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学州、新京报与媒体批评的艰难

Clausewitze

我倒是觉得方老师作为媒体业内人,本篇文章的重点是认为不能忽视对于系统和系统作用的反思,就像“苏联体制也造就了斯大林”的观点一样。而且就文章而言,讲得也相当浅显,更多的提供一种视角,并没有深入探讨。

就我们所见,新京报是越来越烂,但它的堕落是有原因的,探索他背后堕落的原因也是很重要的。

再者,指责记者个人道德的沦丧是必要的,但是把这个当作问题核心,未免也看的过于简单了。学者所需要关注的是一种趋势,就像二战后,阿伦特提出观点“德意志道德的沦丧”,在历史的脉络里寻找德国纳粹的根源,而不仅仅是个别纳粹道德的沦丧。寻找问题背后更为深层的脉络,恐怕是学者的本职工作和必须要背负的责任。

另外,方老师毕竟不是道德学家、不是伦理学家,让他去指责道德问题未免太过跨行,也不一定能说清楚,光讲这些也不多他一个。

姜克实:有关“南京大屠杀”的历史记忆和研究现状——写在南京事件84年之际

Clausewitze

我们永远在呼唤去政治化,然而一切又是那么难。另外国家对于南京城、她的市民和大屠杀的事实又是纯粹利用的态度,一切都是渲染的。

湖南女教師與黨唱反調被送精神病院 未婚夫遭公安問話暗示其強姦精神病

东北限电:无责任的悲剧

Clausewitze
ReplyAccount Archived

这就得谈谈指标治国的本质了,大部分时候指标真的很随意

Clausewitze

想多了,这次就是指标导致的,全国发电量已经从峰值降下来很多了,甚至电都卖不出去。这次纯粹是上面给各省按原有用电量按比例压指标,其他省因为工业用电多,还就限制一下工业(然后像温州印刷、广东电子这种产业也已经出现很多企业无法兑付跑路的)。东北由于本来工业用电就少,只能限制民用乃至一般市政用电了,纯粹就是指标治国搞的人祸。

我不吃人血馒头

Clausewitze

说到底为什么那么多人跟节奏?

因为没有东西可以信。

为什么没有东西可以信?

因为不允许自我判断,只允许接受。

你看看前段时间的豹子、江豚,傻子都能看出来的事情,官方最后讲什么话?

总之,欺骗、沉默和强制遗忘是不能翻的基本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