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Shao
JohnShao

John Shao

[逐字] 柯文哲演講 2023年06月05日 早稻田大學

人因有夢想而偉大,所以就是努力的去做,我相信我個人對台灣年輕人都是一種鼓勵

影片逐字內容,影片來源:TVBS NEWS Youtube 頻道, #最新看TVBS【原音呈現LIVE】柯文哲早稻田大學演講 開放學生提問,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ikHHj4e1Sw

柯文哲早稻田大學演講

演講

今天的講題,我們要首先討論過去 30 年台灣的民主進程,還有下一步應該要怎麼做。

台灣在過去 30 年實現了民主化,但是在過程當中也慢慢出現了台灣的主體性,台灣已經做到了主權在民跟政黨輪替,一般來說政黨輪替要超過兩次才算是真正的進入民主,但是台灣已經有三次的政黨輪替。應該這樣講,台灣還是在東亞地區算是民主化社會成本最低的地方,相較於南韓,像南韓的學生運動都是丟汽油彈,台灣雖然有抗爭但是沒有那麼激烈。所以,李登輝總統對台灣民主最大的貢獻就是讓台灣進行了一場寧靜的革命,從一個黨國體制變成了民主政治。

那在民主化的過程當中,從我是中國人變成我是台灣人,這個叫做台灣主體性的出現。這到底台灣主體性是怎麼出現的?我一直認為齁,反而兩岸交流是原因,因為過去完全隔閡的時候,他不知道說,他是誰?有一天交流的時候,他突然發現奇怪我怎麼跟他不一樣。所以我認為兩岸交流反而促成了台灣的主體性出現。另外一個是 1996 年,1996 年台灣第一次總統直選,從那天開始以後,台灣主體性就進入一條不回頭的制度。因為每一次投票,因為他只能選台灣總統,他又不能選大陸的主席,所以每投一次票,台灣主體性就變強一次。

台灣完成了民主化跟台灣主體性,但是這 30 年來產生了幾個問題。第一個就是,因為這種意識形態的鬥爭,已經讓整個台灣的社會進入空轉,所以常常我們沒有討論對跟錯,只有討論說,是顏色對不對,藍綠的顏色對不對。另外一個問題是 2000 年以後,也因為選舉,讓台灣的政黨沒有辦法去思考,台灣的長期利益。因為對他們來講最重要的就是最近的一次選舉,因為選舉的成敗決定他能不能拿到政權,所以他已經沒有辦法去做長期的規劃。

這個 2000 年以後,台灣政治上最大的問題就是,因為每一個政黨都沒有辦法做長期的規劃,他們最關心的就是,最近一次的選舉,也因為這樣台灣已經在 2000 年以後幾乎都沒有長期的規劃。

我們台灣出現一個叫:猴子理論。猴子不是爬到樹上才屁股變紅,猴子是爬到樹上才被看到屁股是紅的,牠坐在地上的時候沒有人知道牠的屁股是紅的,但問題是牠本來屁股就是紅的。

你看台灣哦,我們在政治上有叫:鐘擺理論,但是你看看在台灣,2016年民進黨大勝,2018年國民黨大勝,2020年民進黨大勝,2022年又國民黨大勝。你想想看齁,固然有鐘擺效應,但是你能不能給我指出一個在世界上可以每隔兩年這麼劇烈變動的例子?所以這已經變成台灣的一個很大的特色。人家說外面有極端氣候,在我們台灣有極端政治,就是說,極端氣候的氣候變化很快,我們現在極端政治就是政治的變動很快。

主要就是兩個黨的本質是相同的,所以他們沒有執政的時候就好像猴子蹲在地上,人家都忘記牠的屁股是紅的。可是他們只要一執政,老百姓就看到說,這屁股是紅的,就把他拉下來,拉下來換一隻猴子上去,問題是那隻猴子也是屁股紅的,所以他一看就不高興又把他拉下來。

所以對台灣人民來講,他們最大的痛苦就是要在兩個爛蘋果當中選擇,但是兩個爛蘋果的選舉也造成台灣負面選舉的使用。你看台灣的選舉很少講政策,他們都在指責對方不好,這是我們台灣的一個政治上的困境。

