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bolun
shenbolun

想让你追我。

微国家系列(一)四口之家占塔建国,捍卫完整独立50年 | 人权行动 006

这是系列节目微国家,又称私人国家,也对我们理解国家概念有些许帮助。本期是系列一,西兰公国,一个位于英国公海的人造陆地国家。

以下为视频原文

NBA篮球巨星勒布朗詹姆斯,在接电话或者发消息的时候都会自称King国王,这更像是昵称,毕竟在世俗社会你自称国王是毫无意义的。别说想当国王,就是选择在哪里做一个公民都不太容易,海德格尔说人是被抛到世界上的,对现代人来说当然就包括国籍的无可选择。针对这个问题,承接上一篇介绍的艺术行动,我们将展开一个系列节目,介绍一些有趣的、荒诞的,但同时也对我们理解国家概念有些许帮助的微国家。

简单说一下什么叫微国家。在Wikipedia上有微型国家Microstate和微国家Micronation两个不同词条,前者指的是国土面积和或人口数量皆非常小的主权国家,获得国际社会普遍接受的微型国家包括安道尔列支敦士登摩纳哥等。被公认为最小政治实体的主权国家是梵蒂冈,其居民不到1,000人。

而我们要说的是微国家,又称私人国家,是指自称为独立的,并且有地理范围的主权国家,却是未获得世界各国政府或各主要国际组织所承认的实体。微国家的活动影响力几乎可以被忽视,并且他们所主张主权的领土面积对于实际所有国家来说也是可以忽视的。那这些微国家为什么存在?如何存在?现在又处在什么样的情况,这些都是这个系列节目会涉及的。

大家好,这里是行动行动,我是乌鸦。系列开篇,我们介绍一个世界上建立时间最悠久的微国家,Sealand,西兰公国,讲一下他的建国历史、国家状况、经济来源、国际外交。

(一)建国历史

二战期间的1942年,为了抵御纳粹德军对英国时不时的空中轰炸,英国政府决定在泰晤士河和莫西河入口处建立了7个堡垒,4个海军的,3个陆军的。每个堡垒大概可以住200个士兵,再配备防空武器,服役期间,他们击落了超过100架敌军飞机。50年代二战结束,这些堡垒开始陆续退役,有些被爆破,有些被废弃。

同期,西方的年轻人在战后开始听摇滚、流行,波普艺术也开始流行,但当时只有BBC一家官方媒体,也对这些内容不感兴趣,市场供不应求,所以大量的海盗电台搭建起来,实际上就是私人的非法电台。为了逃避监管,他们通常会选择英国政府管辖困难的地域,而那些已经退役的军事堡垒就被相中了。

一家名叫Radio Essex的海盗电台,原本是在Knock John这个堡垒上,但1964年英国政府将他们赶走了。电台创始人Roy Bates当年是花了45000英镑建立的这个电台,按通胀算估计差不多是今天的100万英镑。据说当时听众一度有900万,所以他不甘心轻易废弃这个项目。两年后1966年,Roy Bates和英国第一家海盗电台Radio Carolina创始人Ronan O'Rahilly一起找到了Fort Roughs这个堡垒,中文名叫怒涛堡垒,或者怒涛塔。他们决定将电台搬过去。怒涛塔和其余的六个堡垒有个关键的区别,就是地理位置,它距离英国大陆有7海里(约13公里),而当时的国家领海只有3海里(约6公里),意味着这个堡垒实际上位于国际海域,不属于英国国家的管辖范围,这是英国当时在建立堡垒时的一个失误。

