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Shao
JohnShao

John Shao

[逐字]【KP 國是會議】EP.9 智慧教育:打造台灣成為一個學習型國家

柯文哲提出智慧教育的概念,認為智慧教育可以解決台灣教育面臨的問題,並讓台灣成為一個更有競爭力的國家。智慧教育的核心是透過數位學習和人工智慧,讓教育更有效率、公平、均質、包容。讓每個學生都能根據自己的需求和進度學習,不受限於時間、空間和師資。它也可以讓偏鄉和弱勢學生享有與城市學生同等的教育機會。台灣智慧教育的發展應以政府與民間合作為主。政府應負責制定政策、提供資源,民間則可提供創新的內容和服務。

影片逐字內容,影片來源: 柯文哲 YouTube 頻道,【KP 國是會議】EP.9 智慧教育:打造台灣成為一個學習型國家,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XP4Gqscwvs

【KP 國是會議】EP.9 智慧教育:打造台灣成為一個學習型國家

Preview

教育,是要建構一個學習型社會的國家基礎建設,這國家基礎建設也不完全是由政府去推動而已,但是必須政府跟民間合作,然後我們最終目標就是建立一個學習型的社會,可以讓國家不斷地進步,這才是教育真正的目的。

歡迎大家來參加國事會議,我是柯文哲,今天我們要討論的題目是智慧教育。我們對教育要有一個重新的定義,然後在這個基礎之上來探討說,智慧教育應該怎麼做才叫做智慧教育。那也希望大家可以留言,我們彼此激盪應該可以產生更好的政策。

打造台灣成為一個學習型的國家

如果以總統的高度來重新定義教育,什麼叫做教育,它是一個建構一個學習型社會的國家基礎建設。

第一點教育是國家基礎建設,所以不管在怎樣的資本主義社會,教育在一個程度上要維持一種社會主義的精神,因為它是要求要普遍性。那高等教育是另外的,高等教育或許會牽涉到經濟的發展,高附加價值產業發展,它也許屬於一種拔尖的策略,但是就在國民義務教育來講,它絕對是一個國家基礎建設,應該由國家來負擔。

其實一個理想的教育應該是這樣,第一它應該是個人化的學習。因為我們要相信每個人都不一樣,那為什麼不一樣的人接受同樣一套教育沒有道理。所以我們在講說教育的目標是因材施教的,這個適性揚才。如果是這樣的話絕對沒有理由說,我們要推行一個填鴨式、統一的教育。所以理想的教育它必須是一個個人化的學習。

再來它必須是終身學習。以前一個人畢業一直到退休,也許 40 年間都沒有換過工作,目前的統計上看起來大概 40 年平均要換 10 個工作。也就是說,過去一套打遍江湖的時代大概已經過去。我還記得我在台大醫學系畢業的時候,那時候根本沒有心臟移植,也沒有葉克膜,後來我發現在 2014 年我離開台大醫院的時候,我還在學校念書的時候,念了藥理學那些藥,在我 30 年到離開台大醫院的時候,幾乎沒有幾個藥還在用。所以念的那些藥理學幾乎都沒有用。所以終身化學習,這總算也是目前我們教育的一個特色。

再來是跨域學習,因為過去什麼文科啦,理科啦,或什麼系,現在都是相當困難。因為我們整個在真實的社會,它常常是要跨域混合。

另一個叫社群學習。我還記得有一次,我的老師前面問我一個題目,他說,我們台大醫院,為什麼每個人都很強調個人主義,很難形成一個團隊的工作。我跟他回答說,我們從幼稚園開始,從幼稚園、小學、初中、高中、一直到大學畢業,從來沒有學習怎麼跟人家合作,有什麼理由他畢業以後進入職場,他就自動自發會有辦法跟人家合作?所以,社群合作,就是需要學習,他也需要一個課程來教大家怎麼合作。