那目前在台灣真的是,個人的利益大於派系的利益,派系的利益大於政黨的利益,政黨的利益大於國家的利益。

這個 2014 年我選台北市長,我相信這一張照片,將來一定是歷史照片。

這個是蔣渭水先生的銅像。

他當時在 1921 年台灣文化協會成立,他提倡的就是一個台灣的新文化運動。

從這張照片上看起來,當時實在是非常的簡陋,就一個壓克力的一個講台,然後一支麥克風。那旁邊這個布條,非常有意思。

它上面寫的字:「改變台灣從首都開始,改變台北從文化開始。這一場以文化為主體的社會運動,也是台灣歷史上第一次改變政治文化當作訴求的選舉」。

在過去從來沒有以這種改變政治文化當訴求的選舉,這應該是台灣歷史上的第一次。

在我進入台北市政府以後,我們都按照我們所提倡的新文化來做。比方說,開放政府,台北市政府有那個,比方說,我們透過海選的方式,他願意進入台北市政府,我們有廉政委員會,就是說你覺得我們台北市政府哪個地方有問題,你都可以去檢查,開放政府。

「全民參與」,我們允許老百姓提案,如果可以找到足夠的人,透過 i-voting 就是電子投票方式去贊同他這個意見,它可以變成政府的一個 budget 預算,然後政府也會派人來協助他,把他這個構想實現。一開始我們是從里長出發,從里長開始做,現在我們台北市的高中生普遍都在做這種參與式預算。

一個高中生,他有一個想法,他只要找到足夠的人來支持他這個想法,他就可以跟政府申請一筆預算來把它實現。

民主政治不是只有投票,民主政治是需要訓練,它是一個參與的過程。

「公開透明」,像我們每天七點半會主持那個 morning meeting 晨會,然後會議紀錄是上網公開的。

重大的標案,它的會議紀錄也是上網公告,除非你跟我講說這涉及國家機密,不然我們台北市政府的會議記錄、標案全部都是上網公開。這也是為什麼在我當台北市長的時候,整個台北市的弊案非常少。

「永續共融」,我們每次在開會的時候,遇到爭議的時候,我們都問一句話:「如果 50 年後再回來看,現在應該怎麼做?」。這就是一種永續的概念。

「共融」,其實我在今年 520 宣布參選台灣總統的時候,我就提出了,在過去 400 年,台灣人經過西班牙、荷蘭、明朝鄭成功,然後滿清、日本殖民統治,然後國民黨到台灣,再到台灣的民主化。事實上在過去 400 年當中,台灣很清楚他是一個移民的社會,所以如果我們不用更大的包容性,會造成整個內部很大的問題。

「共融」,是一個很重要的政治思想,所以我在當台北市長的時候,我的副市長有國民黨、民進黨、親民黨,我的局長有民進黨、有新黨。就是說在整個我們的所謂的內閣裡面不同黨派的人都有,可是他們還是一樣可以好好的工作。

事實上我們當醫生,病人被送到台大醫院急診處,我們也從來沒有問過他說:「欸,你是國民黨的?還是民進黨的?」。

用這種態度去處理台北市政,就很少出現衝突,因為不管你是哪一黨的,我們都會給你同樣的治療。

作為外科醫生,我們在工作當中非常強調互信,因為如果沒有信任,根本沒有辦法開那一台刀。

所以在我當台北市長的時候,我們在內部非常強調正直誠信,就是團隊之間要彼此的信任,事實上,信任是一個很重要的政治基礎。

所以在政治上我們寧可認錯不願意說謊。

另外也因為我們是外科醫生出身的,所以我們非常強調理性、務實、科學。理性就是純粹理性的思考。務實就是說,我只要舉一個例子啦哦,如果在手術前你本來猜測是小腸破掉,可是打開的時候發現是大腸破掉,請問你是按照小腸破掉的開法開?還是大腸破掉的開法開?對外科醫生來講這不是問題,可是對政治人物來講這是一個問題,我就覺得很奇怪。

科學真正的精神就是尊重專業。

財政紀律,這是我們的一個特色,我們來想想看,可以說 95% 的公司都是賺錢的,因為如果沒有賺錢這公司就倒閉。可是我們想想看,那為什麼 95% 的政府都是赤字,這實在是很奇怪。

財政紀律其實它真正的精神就是,不債留子孫,那這也是一個永續的觀念。

另外一個,為什麼普遍都認為政府的效率會比企業差,我覺得這沒有道理,所以我們應該重新提升整個政府的效率。

我去當市長的時候,我問過公務員:「為什麼你們都非常的保守?」。他的回答是:「因為企業可以倒閉,政府不可以倒閉,所以對政府來講穩定是最重要的。」。我跟他講說,都可以政黨輪替了,這個保守已經不是理由了。

台灣是一個移民的社會,所以我非常強調,尊重多元,所以我們在全世界非回教的國家裡面,只有台北有開齋節。因為我認為說,既然他已經在這裡有 20 幾萬人的移工,20 幾萬的外勞,為什麼?他已經是我們社會的一部份,為什麼我們不應該對他好一點?

