兒科,更遑論孕婦。在湖南,有未參加勞動的孕婦被迫脫掉衣服,在寒冷的冬天到戶外砸冰。另外在廣東清遠,有數百名沒有棉衣的農民被逼上班,連婦孺和孕婦都要勞動,誰敢抗議就分不到食物。然而,在舊社會男尊女卑的思維下,愈敢言愈據理力爭,反被扣上「不勞動」的帽子。馮客在書中提及當時四川有24名孕婦被迫下田勞動後流產,於是一名叫陳遠明的婦女跟幹部理論,結果被對方猛踢下身至終身殘廢。

在「大躍進」時期,做又不行,不做也不行!最後大家做到周身傷痛,可是一口白飯都未能吃到。不過,當年四川有公社已「體恤」懷孕女同志的需要,安排助產士全天候準備接生、為人服務,好讓她們分娩後仍能安心工作。

得不到一口米飯反五勞七傷

楊繼繩。Wikipedia

婦女馬不停蹄地工作,加上三餐得不到溫飽,結果導致疾病纏身。據前新華社高級記者楊繼繩(下稱:楊)的著作《墓碑:中國六十年代大饑荒紀實(上/下冊)》,嘗試用文字和口述歷史還原當時的情況。楊在書中指出,當時最常見的婦女病是閉經和子宮脫垂。有婦女因長期勞動導致停經,還經常頭暈腦脹,腳酸手軟,腰腹脹痛,面黃肌瘦,鄉下人稱這情況為「乾病」。另一個同樣因極度虛弱和勞累造成的病患:子宮脫垂,即子宮懸弔組織鬆散,脫垂出體外,鄉下人稱這情況為「弔兒腸」(「兒腸」即子宮)。

書中還引述溫江縣除害滅病辦公室1960年一份調查指出,該縣18到45歲、大約5萬多名的「經期婦女」中,停經的多達兩萬,另有子宮脫垂的達2,000多人,而且他們認為這數字「可能偏小」。(節錄:第三章《天府飢魂》)

反右令中國陷入瘋狂時期

「以鋼為鋼,全面躍進」是大躍進時期的口號之一。Wikipedia

這場看似上下一心的「大躍進」運動,突顯了盲目崇拜、「引蛇出洞」的後果,因為資源過度開發,大量勞動人口被安排大煉鋼,而令到農業生產不足,整個中國陷入瘋狂時期,結果造成民不聊生、死傷無數。人民公社帶起共產風氣;追求高產量引發浮誇風;盲目崇拜缺判斷思考,結果官員欺上瞞下,貪污腐化、以權謀私,各地方官因「放衛量」導致大量人民餓死,其後引發長達三年大饑荒。據各方估計,由1958年起,約1,500萬至5,500萬人非正常死亡,被廣泛視為人類歷史上最大規模的饑荒,也被認為是人類歷史上最嚴重的人為災難之一。可是,這數字從未獲官方確認,這歷史事件依舊是敏感話題。

彭德懷。Wikipedia

黨內外有質疑「大躍進」的聲音,其中蘇聯質疑中國設立人民公社的成效,結果加深了兩國的嫌隙,令原本交惡的中蘇局面愈來愈僵化。至於,黨內的矛盾及分歧於1959年的廬山會議逐漸浮面。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兼國防部長的彭德懷(下稱:彭),與會期間毫不客氣地指摘「大躍進」,結果遭受毛整肅,而支持彭意見的中共元老人物,當中包括:黃克誠、張聞天和周小舟亦受到牽連,四人最後被毛定性為「彭德懷反黨集團」,還被定性為有右傾機會主義。隨後,毛劃定全國365萬人為右傾機會主義分子,並對他們進行整肅及撤職,引起寒蟬效應,進一步助長「躍進」風潮。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