Roy Bates带着家人与两个电台的成员,一起出发。当时的怒涛塔只有一根绳子从外延垂下,有个DJ很擅长攀爬,他独自上去后,找到了个梯子放下,所有人登陆。但很快,两个电台的创始人发现意见不合,Roy Bates将堡垒据为己有,把Ronan的团队赶走。而Roy Bates的妻子Joan Bates是个律师,他们合计了一下发现,因为这里的地理位置,英国政府既不想额外花钱把它摧毁,也没有居民,更没有国家对其声明所有权,怒涛塔只用作做电台大材小用了。于是1967年9月2日,Roy Bates宣布怒涛塔独立,建立西兰公国,就像英文名Sealand所显示的那样,这是一个在海上的陆地。Roy Bates自封王子,妻子为公主。而建国日期也很浪漫,是公主Joan Bates的生日。很快,他们全家都搬上了西兰公国,开始在这里重新建设。

自此,世界上最小的国家成立。

(二)国家状况

西兰公国所在的怒涛塔,底部由一艘51x27米的水泥浮船载着两根柱形塔驶入河中。然后船头开孔,水进仓后船体下沉落至海床,基底稳定后,两根塔上搭建了一个550平方米的平台,大小相当于两三个网球场。怒涛塔的总重量大概在4500吨,平台距离水面大概19米。他们刚登录的时候,没有一个东西是可以使用的,Bates和家人朋友们一起打着蜡烛开始改造,从飓风灯到地板,从机电到卧室,所有东西都需要翻修。

原本的平台上就设有停机坪,可以供直升机运送物资,后来停机坪中央插了根电台桅杆,虽然电台Radio Essex最后也没怎么启用,但这根桅杆有了更实际的功能,防止不明直升机随意降落在西兰公国。他们还在平台的一端放置了升降机,使人进入国境。两根塔柱是空心的,壁厚大约9厘米,被分为7层楼,在战时有4层用作士兵居住。但后来被改造成了卧室、客房、厨房、西兰公国接待室,甚至还设置了游戏室、健身房和可以容纳多宗教信仰的礼拜堂。厕所则是直接通向北海的,定期由王子亲自打扫。除此以外,还有电机房、储藏室、过滤水系统等。有7个屋子位于海平面以下,睡觉时可以听见海水拍打塔柱的声音。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个堡垒里的国家,也设置了一个监狱,但建国至今只用过一次。曾经因为一场政变将犯人关押过三个月,还惊动了英国和德国政府,这个我们稍后再讲。

要拜访西兰公国首先要填写签证申请表,获得批准后,从英国走国际航线乘坐直升机大约二三十分钟可以直接降落在西兰公国,或者坐快艇1小时然后使用升降梯也可以抵达西兰公国。随后,工作人员会检查行李物品确保安全,然后带你进入海关室,查看护照,盖上入境章。西兰公国的自卫措施一直做得不错,武器是常备的,也很早就有了全职守卫,据说公主Joan Bates每晚睡觉都会把手枪放在枕头底下以备不测。

BBC在采访中问公主,如何在这样的条件下一直保持着外形的优雅,Joan Bates公主说,她并没有特别怀念陆地的生活,毕竟要用的物品也都带来了。由于西兰公国位于海上,饮食方面可以偶尔捕鱼,还会在塔周围放一些龙虾笼。除此以外,大部分的食物都是陆地上带来的罐头,天气恶劣食物短缺的日子也是有的,但总体来说夏天非常舒适,冬天特别糟糕。如果真的有一样东西值得他们思念的话,可能是厨房水池,因为看上去洗碗确实不太方便。

1970年代西兰公国最多有50位居民,包括亲朋好友和国家日常维护人员,后来还养过一只猫。1975年开始西兰公国发放护照,但1997年他们召回了所有护照,因为有贩毒集团使用假的西兰公国护照从俄罗斯往伊拉克洗钱和毒品走私。签证申请自2002年起就暂停了,西兰公国目前只能通过王子的邀请才可以登陆。据说全球目前有300个西兰公民,他们每天都会受到一百多封邮件希望移民至此。但从2015年起,常住人员一直维持在两个工作人员,全家人目前基本都住在英国,几个月才去一次。1987年,国际领海范围扩大,从原本的3海里(约6公里)增加值12海里(约22公里),所以西兰公国所在的怒涛塔实际上又要进入英国的管辖范围,但在国际宣布的前一天,Roy Bates王子也宣布,西兰公国的领海海域将扩大至12海里(22公里)。根据不追溯过往的原则,也因为西兰公国影响力太小,所以英国似乎也无意针对他们采取措施。但疫情期间的时候,为了防止英国强行征回土地,西兰公国一直都确保至少有一个人在塔上居住。

