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ausewitze

一个威权主义下的人文主义者

0721暴雨随想

我们的命运是共同的

深夜,和朋友们通完电话。难过、抑郁、震惊、悲伤充斥了我们的头脑,郑州地铁里的那些事,就发生在我们这些手贱搜了视频的人眼前。如果说,2020年的除夕我们的愤怒是更多的针对官僚,那么现在我们更多的是无力,深深的无力,天灾就这样蹂躏着人们!就在之前,民族主义的信众仿佛不把印度的焚尸坑里燃烧着的,当作同胞,不把被骑死的黑人当作同胞。然而天灾可不管人类这些细小的区分,转瞬间降临在一亿河南同胞身上,这一次,地铁里被淹死的、山洪中被冲走的,地陷中消失的,这总算是与我们一样的人了吧?每天在为儿女、工作、买房操劳着的人们,有钱的人、没有钱的人,喧嚣的人、沉默的人。


气候变化,我们小时候科学家就在谈论,而后政客不理不睬,它的存在被刻意抹杀了,在读大学之后,我们甚至只能在科学杂志的首页才能看到一些评论。澳洲的山火蔓延,亚马逊的雨林已经陷入不可逆的退化,许多资源即将耗尽,气候的不稳定也超出了想象。


我们这个时代,浪漫主义已经成为了过去时,再也没有那么多空间,让我们去肤浅地追求光荣、梦想、富裕,人类的命运交织成了一片整体。人类若想继续生存下去,那必须用团结、科学和平等来铸造新的世界。


按我们现在的秩序,奴役将会彻底显现,不断有人成为奴隶,而位居高位者,在可供他驱使、代替他死亡的奴隶耗尽之前,决不会关心丝毫所谓人类整体的命运,而奴隶耗尽之后,缺乏生存技能的他们,也会一同化为尘埃。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