當台灣主要的兩黨,國民黨跟民進黨,他們陷於統獨意識形態的這種 ideology 的鬥爭的時候,可是他們在其他的方面並沒有不同。台灣民眾黨代表第三勢力,它是一種以新的政治文化來出現。

當兩個黨都專注在這種意識形態鬥爭的時候,台灣民眾黨提出的是一個新的政治文化,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台灣民眾黨在知識分子的支持度會比較高。

我覺得要讓一個政治跟以前不一樣,它必須有一些很強調的政治價值,這三個就是我們強調的政治價值。「不會為了短期利益去犧牲長期利益,不會為了少數利益犧牲多數利益,更重要,不會為了政黨利益去犧牲國家的利益。」。

其他的政黨不敢用政治價值當作號召,也因為他們不敢這樣做,所以他們會,比方說,我們台灣叫:大撒幣政策。政策從來都沒有規劃就直接發錢。最近我們台灣每一個國民發六千塊,而且是每一個人都發。這就是典型的為了短期的利益犧牲長期利益,因為這種發六千給老百姓拿到錢就很高興,可是對整個國家長期發展是不利的。

像少數利益跟多數利益,更正確的講就是,他們只討好會投給他的人,其他的就不管了。

他們只為了政黨利益,在座如果台灣學生都知道,民進黨擋大巨蛋怎麼可以,擋得這麼心安理得?為了一個印章可以卡你 1 年 10 個月,而且他們不會覺得不好意思喔!

2000 年以後台灣有很多第三勢力,但是都失敗掉了,主因他們可以說是小藍或小綠,他們還是在意識形態上,還是在統獨裡面。台灣民眾黨是一個以新的政治文化當號召出現,所以它不同於以往的那些第三勢力。

2019 年台灣民眾黨就是代表一個全新的第三勢力在台灣出現。

當時有人說為什麼要成立政黨?因為一個人走得快,要一群人才走得遠。所以終究我們還是要有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合作,才能在政治上發揮力量。

其實「台灣民眾黨」,這五個字它本身就有意義。台灣就是說它以台灣為名,然後以民眾為本,所以它強調的是台灣跟人民,那黨就是說一群人的努力。

那,對我來講,不管是執政或者是選舉,我都把它當作是一個改變政治文化的社會運動。我們的訴求是改變政治文化,然後把它當作一個社會運動來做。

這個醫生從政的很少,外科醫生從政的更少,其實我們只是把一個外科醫師的精神帶進政治。

心存善念,盡力而為。醫生是要救人的,不是要害人,但是醫生也不可能每一個病人都救得回來,重要的是,盡力而為。所以,心存善念盡力而為,就是我們最重要的一個人生觀。

政治其實很簡單,我們常常說用簡單的心靈去面對複雜的世界。所以我說政治只有三個原則:「對的事情做,不對的事情不要做,認真做。」。

有人問我說,政治的原則就這三個這麼簡單的原則?其實我們現在在政治上常常看到的是,對的事情不做,不對的一直在做,然後看起來又很懶惰。

不過這三個很簡單的原則,它其實最困難的是:堅持。

同樣的,作為外科醫生他的特色就是快,因為如果不夠快的話,根本就不能當外科醫生,所以快速應變是我們一個特色,然後我們很務實的去處理問題。我常常說,政治不是要解釋問題,而是要解決問題。

所以我們也非常強調行政效率。在目前的政治上常常是,口號治國,他們不會很注重實際的成績。

堅守財政紀律,這也是我們的一個特色。事實上在台灣的政府都是負債累累,而且是都沒有在控制財政。我想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短期的選票利益大於長期的利益。他們因為不關心整個國家長期發展,所以才會用這種發錢的方式,這種分錢的方式來處理政治上每次遇到的問題。所以,比方說,遇到缺蛋的時候,他就乾脆補助那個蛋農,現在哪一個產業有問題就發錢給他們,可是就沒有根本的去解決那個產業的問題。