从登岛开始,Roy Bates王子逐渐将国家从抽象的自宣,慢慢落实成实体。他设计了国家的座右铭“自由来自大海”,还设计了国旗、国歌、邮票、护照、货币,也前后颁布过三个版本的宪法。2006年一场电机事故导致意外大火,英国皇家海军帮助救援,一名西兰公民被送去医院。随后,Bates一家开始做了近一轮翻修。也因此西兰公国和英国皇家海军建立了良好的关系,他们有时会使用西兰的停机坪作演习使用。

2012年Roy Bates王子去世,2016年Joan Bates公主去世,目前西兰公国属于长子Michael Bates,但他基本都住在英国,事务由他两个儿子打理。当时Michael Bates和父母初登怒涛塔时才14岁,本以为是一次几周的假期探险,却意外开启了一段已经50多年的建国历程。另外他目前的妻子是曾经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人,不知道有没有加冕西兰公国公主头衔。

总之,从过去几十年情况看,虽然西兰公国很小,目前居住的人数也不如以前了,但至少Roy Bates在各个方面都确实在认真打造一个国家。

(三)经济来源

要让一个国家持续生存,经济来源必不可少。Roy Bates王子本来做电台就是下海创业,所以经营管理国家很是在行。

西兰公国于1972年开始试制硬币,价值等价兑换美元,这些硬币都可以作为纪念品售卖。第一批铸造的是10块钱硬币,正面是公主Joan Bates头像,背面是虎鲸,发行量为2000枚。后来又陆续铸币六次,最近一次是在2017年,但每次也就几百几千枚硬币。1992年,西兰公国曾经政变失败的流亡政府也发行过1000枚100块的银制货币进行售卖。

1969年,西兰公国开始印刷邮票,早期以一众英国探险家为主要图案,后以舰船、女性、鱼类、陆地等作为邮票设计,一共发行过8个版本邮票,最近一次是今年2023年。但西兰公国自己没法发送邮件,只有去比利时做特殊预约才可以。

虽然西兰公国不发护照了,但他们通过售卖公国的贵族身份象征来维持经济运营。英属国家一直都保有贵族的传统,西兰公国沿用了这些头衔,但不可以世袭传给下一代,获取方式则彻底平民化,只要花几十几百美元即可获得。普通身份证是38美元,勋爵的电子文件只要31美元,男爵50美元,骑士124美元,伯爵248美元,最贵的公爵则是620美元。英国著名歌星Ed Sheeran就是西兰公国的男爵。此外,你还可以花8美元获得一个Sealand后缀的邮箱,或者25美元认购一片西兰公国土地,但具体多大也没说,只要他们想卖,估计就可以无限分割。在线商店还有国旗、体恤、宪法、水杯等纪念品售卖。

这些都还是小收入,西兰公国真正有潜力的大收入还是和他的地域有关,许多电台、电视、彩票、银行、公司都曾想在西兰公国落地,著名的盗版网站海盗湾因瑞典日益加紧的版权法律,曾在2007年试图收购西兰公国;2010年前西班牙一家地产公司也曾报价7.5亿英镑收购西兰公国。但都未果。

