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45 articlesIn total 60795 words

關於散亂

Sharola

在傳統佛教裡,一種主要鍛鍊注意力的方式是奢摩它(śamatha)。透過帶領者介紹的方式,不同的修驗者大體上在走奢摩它之路時,會經驗到大體上類似的經驗。雖然說這些經驗並不具必然性-亦即,不一定會經驗到這些;然則,這些經驗通常有個出現的次序。慢慢地,這些修驗者的經驗被集合成一張圖,並...

關於喜悅

Sharola

當代有一種不快樂的形式:我們感覺不到快樂,生活瀰漫著普遍的無聊。並且從這個景況延伸出一個對許多人而言是個問題的疑惑:「我要怎麼開心起來?」旋而,試著尋找著如何讓自己感覺到喜悅的方式。我們可能開始從某些媒介中試圖取得快樂,比如說抽煙、飲酒、性關係;或者對某些符合社會規範的行為上癮,例如工作、攝影、買股、八卦他人等等。

個案的一個目標,是增加整體連貫的流通性

Sharola

隨著個案進行的數量漸多,我現在比較能清楚的說出,我所進行的工作至少有一大部分是促進流通性。什麼是促進流通性?可以略分的部分大概包含了幾項,一個是排除堵塞,另一項則是增加系統中耗弱之處的能量,同時針對徵狀本身工作,比如說排除產生廢熱的原因。舉個例子,心神耗弱是一種綜合不同種情況的個...

關於慈悲

Sharola

我們平常談論慈悲的時候,聯想到的多是道德式的慈悲,並且比較容易跟某些行為連結在一起。最常見的一些對慈悲的認識,像是放生、說好話、做好事等等「正面」的行為。在某個層面上,我們的確可以說這些是慈悲-一種俗民式的慈悲。這類慈悲有時會變成道德式的譴責,比如說「那個人做了那麼多壞事,怎麼不早點去死?

「我想要什麼?」

Sharola

這個問題我們常常在個案中遇到,除了常見的「所採取的行動與目標相違背」這個原因以外,我想另外提出兩種我認為有價值的觀點。

讓內心的聲音自由

Sharola

當我們最深處的傷被看見,痂就會脫落,陳舊、固著的人格就會開始鬆動。我們會開始意會到:原來我不需要如此用力地抵抗自己,或者防衛外界。原來生命有著這種簡單的樣態。願這篇能給予某些人支持,或者慰藉。

納入父母的不完美

Sharola

在我們裡面的孩子有一種渴望:父母是完美的,不好是因為我不好。然而,當我們真實地放下這些渴求向前走,看見過去的已經過去時,生命中的困頓才可能被超越。

關於正念的另一種觀點

Sharola

這裡提及一些關於正念的不同觀點。正念有別於超覺靜坐(TM),比起靜坐,正念更像是透過智慧來重新觀看「我」這個被持續使用的詞彙,而這份智慧也是佛教的核心觀點。若將正念與靜坐畫上等號,那其實太過縮限了透過正念擴展生命的諸般可能。

1

為生命中所謂的小事祈願-安心當下的小技巧

Sharola

重新讓自己安頓,並不意味著我們不再去做任何事;相反地,當我們帶著安頓的內在態度做好那些所謂的小事-打掃、乘車、走路、說話;或者,感受著這個世界的流動-風的吹撫、陽光的照撫、空氣的溫度、周圍的空間,這就是調頻至祈禱。而能夠全然地臨在在這些小事中,就是在每一件事中體現愛的質性。

對於愛的誤解可能引發盲動

Sharola

我在給的其中一種個案稱為SRT,而在給個案的過程中,我滿常發現,在許多人意識的深處,常伴隨著某些對於愛的恐慌、誤解,或者幻想。這篇是簡單描述一下這個過程。

【工商】三月個案預約及個案內容介紹

Sharola

這就是一篇幫自己廣告的廣告文,先寫在摘要處註明。

關於愛自己的一種反思

Sharola

「愛自己」是這個時代的一種主流觀點。然而,「愛自己」本身就阻礙著愛的自湧動被留意與覺察。當我們能從「是否愛自己」這種判斷之中放鬆下來,我們就從該如何面對自己的慌亂之中放鬆下來,愛的湧現也就更容易被發現。

書記:《歸零,遇見真實》

Sharola

拜印刷工業與傳媒的演進,以及文本傳播門檻的降低,我們越來越容易接觸到不同教派的宣教、大修行者的演講,或者種種通靈訊息。我們或者會在其中看到一名大修行人從某個境地出發的講述,比如克里須納穆提常在說的「開始的就是最後的」;或者,我們可能接觸到種種的通靈訊息,比如克里昂、賽斯、奇蹟課程等等。

從身心安康的觀點看待個案與諮商

Sharola

我一直滿想推這種觀點:個案、諮商、諮詢、按摩,或各式各樣的洽談,只要這個方式對自己有支持,並且能協助自己持續良善或整合,就試試看與這名與人工作者定期、定頻接受個案一段時間。這往往也能夠支持一個人穩定和內化從個案中獲得的資源。除此之外,這種固定頻率的接受,也比較能夠發揮個案的long-term effect。

界線與中立的應用

Sharola

界線通常是我們那僵硬的自我防衛外界的方式。當一個人帶著臨在的品質開始與自己接觸時,我們生命中長期的防衛會軟化下來,那些生命的傷也有機會得以消融。中立,是我們得以回到臨在的一種基本品質。這篇便是試著描寫這種中立的品質。