我在當台北市長的時候,我們的公務員都很願意創新,真正的理由是因為,我允許他們失敗。過去的長官只要部下犯了錯誤,就把他修理一頓。那,你要知道齁,多做多錯,少做少錯,要完全不錯只有一個方法,什麼事都不要做。所以我們在台北市政府的時候,我們沒有一個公務員是因為創新失敗而被處罰,只有懶惰會被處罰。

所以我們在決定政策就三個原則:民意、專業、價值。因為民意很容易知道,做個民調就知道了,所以我們也沒有必要去跟絕大多數的民意對抗,這第一點。專業就是科學,我們還是尊重在科學上是非對錯,這都很明白。最難的是,它有沒有符合你的政治價值?所以,「民意、專業、價值」是我們決定一個政策的三個原則。

人齁,有靈魂,所以就好像一個政治團體它有個價值。如果你沒有跟人家不一樣的價值,其實你的政黨也不會跟人家有什麼不一樣。

台灣民眾黨在台灣的政壇上,是以它獨特的政治價值、跟它的理念,來區隔他跟其他政黨的不同。

所以我們不會強調所謂的密室政治,我們強調反而是直接對人民的訴求。就像我們剛才講過,不管是選舉或是執政,我們都把它當作一個社會運動在執行。

政治要落實在人民生活的每一天。其實老百姓真正關心的,還是他家前面的水溝通不通,路燈亮不亮,路有沒有平,你真的跟他講那個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他覺得很遙遠。

所以我們強調說,人民的小事就是政府的大事。以下我就來跟大家講一講在這個政治理念之下,我們在台北市政府當時的一些做法。

這個叫共融式遊具,以前我們的公園齁,我們常開玩笑叫罐頭式遊具,因為都塑膠做的。可是我們現在這種共融式遊具,它一個很重要的概念就是說,像這個是一個坐輪椅的小朋友可以用的盪鞦韆。事實上,我們在學校裡面推動這種共融式遊具它本身就是一個教育,它跟那些小朋友講說,不是每一個人都是正常小朋友,有些是坐輪椅的,可是他們也有權利跟你一起在這個公園裡面遊戲。所以我要跟大家講齁,政治哦,要在這種平常生活的小事當中去傳遞一個政治價值。

這是一個玩沙的地方,重點是他推輪椅,因為它比較高,所以坐輪椅的小朋友也可以靠過來玩沙。

公園會這樣設計是因為它有一個政治價值在裡面。

1280 哦,我們在台北市 1280 定期票,你只要買一張 1280 的悠遊卡,你在台北市的公車、捷運、U-Bike 通通都可以用。但是很重要一點是這樣,為什麼台北市可以做這個?因為我們台北市有路邊收費,因為路邊收費停車費用來補助公共運輸的支出。其他縣市很難做,是因為他們沒有路邊收費,因為政府都要當好人,不敢路邊收費,可是這邊又要錢,他就執行不下去。所以我們在執行這個 1280 的公共運輸定期票,其實它是有一個很精確的科學的計算,知道這財務會平衡。更重要,它也是一種精神,就是說使用者付費的概念。因為,我常常說,馬路是國家的不是私人的,馬路是要給車子走的,不是要給車子停的,這很重要。可是在台灣常常都是大家在路邊停車,那也造成這個交通很難管理。所以台北市可以實施 1280 這種公共運輸定期票,他是一種科學的計算,還有,它也是一種政治價值的實現。

以前,就是右邊那張圖,一個巷子裡面兩邊都停滿了車子,結果行人就被迫走到路的中間,常常摩托車一經過就被撞到。後來我們一邊畫綠色人行通道,一邊畫停車槽,那人就走在綠色人行通道,有實施的地方,車禍就下降了 47%,在這個地方。

臺北市是臺灣唯一實施綠色人行通道的城市,這看起來很簡單,但是它實施是非常煩人的事情。因為綠色人行通道要畫這一邊?還是畫那一邊?通常要開很多協調會,那政府就是怕麻煩,所以就不肯做。但是我們一個政治理念就是:人民的小事是政府的大事。所以我們花很多力氣在整頓整個臺北市,這種巷子的交通,所以臺北市的車禍死亡人數是全臺灣所有城市裡面最低的。

像剛才講的那些,就因為你有政治價值才會做那些事情,當你沒有一個政治價值的時候,你不會做以上的那些東西。

那所以我們是︳以「清廉、勤政、愛民、愛鄉土」,其實這是民進黨的主張,只是我們把它實現了!

