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Shao
JohnShao

John Shao

[逐字] 柯文哲,為了台灣的未來,你還想為這塊土地做什麼?

我覺得是這樣,要相信制度不要相信個人,所以我們對 8 年下來,我們還覺得我們很多事情,想做還沒完成。但是我覺得,我們要相信制度,而且更重要,為什麼我們要今天這個活動?向市民交班,向世代倡議

影片逐字內容,影片來源: 柯文哲 YouTube 頻道; 柯文哲,為了台灣的未來,你還想為這塊土地做什麼?;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bIkztYCFAM

柯文哲,為了台灣的未來,你還想為這塊土地做什麼?

當然當了八年的台北市長,有一些都做到一半的工程,那個是要繼續完成的,比方說 TOD 計畫、EOD 計畫、東區門戶計畫、西區門戶計畫、市場改建,還有公宅,我想這個大概在過去,大家都已經很清楚了。

你想為這塊土地做什麼?

所以,除了把我過去這八年當中做到一半的這一定要收攏,其實還有三件事情是最具前瞻性要處理:第一個,國土重規化;第二個,松山機場的遷建問題;第三,整個台北要智慧城市化的具體的做法。

重新規劃國土?合併北北基桃嗎?

事實上現在世界的趨勢叫 Mega City,目前這種所謂國家競爭,其實更具體的講是,城市的競爭。那所謂 Mega City 大概是一千萬人口上下,從宜蘭、基隆、新北,台北,甚至是桃園的北半部,這個大概人口會接近一千萬,這裡面有相當完整的產業鏈。那我們台北如果從地理上相關,我們叫首都生活圈。事實上這些人都是以台北為中心在進進出出。我們台北市戶籍人口大概 250 萬,白天在這裡出沒大概 350 萬。

隨便講一個,像基隆捷運,這涉及基隆、新北跟台北,這哪裡是這三個縣市,如果每個人都用到本位主義去討論就,做不起來。

再來社會住宅,的確啦,如果我們社會住宅蓋在台北市實在是太貴了,土地成本太高。可是如果蓋在捷運線上,以捷運站為中心 500 公尺,蓋大量社會住宅,然後,它是透過捷運站來台北上班,這個 Makes sense。

還有一個流域的管理,因為像我們淡水河為例。淡水河一邊是新北市一邊是台北市,難道你會說,這淡水河只有淹左邊或是淹右邊?不可能嘛。它的上游到石門水庫,牽涉到桃園市,所以我們翡翠水庫,水門要不要洩紅?桃園石門水庫要不要洩紅?這兩邊要講好,哪有各洩各的?

所以整個首都生活圈,理論上,最理想是同一個行政機構來處理,所以我們想過,第一步要做什麼?行政院成立一個首都生活圈辦公室,然後指派一個政委負責,把這些城市關於交通的、社會住宅的、流域管理的,還有都市計畫,這些先合併在那裡處理,然後在過程當中,讓這些縣市開始熟悉說,他們可以一起工作,共同來解決問題。也許時間久了,再把這個行政區法做完整的分配。所以我認為就國家商業立場來看,國土重規化,不僅符合台灣未來的前途,也符合整個台北市未來實際需要,而且,它是跨過台北市本會主義來思考。

遷建松山機場呢?那塊地能用來做什麼?

是通常是這樣,我們在考慮一個叫 Opportunity Cost 機會成本。松山機場存在的問題是,有沒有什麼方式可以去,去承接松山機場的功能?其實我跟你講,桃園機場是可以。幾件事情我來跟大家說明一下,桃園機場現在才兩個跑道,事實上它的吞吐量還可以再上升,吞吐量現在沒有辦法上升,因為它航廈不夠,所以如果兩個跑道下去,第三航廈蓋起來,事實上,它一年可以出入 1,000 萬,沒問題。還有一點是這樣,就算第三航廈蓋完,第三跑道做完,但是如何讓台北跟機場連通,更有效率?其實我常常講說,我們這個國家缺少這種長期規劃,如果當年高鐵,青埔站再往西移個五公里,問題解決掉了,從台北到桃園國際機場,只要 17 分鐘,而且每天五十幾班,這個問題就解決了。所以第一個,我們當年就失去了一個機會。

第二點,我們這個機場捷運線,我現在看過,想就是要給它太多功能,要讓它土地開發,又要兼顧地方的需要,又要兼顧機場的需要,所以後來就變得很奇怪。所以這機場捷運線,當年又沒有達到我們希望說,它是可以從連接台北到機場的功能。不過是這樣啦,還是有很多變動方法,比方說,武陽高架橋可以用它專車,也許十幾分鐘就可以從台北到桃園機場,如果這些都做起來,坦白講,松山機場是可以退場。

還有一個什麼?其實第三跑道一定要蓋嗎?明明在桃園機場的南邊,還有一條以前軍用跑道就停在那裡,你這一條不用,故意要在海邊再設一條,搞桃園航空城,所以為什麼會拖這麼久,所以絕對是這樣,松山機場理論上應該要遷建,但是松山機場要遷建,必須桃園機場能夠 take over。

松山機場退場對台北有什麼好處:

第一,限高解除,我們大概有 3,000 公頃是被,因為機場飛機起落,被限制高度的。所以線高解除的話,所以為什麼台北市在很多地區,根本不能蓋高樓大廈,我們只有在 101 這個地方,勉強可以蓋到 110 樓,我們台北市其他地方都只能蓋 10 幾樓,原因就是被松山機場限高。

