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bolun
shenbolun

想让你追我。

坚果兄弟 | 重金属乐队的夏天:寻找1000个大众评委

替我坚果的兄弟转一发

内容摘要

  1. 因没多少人关注比雾霾更严峻的重金属污染,他们搞了个“重金属乐队的夏天”;
  2. 从净水器、环保基金到各大武林门派,他们找赞助被拒绝的过程,都可以拍成一部喜剧片了;
  3. 小壕兔水污染事件:从5万块赞助起步,最终推动当地政府花1个多亿解决部分问题以及更深入的社会连锁反应;不止2000倍的社会回报,让这5万块的赞助,可能是最成功的赞助之一;
  4. “重金属乐夏”:计划调研11个乡村,相当于11个小壕兔;
  5. 寻找1000个大众评委&寻找1000个有种的人:为每人邮寄一份被调研乡村的种子,每人支付399块,共同支援重金属乐夏。


01

因没多少人关注比雾霾更严峻的重金属污染,他们搞了个“重金属乐队的夏天”

中国轰轰烈烈的工业化进程造成土壤污染这个危害农村生活和健康的"噩梦"。中国水稻研究所与农业部稻米及制品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2010年的研究称,我国1/5的耕地受到了重金属污染。国土资源部曾公开表示,中国每年有1200万吨粮食遭到重金属污染。中国环境监测总站资料显示,我国重金属污染中最严重的是镉污染、汞污染、铅污染和砷污染。

——南方都市报


2018年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的研究表明,我国耕地土壤重金属点位超标率达21.49% ,较2014年的《公报》增加了2个百分点。20多年间绝大多数重金属元素污染比重呈上升趋势。

——界面新闻


重金属污染无异于一场噩梦,多年来,儿童血铅事件、毒大米事件以及全国各地癌症村事件频发,给乡村带来了苦难。与此同时,重金属污染多发生在没有话语权的乡村,具有高度的隐蔽性,在今天“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国策之下,环境污染问题在很多区域依然是极为敏感的话题,信息被遮掩,污染事实无法被公开,公众知情权得不到充分保障。

2021年春夏,他们计划前往中国11个省的11个被重金属污染的乡村调研。根据调研报道作词,邀请重金属乐队前往11个乡村进行巡演,让重金属关注重金属,让被遮蔽的残酷被更多人看到,并联结更多人参与进来——这个艺术项目名为“重金属乡村巡演2021”(又称“重金属乐夏”),他们期待通过直接行动推动相关部门和企业对11个受重金属污染的乡村进行治理修复,更期待整个社会关注到比雾霾更严峻的重金属污染问题。

原计划2021年3月4月调研完成,5月6月重金属巡演。但因找整个项目的赞助太难了,进展艰难并缓慢,目前才完成3个乡村的调研。让一群游离在商业之外的行动者去找赞助,这过程比做项目更难。



02

从净水器、环保基金到各大武林门派,他们找赞助被拒绝的过程,都可以拍成一部喜剧片了


➦ 找净水器品牌:

他们对项目很感兴趣,然后拒绝

整个净水器行业也是重金属乐夏项目的直接受益方,按理说他们有动力进行赞助,也会提升他们的品牌美誉度。

满怀期望和净水器品牌A沟通

继续满怀期望

和净水器品牌B沟通,聊着聊着就没下文了

继续满怀期望

和净水器品牌B沟通,聊着聊着就没下文了


➦ 找环保基金:

他们找了好多家基金,几乎都不敢参与


➦ 找油焖大虾:

感兴趣,但要先帮他们发明一款新品

于是通宵干活,想了N个方案,其中有一个方案是为油焖大虾注入威士忌,让虾喝酒放松下,这道菜可以取名为“放松虾”。“进食现场,举行非常有仪式感的注射,盛酒容器华美,餐具未来感强烈,员工身着“眩晕2046”制服,现场为每只油焖大虾注射……名为“金线油焖大虾”或“放松虾”……”

让艺术家去发明一款新的油焖大虾产品,也太难了,最后这款产品还是没有通过……




➦ 找武林各大门派:

少林说“能力有限”, 青城表示“愿尽绵薄之力”

碰壁多次,他们继续想如何找赞助。有一天他们聊到武林中人,“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或许尚武更尚义的江湖人士对他们的项目更感兴趣。于是,他们联系了武林各大门派。

和少林沟通

少林寺说自己能力有限,不会掺和


和武当沟通

武当会馆-疫情影响两年没招生了 (1)

和峨嵋沟通

峨眉山慈善基金会-欢迎致电感谢对公益的支持但是打不通

和青城沟通 —— 唯一的好消息!