另外一個是這樣,品格教育,其實品格教育更正確的講就是,一個人的特質叫 character,比方說我們有好奇心,我們有毅力,我們會比較正面,喜歡跟人群相熟,所有這些特質其實也在教育的過程當中去訓練才出來。

還有一點知識的傳授需要時間,其實品格的塑造也需要時間,所以在教育的當中還是要撥出一部分的時間來進行品格的塑造。透過數位學習它的效率提高了,所以讓學生有更多的時間空出來,去做品格的塑造。

數位學習就把那個課程設計成你需要 attention,注意力要集中一段時間才可以完成。透過這種耐力的訓練也可以建立他的自制力,而不會說看著,看著,看著,就開始去網路上這樣滑來滑去。

另外多元學習,比方說我們在跟學生教這種生命課程,就會不斷的拋出問題。所以他不僅在學習一個東西,在過程當中老師會主動的問他一些題目,這才激發他的好奇心,願意跨出那個領域再去看其他的東西。

解決臺灣教育困境的關鍵,數位學習

其實我們台灣教育要面對的偏鄉教育,雙語教育,國際教育,品格教育,實驗教育,創新教育等等,都可以比較容易的用數位學習來解決這些,要執行這些所謂面對的問題。

雙語教育,現在那個人工智慧的出現,你唸英文,那個老師可以直接回饋,你說你念的到底正確不正確?所以從這個英文發音的練習開始,到一些簡單句子的帶導讀,甚至到最後這種商用英文的書寫。這個用人工智慧的數位學習方式,很容易解決,很容易處理。所以這個雙語教育就可以比較有效率的執行,比較不受限於說,我們要培養很多雙語教育老師才能夠進行雙語教育。

偏鄉教育當然又是另外一個問題,特別在偏鄉教育的時候,因為學校小,我們不能期待一個老師什麼課程都會教,可是透過網路的數位學習,這個可以解決。

那我們現在國際教育你知道,如果我們要學生跟國際的學生交流,在以前是很難的,但是我想現在大家知道,拿出那個 Google 那個語音翻譯你知道,就算你完全不會講日語,你也有能力透過網路跟另外一個日本的同學溝通。所有這些在過去,沒有人工智慧,沒有數位學習,都是做不到的。

因此不管是偏鄉教育,國際教育雙語教育,甚至這種創新教育等等,這種智慧教育,可以讓這些都變得比較容易處理。

數位工具,實踐教育的公平與均質

2015 年聯合國發表的,永續發展目標 SDGs,它的第四項關於教育。它就說教育應該提供一個,公平、均質、包容的教育。

這公平你知道,就是說不會因為它的,不同的身份,不同的區域,或不同的社經狀況,而去給它不同的教育。那事實上我們台北市的酷課雲,在台灣已經有其他 13 個縣市,都跟我們有簽那個合作協議,所以台北市的酷課雲可以給台灣絕大多數縣市的學生,只要登記他的一些資料,就可以上來看這些,我們在台北市已經建立的酷課雲的上課資料。甚至全世界的橋校,一千多個也是用我們這個系統。所以很清楚的,我們要謀求一個公平的教育,如果不透過網路的數位學習,相當困難達到。

我也認為人工智慧,在未來的時間相當程度會讓數位學習變得更厲害。像可汗學院的那種,人工智慧家教。人家開玩笑說,等於你顧了一個蘇格拉底來當家教。 第一,他不會生氣,他不會疲勞,然後他又和藹可親。按照你的程度,按照你問的問題,他可以調整他的回答。所以等於會循循善誘,帶你去了解一個知識。

所以這種人工智慧,很顯然,革命性會改變我們學習的模式。

臺灣發展智慧教育的 2 大挑戰

那麼台灣如果要發展智慧教育,它面臨哪些挑戰?