在內臟上工作可能鬆開內部長存的緊張與情緒

Sharola

內臟-特別是腹腔的內臟-可能常是我們疏於照顧,或者過度照顧的地方。我們最常在內臟上感覺到的,通常是緊張感或焦急感。然而,內臟其實有很細緻的品質。

中線與整體式轉換

Sharola

中線是每一個系統的中心準則,也是所有生命賴以依歸的中心感。這種中心感永遠不會消失,只是可能因為種種日常生活的經驗,或者過去事件的持續影響,使得這種核心的穩定感變得模糊。這篇便是試著在描寫BCST中一個重要的面向:使這種核心的穩定感重新浮上檯面。

惰性inertia

Sharola

在 BCST 的取向中,協助系統消融惰性(inertia)對系統的影響,是 BCST 的一個主要目標。我想透過這篇更多描述這個過程,以及一名 BCST 的執行師,在個案中的定位是什麼。讓我們先從一個故事開始看起,這個故事是BCST執行師法蘭克林‧席爾斯(Franklyn Sills)的真實經驗。

《淚湯》-這一刻,我們學著慢慢告別

Sharola

這不是一本教我們什麼是哀悼SOP的書,而是陪著我們一起哀悼,一起好好說再見的書。這本書讓我們學習著,怎麼用慈悲的心來陪伴自己。

什麼是生命動能取向頭薦骨 BCST?

Sharola

這篇是我給個案將近四年後,逐漸經驗到這個取向的奧妙所在。然則,有太多經驗難以言說,只能意會。BCST 中那種深邃而恆在的神秘只有透過經驗,才可能理解。然而,由於「頭薦骨」三個字是比較難直接從名稱看出是什麼的個案。有鑑於此,我依據自身的經驗寫了一篇介紹文,希望能更釐清頭薦骨個案是什麼。

感官的統合-靜坐時會出現的超越感官

Sharola

這篇是用來記錄一下,自己在靜坐時體驗到的超越感官的感覺;同時,也是講述什麼是超越感官。

關於王力宏整起事件的一點小想法-思路的整理

Sharola

這次事件引起我滿大的好奇:為什麼群眾會對這起事件這麼感興趣?這起事件怎麼吸引目光?於是,我試著將自己在這次事件中看到,以及透過詢問他人而得到的答案串起來,以下是文。

施泰納談論中樞神經系統過程所產生的一些雜想

Sharola

在讀施泰納(Rudlof Steiner,華德福的創始人)在這本書裡講述腦神經系統的內容時,我有一些新的想法出現。這篇文章便是用來記錄與整理這些新的想法。

《擁抱陰影》書記:生命的平衡

Sharola

榮格學派是個富含複雜意涵的學派,集體潛意識、原形、個體化、人格類型等概念皆出於此學派,並由此延伸出許多不同的深度心理學工作方式。在許多繁複交錯的概念中,一個重要的概念是羅伯特.強森在《擁抱陰影》一書中所提及的陰影。擁抱陰影:從榮格觀點探索心靈的黑暗面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所展現出來的那...

重新建立碰觸

Sharola

另一項在 BCST 的領域裡佔有核心地位的要素,是溫尼考特(Winnicott)所謂的涵容環境(holding environment)。在客體關係理論裡,涵容環境是指主要照顧者能提供並維持一個得以使孩子得到足夠安慰、回應與安全感的環境,並協助孩子將這種安全感內化到自我感中;這個...

生物動能取向頭薦骨的緣起

Sharola

一切或許要從史提爾(A. T. Still)與他的整骨學院(the university of osteopathy)開始說起。A. T. Still史提爾是外科界的奇才,或許可以說,如果沒有史提爾,就沒有今天的整骨學,以及後續相關的種種工作,如拮抗鬆動術(strain-coun...

不再試著修補生命

Sharola

在生物動能取向的頭薦骨(BCST)中,會以慣性模式(inertial pattern)稱呼那些持續限制住身體展現自身的種種過往,BCST的主要工作向度,也是試著消融種種過往影響的殘餘,並支持身體能更完整地展現自己。然而,慣性是什麼意思?舉例而言,當一個人曾經遭遇過車禍,被撞擊的那...

孤味 - 那些品嘗過才知道的箇中滋味

Sharola

常見的好萊塢電影會有一種特性:情緒飽滿,就如同一張畫作一定要讓所有空白處都塗上顏色一樣。這樣的電影看完後,通常會有種泡在很強的張力場裡面的感覺。然而,感覺來得快,去得也很快,飽滿過後,常只剩過於喧囂的寂寥感。相較於這些情緒飽滿,張力也強的片,華人電影圈會給我一種相對不同的感覺。

靈性反應療法的基本介紹(3)

Sharola

常在SRT中遇到的另一種個案,是好像卡在某種狀況中很久,某個想法會強迫性地出現,或者覺得自己好像什麼能做的都做了,卻還是感覺好像差一步,像是差了某個層面的個案。這也常會伴隨一種情形:有某些感覺好像從小就在,可是不論我怎麼找,就是找不到原因,好像是無來由的跑出來,然後持續運作著。

靈性反應療法的基本介紹(2)

Sharola

在做SRT的時候,很常遇到因為處在混沌不清、想要弄清楚自己發生什麼事,而來接受個案的人。而通常做到後來,會發現這種混沌不清的狀態,其實是好幾個層面疊加起來的結果。而通常這些結果,會有很大一部分連接到一種根源性的傷,根源性的分離創痛。常見的情形是,基於某種原因,我們產生了跟整個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