青城山-希望能尽到绵薄之力

青城表示“愿意尽绵薄之力”,但需要时间集体决策……



03

他们之前做的项目

小壕兔水污染事件:从5万块赞助起步,最终推动当地政府花1个多亿解决部分问题,以及更深入的社会连锁反应

不止2000倍的社会回报,让这5万块的赞助,可能是最成功的赞助之一


事件背景

小壕兔乡蒙语意为“不大的水草处”,陕西内蒙交界处(属于鄂尔多斯盆地),全乡500多平方公里居住了1.5万人。小壕兔位于毛乌素沙地,与土层相比,沙层基本上是没有防污性能,污染物更容易直接进入地下水。跨省污染小壕兔的煤矿有3家(2010年开始采煤),中石化华北公司开采天然气过程中持续污染小壕兔(2005年开始钻井),当地环保局在针对当地村民投诉饮用水污染的回应中也承认地下水铁锰超标。多年来,村民上访,向乡里、市里反应,打环保局电话,都没有任何效果。


最初5万块的赞助方

每次跟朋友说起赞助方不是搞环保的,也不是搞艺术的,而是松哥油焖大虾赞助的,大家都觉得这个事情挺好玩。顺便提一下,2015年在北京做“雾霾砖”也是他赞助的。


小壕兔水污染事件

发生了一系列故事


A

针对饮用水污染:他们发起“农夫山泉超市”

随后上了微博热搜


B

“农夫山泉超市”展览第14天,被有关部门查封,

于是他们发起了一个移动展览

展览第3天,又被有关部门以“没有进京证”扣押车辆


C

针对志愿者被抓:发起环保英雄评选

志愿者吴彦荣于7月14日被跨省抓捕,7月21日取保候审。8月16日,民间举办首届小壕兔环保英雄评选,奖金6666元。志愿者吴彦荣高票当选


D

针对煤矿跨省倒垃圾:

发起“为煤矿董事长众筹机票,千里飞上海学垃圾分类”

随后,煤矿所在的图克镇把垃圾全部拉走,给被偷倒垃圾所在地的掌高兔七组赔偿21万,并承诺给小壕兔掌高兔村修一条6.3公里的水泥路


E

针对盐碱地:发起为“大海再加点盐”

计划收集并熬制出盐碱里的盐,然后撒入大海。

后续,煤矿计划花三年时间为盐碱地进行治理, 为受损害的村民赔偿了约百万。


F

针对跟踪:发起躲猫猫计划

他们在当地被煤矿的人24小时跟踪。后来,发起“躲猫猫计划”,根据网友提供的地点进行躲藏。公开发起之后,停止跟踪



媒体报道

针对小壕兔水污染事件,新京报、多维、搜狐极昼、NGOCN、南方周末、南方人物周刊、三联生活周刊、澎湃、纽约时报、路透社、法新社等国内外几十家媒体持续跟进。


当地政府治污

A、调查期间,中石化停止钻井;B、三个涉事煤矿停产整顿(全面加强蓄水池防渗处理);C、花一个多亿打深水井、铺水管、治理等。



04

“重金属乐夏”

计划调研11个乡村,相当于11个小壕兔

可能是近几年社会回报最高的项目之一



“听重金属音乐,喝重金属水”

——用重金属音乐推动重金属污染


这个时代还有重金属精神吗?这个时代还有音乐真正关心民间疾苦吗?这个时代谁在为不公遭遇而愤怒?谁在为弱者抗争?谁还相信音乐的真实力量?

