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wn

一个多余的人,喜欢写过期的日记。

挥刀自宫的写作|一个书生的梦想

对于我这样潜在的异议人士,挥刀自宫,练就自我审查的神功,是在墙内写作的前提。

书报审查制度异常严厉,写寓言已不再安全,有志于“创意写作”的书生开始尝试科幻题材。当然,挥刀自宫依旧是一切写作的前提,每个字都要很小心,心里想的是“明朝末年”,落到笔下就变成相对温和、中性的“明末时期”。

几乎不再有人靠创意写作为生,那些誓死要写出巨著的年轻人,已步入中年。他们最好的时光献给了与写作无关的工作,或看似有关,其实却在侮辱“创意写作”四个字的工作。

中年伴随着视力下降、写作灵感衰退等危机,有些书生一年到头都写不了一千字,可耻地突破了“哪怕只写几千字”的底线。

文学是最没用的,谁又在乎一个书生的梦想?国家空前强悍,愈发凸显个体的渺小,政权的机器隆隆作响,淹没一切。书生最好的出路,莫过于成为机器的一部分,比如做一颗螺丝钉,与机器共鸣。

必须把创意写作梦深深地埋在心底,像埋葬初恋情人那样。

备注:本文曾在我的微信公众号发布,此处略有改动。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一个虚构的梦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