其實第一個問題就是,誰來做?當然有人講說,政府不要干預太多,要全部丟給市場去處理。可是就實務上來講,要達到一個足夠的經濟規模,至少要五千萬人以上,整個教育才可以說完全丟給市場去處理。因為它一定要達到足夠的經濟規模,才能夠產生一定的經濟效益。像台灣在發展新創的過程當中,為什麼我們在台灣發展新創,還特別去找日本福岡的市長,去合作做新創的教育。因為台灣有兩千三百萬人口的國家,單單要發展一個新創企業,有時候都還不足以發展。所以還要連接周邊的國家,比方說日本南部,這樣它可以達到五千萬以上的經濟規模,會比較容易發展。

同樣的,教育。不然你會說,在中國大陸以外,用華語的這種人口有六千萬。但問題是,我就不相信台灣跟香港的課綱會一樣,所以就算你這個人口加起來,透過網路它可以連結到超過五千萬以上的人口。但是它因為課綱本身就不一樣,教學的宗旨也不一樣,所以它還是沒有辦法形成一個單一市場。所以純粹靠市場要來維持一個智慧教育,是有困難的。

那目前全世界看來看去,目前只有三個國家,可以純粹政府不要干預,就靠市場的運作,就可以讓智慧教育做得起來:中國、美國跟印度,目前這三個國家。印度,大概中小學的學生加起來就有 3.5 億,印度有一家私人的這個數位學習公司,BYJU’s,它大概就有一萬名的員工,那是因為它有 3.5 億的這種學生來支撐這家公司。那台灣,如果要用純粹靠市場的力量來推動智慧教育,技術上是有困難的,因為台灣並沒有那麼大的規模。那連結周邊講華語的國家,因為每個國家課綱都不一樣,所以我們台灣不太可能,我們的課綱跟香港或跟新加坡一樣。所以這又出現市場切割,所以在台灣的現況也這樣,純粹只靠市場的力量,要建構智慧教育是有困難的。

那第二個選項是,全部由政府來承擔,那我過去在當台北市長的時候,一開始我們的酷課雲也是由台北市長自己來推動。但是喔,政府做的東西,效率就是比較差,感覺這樣品質差了一點。所以是說,我們為什麼一直在,整個國家裡面,不完全都希望什麼事都政府來做。不過當時我們還是,率先推動,所以那個叫先求有再求好。所以政府先推動可以,但是要政府從頭做到尾,那個最後的結果會不好。所以事實上在我第二次連任以後,我們就開始找外面的機構來合作,比方說學習吧,比方說,均一平台教育基金會,那麼就算他們,沒有做什麼特別的事情,但是我們聘他當顧問,他來幫我們整個台北市的酷課雲做一些更新,點閱率就大幅提升了。大家有人會講說,那是因為這個 COVID-19 期間,遠距離教育學大量使用,讓他成長比較快。不過不可諱言的,我們自己看起來,品質還是有改善。

所以從以上三個的分析,純粹靠市場機制,台灣經濟規模不夠大。純粹靠政府做到最後,結果不會令人非常滿意。所以如何結合政府,非營利組織跟企業,大家去合作,也許這是在台灣推動,智慧教育最好的模式。

台灣智慧教育,也許一開始會從中小學的教育開始出發,但是最終他也要進入,跨域學習、終身學習,所以他在將來,也許慢慢的大家會養成,付費學習的習慣。當然不一定完全要付費學習,有些也是要政府去支持。不過不管怎麼樣,這種網路付費的習慣,也讓教育可以成為一個產業,也有助於整個智慧教育長期的發展。

教育恐怕也要產業化,才能夠走得更長更久。

另外一個是有關品格教育,剛才也講過,品格教育是需要時間。所以智慧教育也許可以,空出更多的時間來處理品格教育。我們常常說老師要做的工作,傳道、授業、解惑。這個授業,現在如果目前都可以用網路的數位學習,甚至加上人工智慧來取代。那麼老師就可以空出更多的時間來處理這個傳道跟解惑。我們要講,知識的傳播,靠目前的人工智慧這比較容易。但是在現階段,純粹靠人工智慧來教導品格,我認為還是有一點困難,也許在一百年後或幾年後,這個機器人會跟真人差不多,可以進行品格教育,也許會有那一天。不過在現階段,人工智慧主要還是在知識的傳授,但是這種品格訓練還是需要老師花更多的時間來處理。也因為這種數位學習的出現,讓老師可以空出更多的時間來進行品格的教育。