再來,這個如果拿掉的話,我們台北市從總統府、行政院、立法院,要不要換個比較好的地方?還有是社會住宅,所有問題統統解決,因為那個地方有 8 個大安森林公園,有2.1平方公里。

所以,事實上如果可以釋出松山機場的土地,整個內湖的南半邊就有辦法建立那個,不管是橋樑或者是地下道,就可以解決問題。今天就是因為整個內湖,它出入要繞到兩旁,一邊自強隧道,一邊成功橋、成美橋,那整個南半段,這整條是被隔絕掉,它跟台北市是不相通的,這也造成今天內湖交通最大的問題。所以如果松山機場遷掉,還有一個最大的好處就是,一舉解決內湖的交通問題,讓整個台北盆地更容易發展。

原則上松山機場一定要遷建,但是在松山機場遷建,一定要跟中央政府做溝通,如何讓桃園機場可以更快的發揮它的功效。

智慧城市你也懂?怎樣做才不淪為空話?

智慧城市,每個人都把智慧城市掛在嘴上,那事實上台北市關於智慧城市有兩個主要的辦公室:一個是創新辦公室,就是在引進新的技術;一個是 Big Data Center 大數據中心。在這上面,其實兩個都有各自委員會,一個是智慧辦公室上面就是台北市的智慧城市委員會,這一組很強調新技術引進台北。可是我們現在已經叫一個 Data economy 數據經濟學,所以我們大數據中心上面有個資料資源會,它負責什麼?個資怎麼保護?資安怎麼處理?我

資訊,你知道,資訊化,e 化,它只是個工具,一樣水,水能載舟,水能覆舟,如果像中國大陸,它變成人臉辨識,你知道,這就是把科技做極權的使用。所以事實上,這一些都是工具,其實最重要還是心態,為什麼你知道,有人說台灣最重要的十個工作,十年後最重要的十個工作,有五個現在還沒出現。表示說,所謂的智慧城市,它最大特色就是變更不可預測。我每次講一個例子,你知道,我在 1986 年就台大學畢業,我當醫學系學生,也沒有什麼人工心臟,也沒有心臟移植,也沒有葉克膜,這些都後來才出現。所以最重要就是說,我們現在在講智慧城市,你要先確定一東西,它是不可預測,而且就是不知道。我們應該像 1492 年的哥倫布一樣,航向不可知的世界。因為未來是長什麼樣子,沒有人知道,在航向不可知的未來,我們要帶個羅盤。這個羅盤就是,我們要有能力去跟大企業請教,請他,問說, 你們覺得未來十年、二十年地球上會面臨什麼樣的問題?你們提出那些問題?有沒有什麼是需要政府跟你幫忙?恐怕用這種態度會比較容易解決智慧城市發展問題。

不管是 Google Apple,以前叫 Facebook 現在叫 Meta,我們台灣的聯發科啦,鴻海,你知道,甚至台積電,應該問他說,你們對未來的想像有哪些問題?政府,我發現,作為政府,你知道,我們連問問題的能力都沒有,我們恐怕只能在幫忙他解決問題。但技術問題他解決,我們就幫忙處理一些法規問題,所以有一次我問一個大老闆,你知道,我說你需要我們怎麼幫你?他說,你不要來亂就好了。他說,我們自己會解決。所以後來發現,你知道,政府不可以成為企業最不可預測的風險。

現在,那它叫 Meta Space,其實有一個概念就是說,我們能不能做一個 Digital Twin?就是說,在網路上設計一個元宇宙的台北市,然後很多我們的事業可以在裡面去做。因為這個可以,因為,任何一個新制度,其實社會制度,什麼制度,要上線,還是要做試驗,就好像新藥上市要做臨床試驗。但是這樣,這個網路世界它的變化太快了,不可能真的去實體去做試驗,所以要建立一個虛擬的台北市,然後很多試驗可以在裡面 Test,OK 再拿到真實的世界做。這個叫 Digital Twin。這個也是算是,台北在面對未來智慧城市的技術建設之一。

你說的這些別人沒想過嗎?為什麼「當前中央」政府做不到?

這個要很誠實的講,我有時候在演講當中,問台下的觀眾,我說,我講十大建設你想到誰?大家想一下,蔣經國,我說這就是問題所在,蔣經國以後,台灣再也沒有長期的國家重大技術建設。因為現在 2000 年以後,所有政府全部在炒短線,就是這一關先騙選票,下一關再換另外一個選票來騙。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基隆輕軌,基隆輕軌騙一次,基隆捷運再騙一次,問題是現在沒有搞定。因為我自己當市長就知道,我們的文官制度被破壞掉,所以我們這個國家已經失去了長遠的規劃,所以,不管國土重規劃或說南機場遷建,之所以沒有辦法做的原因就是,因為這個國家再也沒有人願意長期規劃。

我覺得是這樣,要相信制度不要相信個人,所以我們對 8 年下來,我們還覺得我們很多事情,想做還沒完成。但是我覺得,我們要相信制度,而且更重要,為什麼我們要今天這個活動?向市民交班,向世代倡議。就是說,我們要相信,眾人的智慧會超越個人的智慧,我們把對台北未來的想像直接告訴我們台北市民,然後他們都形成共識,將來不管誰當市長,這個大方向都確定,然後這個價值可以,這種政治價值可以繼續做下去。這恐怕才是最重要。如果一定要靠一個人去做第三任,第四任,那就是皇帝制了,這不是我們發展民主自由希望的。

這是柯文哲的想像,台北市民,你對你的城市有什麼想像?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