在 2018 年的時候,蔡英文總統問我:台灣價值是什麼?我想了很久,我的答案是這樣:普世價值在台灣的實現,就是台灣價值。因為我不認為說,有什麼叫台灣價值或日本價值,或是什麼價值,而是普世價值才是對的!

這些就是我相信的普世價值:

「民主、自由、多元、開放、法治、人權、關懷弱勢、永續經營。」我們還是要有一些我們相信的普世價值,在政治上把普世價值實現,這才是我們政治的目標。

民主自由還是政治的最基本,就是說政治應當是人民所共有,而不應當是政黨或是派閥所擁有,這很重要!

自由是以不侵犯他人的自由為範圍,還有羅斯福總統講的四大自由:言論自由、宗教自由、免於匱乏的自由、免於恐懼的自由。

開放政府、全民參與、公開透明,剛才已經講過了。

台灣是一個多元文化,剛才講過,在歷史上台灣被不同的國家統治過,我們在人種上面有所謂的原住民,有所謂的外省人、本省人,最重要的現在台灣還有一個叫新住民,來自東南亞的新住民。所以台灣基本上就是一個移民的社會,如果我們不提倡尊重多元文化,一定會造成內部的衝突。

開放,針對開放,其實,台灣跟大陸之間一定有隔閡、一定有爭執,可是我還是認為,交流可以增加善意,最起碼,減少擦槍走火的危險。所以雖然面對很多困難,在我主政的 8 年,在台北市長 8 年期間,我們還是每年舉辦台北跟上海的雙城論壇,其實過程都非常的複雜。

舉辦台北跟上海的雙城論壇,對短期的選票不見得有利,但是為了台灣的長期利益,我認為還是要舉辦。

台灣是全世界唯一非回教國家有開齋節的,亞洲最大的同志大遊行也是在台北。所有這些都是在提倡台北、台灣應該做一個多元開放的社會。

法治國家,在華人的世界常常會講情、理、法,我認為那是不對的。因為只要情理跟法是站在一個對立面,就表示這個法既不合情也不合理,所以理論上法律應該要合情合理,要成為人民唯一遵循的標準。所以建立法律是人民唯一遵循的標準,這是做為一個法治國家最重要的概念。

社會住宅、托嬰托幼、長者照護、智慧教育、性別平權,所有這些都是一個人權的表現,我還願意花一點時間來講台北市的智慧教育。

我認為沒有辦法用網路的學生他根本沒有競爭力,所以在台北市,從國小、國中、高中 236 個學校,全部每個學校有光纖網路,每個教室有 free wifi,三個 internet port,然後有 85 吋的觸控螢幕。最重要的是我們台北市,小學三年級以上,每一個都有一個 iPad,然後可以接上網路連到我們的圖書館,圖書館裡面有 40 萬冊的電子書。這就是一個概念,如果我們一個學生沒有辦法使用網路,他是沒有辦法跟其他同學競爭,所以我們在台北市推動智慧教育,基本上它是一個人權的表現。

關懷弱勢這也是一個很重要的概念,我一直認為哦,關懷弱勢並不是一種施捨,而是當這個社會有太多的弱勢的時候,事實上對這個社會的安定是有問題的。

所以關懷弱勢,真正的精神是保護人民。

最後,永續經營是一個很重要的概念,因為畢竟地球只有一個,我們這一代人沒有理由把他的資源全部用完。

所以我們這一次在選舉的時候,我們提出的主要政見就是「共融社會、國家治理」,就是說,台灣既然是一個多元化的移民社會,所以我們必須要彼此包容,所以叫做共融社會。然後我們會開始強調,國家的治理,一個有政治價值的國家治理。

因為是一個移民的社會,所以也許在裡面的人都有不同的過去,但是我們處在共同的現在,現在我們就要說服人民,我們要走向共同的未來。

所以簡單來講就是,我們政治還是分三個方面來考量:「國家的安全」、「人民的幸福」還有一個很重要的,「經濟轉型」。

事實上台灣在年輕人最關心的是低薪的問題,台灣除非經濟轉型,不然低薪的問題不能解決。因為我們過去都是在做加工。所以,加工是賺不到錢的,所以,唯有走向高附加價值產業才能夠出現比較高薪的工作。