2021年,他们计划筹备一次真正的音乐节,邀请重金属乐队前往11个被重金属污染的乡村演唱,面向大地上的真相与大地之上的人。在目前的情况下,他们极有可能遭遇种种荒谬行径,不可抗力或更多未知。但我们相信,这一切并非徒劳……


有人称:

这TM才是真正的金属音乐

这TM才是真正的乐夏

中国不缺有名声有技艺的乐队,缺的是跟现实生活、跟社会问题紧密相连的乐队,缺的是对这片土地的理解,对苦难的敏感,对体制的警惕,对权力的不妥协。

为此,他们发明了一个新词:田野重金属——基于田野调查并介入社会现实的重金属音乐,称之为“田野重金属”。

2018年佚尘乐队在小壕兔演出,大朋拍摄

目前进展:已调研3个乡村+ZiBo火锅鱼项目

已调查的三个乡村的重金属污染都触目惊心。ZiBo火锅鱼项目是重金属的号外项目,关注发生在城市里的重金属污染,新京报视频被和谐、主流媒体噤声,但相关视频在微博上阅读过千万,当地政府承诺建厂处理污水,山东省环境督导组目前正在当地调查……



05

重金属乐队的夏天

寻找1000个大众评委

寻找1000个有种的人

为每人邮寄一份“春天”的种子

每人支付399块,共同支援重金属乐夏

邀请你成为重金属乐夏的大众评委

——为排污企业和地方政府打分、监督

“乐队的夏天”大众评委,为所有参赛乐队打分。

他们不一样——在他们所调研的11个重金属污染乡村被媒体曝光后,他们邀请重金属乐夏的1000个大众评委,为11个被重金属污染乡村的排污企业和地方政府打分。1000个大众评委,是1000个民间监督员,一起推动问题解决。

他们将建一个“重金属乐夏大众评委群”,方便打分监督,方便更新项目进展。

你还将获得001:艺术作品

——为你邮寄一份被调研乡村的种子,名为《有种》

欢迎你支付399块购买1件独一无二的艺术作品《有种》,为重金属乐夏声援!

《有种》的种子来源于他们调研的11个被重金属污染的乡村,是这片被污染土地的特殊见证。他们将给你邮寄数颗种子(是什么种子目前未知),整个调研、巡演以及你的参与,都有种!均是《有种》的一部分。

所有售卖《有种》的费用,将用于全国11个重金属污染乡村的调研、巡演以及突发情况的应对。在调研和巡演过程中,按他们以往的经验,这是一个并不轻松可以说是艰难又危险的过程(会不小心得罪相关利益方),不仅需要跋山涉水还需要小心翼翼,随时应对突发情况,如同在刀尖上行走。


你还将获得002:社会回报

——你的支援,将推动11个被污染乡村的整治

他们的工作是在艺术、媒体与公众利益的重叠地带进行。他们发起重金属乐夏,试图联接各个领域的热心人士与资源,让更多人参与进来,让公众关注进来,让媒体进来监督,最直接的目是推动他们调研的11个乡村的重金属污染问题的解决,以及呼吁更多人重视全国性的重金属污染。


作为重金属乐夏的见证者和参与者,你我将并肩同行

你的参与,即为行动提供支援,也是公开声援!

1000人的参与,也是一份1000人的联署声明。如果说某些污染企业的背景特别厉害,那他们的背景更厉害,因为有大伙。


如果你想参与,请联系他们

邮寄《有种》时间:大约在6月份

微博私信联系:@坚果兄弟NutBrother

微信:nutbrother2 (坚果兄弟)



重金属乡村巡演2021

污染调研:茜瓜、萍嘻、小黄、范博、田曦、坚果

筹款联络人:田曦

作词:驴咀、世杰、东启……

设计支持:蓝小劫

公益支持:中国绿发会

发起机构:青朴公益、潜行艺术

策展人:郑宏彬

发起人:坚果兄弟



以及,永远在路上

见过冰冷河流、苍茫大川及数无尽的乌鸦徘徊

老人们白发如雪,黑夜里陨星灿烂一生

连绵起伏的昼夜缓缓流过,这些事物

来不及深入,已渐渐和你和我一起消逝

最后,他们还在寻求重金属污染线索

1、发生在乡村

2、重金属污染

3、从没有被报道过

如果你的老家有重金属污染线索,或你有相关线索,

符合这3个条件,请微信联系他们:nutbrother2 坚果兄弟


支持一线环境污染调研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