教育的目的是提高整個國民的素質,台灣面對少子化,所以每一個人都變得非常寶貴,所以我們必須讓我們的教育更有效率,可以讓每個平均國民的教育成績都變好,讓國民的素質提高,這也是解決我們台灣少子化的問題。所以既然人口不夠了,我們就要透過教育讓現有的人口素質更高,這也是我們台灣的,在面對少子化一個很重要的出路。

臺灣發展智慧教育的 2 大策略

現在我們來談,台灣智慧教育的發展策略。因為台灣太小,不足以支撐完全的市場化去來推動智慧教育。純粹靠政府,又怕他的成果不能讓人家很滿意,缺少競爭力。所以最好還是公私協力,所以就是政府加民間一起來發展。

不過在政府有一點很重要,教育,特別是智慧教育,不是只有教育部的事情,它還牽涉到數發部,牽涉到國發會,甚至交通部,為什麼?整個全國校園光纖網路的布建,這個恐怕要交通部的合作。那,這種國家數位發展,還是有數發部,也有國發會。所以很重要一個概念,你知道嗎,教育不是只有教育部的事情,它是需要政府跨部會來合作。

那在民間這一邊你知道嗎,我們認為民間,它比較有靈活,有彈性,它也比較不會制式化,可以讓這個教育帶來更多的可能性跟創造性,那我們也非常鼓勵,這個教育,不管是這種企業的贊助或是產業的發展,都可以合在一。,因此台灣智慧教育的發展策略,必須是政府與民間一起合作。

另外我們在醫學,有一個名詞叫,Evidence-Based Medicine,就是以證據為基礎的醫學,我在當小醫生的時候,常常我們的老師可以說,憑我的經驗,憑我的什麼,但是到我們的時代,都不行了,要憑這個,目前已發表的數據當基礎來決定我怎麼治療病人,所以我們叫做,Evidence-Based Medicine,以證據為基礎的醫學。其實在教育也是一樣,叫 Evidence-Based Education,就是說,教育政策的制定還是要有證據當作基礎。所以我們必須讓教育有關的數據,更公開透明,然後大家可以真正去面對問題,來決定台灣怎麼發展。所以比方說,到底我們整個,台灣教育的,如果以這種聯考成績來計算,到底在每個縣市狀況怎麼樣。當然我也知道這個數據公布出來,大家很多人會覺得不愉快,或是說,Uncomfortable。但是終究我們還是要面對問題,所以我們也希望說將來在制定教育政策的時候,它是有科學的基礎,有數據來當作依據。

另外我們要及時回饋,我們過去在學習,也許一個月考個個月考,然後老師跟你講說,你這個學期學習成績很差。我想,這不是我們要的。透過這種人工智慧,你任何一個學習,馬上就可以回饋,讓你馬上可以去做調整。所以它可以讓整個教育,變得更有及時性。所以人工智慧可以讓這個,學習的成果,馬上可以顯現出來,馬上做調整,我想這可以讓整個教育變得更有效率。

我們相信,眾人的智慧超越個人的智慧,而眾人智慧的提升就是要靠教育,而智慧教育可以讓教育更有效率,不管是個人化的學習,終身的學習,跨域的學習,國際教育等等,都因為智慧教育的出現,讓它變得比較濃烈。最終,我們要是給教育做一個全新的定義,教育是要建構一個學習型社會的國家基礎建設。這國家基礎建設也不完全是由政府去推動而已,但是必須政府跟民間合作,然後我們最終目標,就是建立一個學習型的社會,可以讓國家不斷地進步,這才是教育真正的目的。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