所以我們這次選舉,原則上還是遵從中華民國的憲政體制。我們對內主張聯合政府、團結台灣,不應當一個黨上來把所有跟他不同黨全部都趕出政府,這會出問題。另外一個,我們是主張台灣自主、兩岸和平,所以這大概就是我們今年總統大選的一個主軸。

因為時間的關係所以今天就講到這裡。


提問

學生
我是台灣人,我現在就讀靜岡縣立大學四年級,然後我叫杜偉,我想請教一下市長,今天有兩個問題想請教一下市長,關於剛才台日友好這一塊已經非常,就是有被特別的點名出來,實際上就我所知在日本有很多大學是跟台灣有國際交流的,特別是現在這所早稻田大學是非常知名的,在台灣也非常知名的大學。但包括我現在就讀的靜岡縣立大學實際有跟日本大學、地方國、公立大學簽訂姊妹校的學校實際上是非常的少,在台灣,在地方也非常少見到台灣人這種留學生的階段。那如果市長在明年的選舉裡面如果有當選總統的話,請問對於目前現在既有的教育體系跟台日學術交流這一塊有沒有特別的想法?

第二點是如果這次的選舉是不小心失利的話,例如台灣媒體所說的柯市長目前的情勢,民調看來只有險勝這條路,我相信台灣人的未來會有巨大的影響,如果往不好的發展的話,請問市長還是會希望台灣人裝著快樂的活下去嗎?或是有其他想法,想聽聽柯市長的想法,以上。

柯文哲
第一點哦,他在講說在日本現在留學生很少,我跟大家講哦,未來十年台灣有 40 家大學要倒閉,因為我們台灣都招不到學生了,怎麼為,也不太可能有更多的學生到國外去留學,這第一點。

一開始,你剛才講說這個選舉的結果會怎麼辦?我要跟大家講為什麼一開始要講心存善念、盡力而為。其實這樣,我們保持一個信念盡力去做,但是我也要跟你講,當醫生不見得每一個病人都救得回來,但是並沒有因為這樣醫生就不去救人。

如果你是從台灣來的,你應該知道我很喜歡騎那個一日雙塔,就是一天要騎 520 公里,它本身就非常困難。其實一日雙塔真正的精神,就是在鼓勵所有的台灣人民,We can do something impossible,這是一個很重要的一種,你說他政治表演也可以,但是他就是一個 demonstration 一個示範。

一日雙塔。重要的是他一天要騎520公里,這是非常困難的事。

下一位同學。

學生
柯市長好,我是一個來自大陸的留學生,我想問您,現階段您的兩岸政策還包括兩岸一家親嗎?另外還有一個問題,您作為中華民國總統的參選人,您是否認為中華民國包含大陸地區和台灣地區?

柯文哲
第一點哦,兩岸一家親是這樣,我還是主張一家親比一家仇好,交流比斷流好,然後對話比吵架好。

所以我覺得是這樣啦,兩邊最重要是台灣跟大陸基本上我們還是同文同種,有相同的歷史、語言、宗教、文化,今天只是政治制度跟生活方式的不同,並沒有理由完全不來往,這第一點。

你是大陸來的,你怎麼會問我中華民國有沒有包含大陸地區?

學生
因為我認為包括。

柯文哲
你確定你回得去中國嗎?

學生
應該可以吧!

柯文哲
I hope so!

好,下一位同學。

學生
市長您好,今年選舉以後我相信。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在東京大學念博士,跟你兒子同校。我想問的是,選舉以後民眾黨還是會繼續穩坐第三黨,立法院,但是推動法案還是不足啦,委員的數量,您有怎麼樣的規劃、想推動怎麼樣的法案?特別是,你沒有辦法獨立去推動,你必須要跟政黨合作,那麼,你有沒有規劃?譬如說跟國民黨推什麼法案,跟民進黨推什麼法案,這第一個問題。

第二個問題就是,您是否擔心總統選情如果不佳,您在立法院的席次沒有辦法保持一屆、二屆,甚至更久?

