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wn

一个多余的人,喜欢写过期的日记。

没人付费的笔译|在纽约流浪(前言)

(edited)
700多字的前言,耗时一周写成。
最新一期的 Harper’s Magazine

Harper’s Magazine 是一份创办于1850年的美国文学月刊,至今仍在连续发行,我曾是它的付费读者,以40美元/年的价格订阅了两年(2014-2016)。我通过 iPad 应用程序接收电子杂志,可以不受限地访问它的网站,下载往期精彩内容。除了文学,Harper’s 还覆盖政治、文化、金融和艺术等诸多领域,它聚焦美国国内事务,很少刊登涉及中国的文章。

必须承认,我订阅 Harper’s 只是一时冲动,我不是它的目标读者,它的大部分内容对我也没有吸引力。短暂的蜜月期过后,我几乎放弃阅读每月更新的杂志,将目光转向 Harper’s 的“档案馆”(Archive)。我陆续下载了几十篇 PDF 格式的短篇小说和散文,作者包括 Alice Munro、David Foster Wallace 和 Isaac Bashevis Singer,其中两位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我的美元没有白花。

1956年3月,Harper’s 刊发了记者 Edmund G. Love 的 Subways Are for Sleeping (https://harpers.org/archive/1956/03/subways-are-for-sleeping/),一篇五千多字的新闻稿,写作对象是一位受过教育的流浪汉。2015年某个时候,Harper’s 在其网站首页隆重推荐此文,称它是“创刊以来最好的文章之一”。那时我还有工作,我在办公场所将文章用 A4 纸打印出来,如饥似渴地阅读,并且萌发将它翻译成中文的念头—拖了七年才付诸行动。

我听到了内心深处的呼召,这篇文章还没有中文版,它的翻译非我莫属!陷入永久性失业之前,我二十多次换工作,移居了近二十个城市,那些年我看似在打工,其实是在流浪,翻译流浪汉的故事我有天然的优势。

作者 Edmund G. Love 曾因付不起房租而睡在纽约的地铁上,获取了关于流浪的第一手资料,他在1958年出版同名书籍(我准备翻译的文章相当于“专辑同名主打歌”),讲述鲜为人知的流浪故事,在美国引起轰动。

我的流浪经历足够写一部属于自己的《荷马史诗》,可是我的写作速度太慢,数百字的前言就要写一个星期,挑战长篇巨著未免自不量力,还是先完成几千字的翻译任务更具现实意义。

2022年11月23日 封控第三天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没人付费的笔译|被妻子抛弃的男人

一次没有人付费的笔译|会讲故事的艾萨克·辛格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