2000年,一家名叫HavenCo的离岸服务器曾在这里落户,创始人是21岁的麻省理工大学辍学生Ryan Lackey。这是世界上第一家数据避难中心,主张个人用户的信息自由,不受国家网络审查限制。来自美国、英国、欧洲等地的25位工作人员协力让服务器在2000年底上线,根据西兰公国的法律,除了儿童色情、垃圾邮件和恶意黑客攻击意外,所有的互联网内容都可以接受。西兰公国也不属于世贸组织和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所以国际知识产权法在这里也不通用,这对信仰互联网开放自由的人是个巨大的好消息。2000年连线杂志对其报道引起了全球的注意,报道说:如果您经营一家金融机构,希望运营匿名且无法追踪的支付系统,HavenCo可以提供帮助;如果您想将传统成人色情内容发送到像沙特阿拉伯这样脾气暴躁的国家,它可以帮助;但如果想洗钱、或做儿童色情内容,那是不可能的。但可惜的是两年后2002年,Ryan Lackey因为和Bates家族就公司管理发生分歧,退出了公司。2008年HavenCo网站下线。

前两年比特币和NFT兴起的时候,西兰公国也曾作为一些艺术品的落脚之地。一个叫Portraits of Mind的全球去中心化比特币艺术项目,将40幅画作和其NFT作品创始代码分散在了4大洲15个国家,其中34号作品位于西兰公国。

(四)国际外交

我们今天可能很难想象一个人占据了一片地方就可以声称自己建立个国家,那西兰公国到底有没有资格是个国家?1933年在乌拉圭首都签署的《蒙特维多国家权利义务公约》认为,国际法所承认之国家应具备四项标准:⑴ 常住人口;⑵ 界定的领土;⑶ 政府;⑷ 与其他国家建立关系的能力。前三个比较好理解,第四个我们展开讲一下。

根据传统的国际法来看,有两种理论构成一个国家的确认,分别是:宣示说和构成说,这两个其实是相左的。宣示说认为,自己宣称自己是国家就是足够的证据,不需要其他国家承认;而构成说则认为,其他国家承认你是国家是充分必要条件。他们的矛盾之处就在于,自己承认自己是国家是最重要的,还是他人承认是最重要的。而今天的学界主要以宣示说为主,包括《蒙特维多条约》就是宣示说的代表,它里面有关建国的声明已经成为国际习惯法的一部分,第三条写道:即使未获承认的国家也有权利捍卫其完整性及独立。”这个理论也是目前的国际实践所遵循的。

但宣示说问题也更明显,尤其今天国际一体化,一个国家想要存在于世界,不获得他国的承认是肯定不可能的。所以许多实践是在宣示说和构成说两者之间,在具体事务里还有法律承认、事实承认等超出这两种理论所能解释的复杂性。所以对西兰公国来说,得到其他国家的承认是Roy Bates王子特别在乎的。截至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公开承认过西兰公国,但这不代表它没有和国际社会发生过接触,下面我们说两个事件,都和西兰公国的国际承认有关。

1967年,西兰公国建国之后,前一年一起登塔但被赶走的Ronan O'Rahilly带着人马攻击怒涛塔,但被Roy Bates用武器守卫下来。因为使用了武力,所以惊动到了英国皇家海军,他们勒令Roy Bates投降,但被Roy Bates的儿子Michael Bates射击逼退。他俩被捕,并在次年被指控非法持有枪支。但英国法庭却宣判,因为怒涛塔处在英国领海外,英国无权管辖权,案子被撤销。而这个举动在Roy Bates王子看来,就是一次英国对西兰公国的事实承认。1968年11月,英国首相还在唐宁街与内阁展开过一次针对西兰公国的紧急会议。甚至后来,英国政府解密文件中也被披露,他们将西兰公国描述为“英格兰东海岸附近的古巴”。