柯文哲
其實按照目前台灣的政治體制,立法院最多只能制衡而已,事實上很難,其實我們現在台灣的政治體制是行政權獨大,而且是贏者全拿,毫無制衡,甚至連制衡的力量都很低,這是一個事實。

關於這個選舉結果,我每次都鼓勵我們黨內的人,講說,我們想想看民進黨成立四年的時候在哪裡?我們不到四年的時間變成這個樣子已經很了不起了!

所以常常是這樣啦哦,人因有夢想而偉大,所以就是努力的去做,我相信我個人對台灣年輕人都是一種鼓勵,因為 2014 年一個人這樣,我常說 2014 年是聯合民進黨打敗國民黨,2018 是二個黨都打敗了。所以我們 2024 要做的工作就是繼續打敗二個黨。

學生
市長好,我也是來自中國上海的一名留學生,研究計劃寫的是關於馬英九和習近平兩個人在新加坡的世紀會面,然後今年習近平在大陸開啟了第三個任期,並且將長期執政,預計他的對台政策也是長期性的,我想請問市長如果當選總統的話,會考慮和前總統馬英九一樣前往新加坡進行兩岸領導人的會談嗎?然後該怎樣繼續改善兩岸的關係呢?

柯文哲
作為一個外科醫生我們強調的是務實,所以你剛才問我說,要不要跟習近平見面,重點是要談什麼?要做什麼?目的是什麼?這才是重點,而不是為了見面而見面,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哦,兩岸之間是這樣,一定有爭執,沒有爭執的先做,所以我常在講說,文化上的交流總是爭議最少,你說我們來舉辦象棋比賽、圍棋比賽,這應該不太會有人反對。你說經濟上大家一起賺錢也可以,政治上就擺在後面談。但是,基本上我倒覺得是這樣,我們要先,過去在講九二共識,坦白講,我們要克服第一個問題是:我們到底有沒有共識要追求共識?這才是要先解決。如果這一關都沒有的話,後面都談不下去。

學生
柯 P 你好,我姓潘,我是去年早稻田大學台灣留學生會的會長,我 14 在師範大學讀書,我第一次在台北生活就是跟你一起,在你執政的台北市下長大,我覺得非常榮幸。所以我看了,你去美國巡迴的每一個影片,還有你成立 YouTube 以來到現在任何的訪問影片,到今天的演講也是,我一直希望可以問的一個問題是,我一直在關心台灣法治的問題,最近民進黨執政下的台灣,我們可以看到很多的詐騙案,像 imb 的事情,很多司法不公的事情,每次我在日本看到這些事情我都會非常的激動。但我在今天的 PowerPoint 裡面我還是沒看到你去論述你要如何做司法改革這件事情?

柯文哲
剛才這位同學非常激動,你知道啦哦,他問了一個很關鍵的問題,這也是黃國昌問我的題目,他說那些壞人為什麼不能全部抓起來?我說如果制度不改革,抓不完!所以,更重要的是,我們在 2020 年那場選舉有一個口號叫:台灣重開機 Reset,以我當,我去當台北市長的時候我就發現裡面的問題一大堆,可是怎麼清也清不完。所以一個方法就是from now, 從現在開始,不准再做奇奇怪怪的事情,這樣子,通常執政會失敗就是一上任就開始追究過去責任,然後你就發現你被陷在那裡面完全沒辦法脫身。

我講一個例子給你聽,我們台北市有一個地區叫大灣北段,裡面違反土地分區使用管制條例的房子有 1,678 戶。如果只有一戶這有什麼困難,就把它拆掉。那如果 1,678 戶,你認為他是怎麼形成的?所以只能說,就把它解決掉,從現在開始不行,然後去處理。

所以回答你的話,其實你問到了轉型正義,轉型正義的問題,如果你看過我的 YouTube 就知道,為了這一題我問過波蘭的華勒沙,他跟我說 #轉型正義三原則:解決現在的問題、預防以後發生、追究過去責任。他說重點是,順序要對。解決現在的問題,預防以後發生,最後才是追究過去責任。

台灣的轉型正義會失敗就是,一開始我們就把追究過去的責任當作一個政治工具來用,打擊政敵在用,所以後來就一塌糊塗,都做不起來,這也是華勒沙當面跟我講的轉型正義的重點。

所以你會覺得說,我們常常看到這種司法不公,我也同意啦,所以為什麼台灣要有一個重開機的機會說,從現在開始不行,一個新的政治文化要出現了。那如果過去的政治文化沒有改變,你問的問題永遠沒辦法解決。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