1978年,西兰公国发生过一次被时代杂志誉为历史上最小的政变。当时Roy Bates王子和一个德国人商量如何把西兰公国商业化,打造成赌场+酒店。但这个德国人却打算自己单干,趁着Roy Bates不在公国领土上时,带了几个德国和荷兰的雇佣兵,企图强行占领怒涛塔,并把Roy Bates儿子Michael给关了起来,没有食物没有水。幸运的是,补给船三天后来送物资,把Michael Bates给救了出来。他们在荷兰找到了Roy Bates,拉上几个特技飞行员朋友,发起了三叉戟救国行动。开着直升机抵达西兰公国,并成功夺回失去的土地。随后他们将其中一个拥有西兰公国护照的德国人关押在监狱内长达三个月,把其余人驱逐出境。Roy Bates王子和叛变者谈判,要他缴纳75000德国马克(约35000美元)否则不放人。当时德国政府得到消息,恳请英国大使馆与西兰公国交涉放人,但经过前一次事件英国政府表示无法干涉西兰公国。德国政府只好自己派出外交人员和西兰公国谈判。这在Roy Bates王子看来,又是一次国际对西兰公国的事实承认。被驱逐的两位德国人随后在德国还建立起了西兰公国流亡政府,除了铸币售卖以外,还贩卖了4000份西兰公国的护照给香港公民,每份高达1000美元,基本也都是洗钱目的的。

美国的爱默里法学院2015年针对西兰公国的研究报告显示,包括加蓬、巴拉圭、尼泊尔、叙利亚、海地、土耳其等国家的大使馆曾对西兰公国的代表,关于投资机会的来文做过官方回应。 也有学者表示,“西兰公国的公民曾经确实通过出示西兰护照成功地前往各个国家旅行。”从这些事件来看,西兰公国没有受到其他国家的官方承认可能只是因为其暂时还没有利益交接,但办公流程上已经承认了西兰公国的存在事实。

另外,西兰公国在各种国际体育比赛中也是积极参与者,他们有过自己的足球队,是全球未被承认的地区和非FIFA成员国组成的足球协会成员。他们还参与过世界空气吉他大赛,获得第16名。2007年,Michael Martelle代表西兰公国在加拿大魁北克参与了功夫世界杯;2004年和2013年,两位登山运动员分别在慕士塔格峰和珠穆朗玛峰展示西兰公国国旗。2015年,长跑运动员Simon Messenger在西兰公国上完成了半程马拉松长跑。

在信仰、民族慢慢被世俗文化所取代的今天,国家似乎默认成了一个人的先验身份象征,它被用来宣传文化,比如像美国梦这样的措辞;被用来攻击敌对势力,塑造民族主义仇外情绪;被用作帝国合理化侵略的借口,比如俄对乌发动战争。但西兰公国给我们提出一个疑问,一个人的国家身份认同是哪里来的?虽然有评论认为,西兰公国的建立显然是因为对自家政府的不满,但国土安全负责人Barrington先生说他和Bates一家都不反英国,相反他认为Roy Bates是位标准的英国人,但另一方面他也认为,他们对西兰公国公民的身份更具有认同感。

爱默里法学院的报告还提供了对西兰公国的另一层思考,那就是对人造领土的诠释。在现有的国际法框架下,国家领土一般被理解为自然领地,并不包括像西兰公国这样的纯人工陆地。但随着世界的发展,人口数量的增长,许多城市也确实在开发新的人工大陆供居民使用。人工陆地未来是否可以作为建国的范围,在学界尚不是主要探讨议题,但Roy Bates王子给了我们一个示范,这未尝不是一个值得建国的机遇。

好,这里是行动行动,我是乌鸦。如果你对西兰公国或者微国家有什么想法,欢迎留言。我们下期见。​

【另】关于该项目的运营维持我是个独立创作者,除了本号外,我也是从事艺术创作,过去十年以影像、行为、表演、文本、社会实践等方式创作。因题材原因,此类项目难以获取商业价值,也不想被算法和系统笼罩,故在粉丝资助平台设立账号,希望获得你的支持。希望也借此证明,创作者可以独立自由创作。详情请点击爱发电/Patreon同名搜索支持。感谢。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