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城
抱城

一個嚮往創作的人,開始試著寫著怪怪的小說,期盼有一天能寫出好看的作品~

幻城妙事譚 【第一卷】之五、往火星區(三)

穿越時空後,顧狼院跟朱向杉先是在智慧科技公司跟偽,暗影客打了一場,才準備前往火星區。但前往火星區的路途也是頗多災難,某長壽科幻影集的外星生物戴立克正發狂四處殺人。顧狼院帶著涅槃重生的朱向杉逃到一個仙人掌飛船上。上頭有著蜥蜴人,但這蜥蜴人,說他是作者?

   「好了嘶。」化身為蜥蜴人的我,說話方式脫離了爬說語,但還是有點嘶嘶聲:「有問題想問嘶?」

 

  我是抱城,實際面對筆下的角色時,他們像是玩偶般靜默,無論是顧狼院、朱向杉或是遠處飛來襲擊的戴立克都一片靜默。

  這如我所料,這個故事,只要我不寫,角色就頑固地不肯講話。畢竟,打從一開始,我,抱城,就沒有認真設定過角色。

 

  顧狼院,是個狼人偵探,我在構想時只有想到他是狼人的偵探,但沒想過他怎麼辦案。是像賽門.葛林《夜城》系列的約翰.泰勒一樣「找東西」,又或是要學學日本知名漫畫那個死神小學生,四處偵破殺人案(幻城謀殺率可能遠勝於米花市,可惜幻城不在乎有沒有殺人這件事)。

   沒關係,他們不回答,我自己輸入讓他們回答,行吧?

   我在電腦上輸入:「於是顧狼院呆呆地回答:『所以我的下一場戲要幹嘛?』」

   於是顧狼院呆呆地回答:「所以我的下一場戲要幹嘛?」 

  我故弄玄虛,賣了個關子,嘶了幾聲後,才說:「嘶嘶……感冒用嘶……沒事嘶,斯天將降大任於斯人矣,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阿嘶!你,成為我的角色,必將有重大的考驗交給你,你準備好了嗎?」

 

  顧狼院跟朱向杉一大一小,像是一尊狼人抓鳥窩裡雛鳥覓食的生態雕塑,一動也不動,連反應都沒有。所以,靈魂進入蜥蜴人的我,只好透過現實世界的本體繼續在電腦裡輸入:「顧狼院聽到問句後,腦袋上的呆毛恰若其分地豎成一個大大的問號(實體,像是羊毛氈戳出的Q版問號。朱向杉則用他稚嫩的正太音問:『身為鳳屬生物,我見識過空間夾層的異種現實,我聽過幻城有作家自以為接受到天命,瘋狂書寫而發瘋的故事,但沒聽過真的以為自己就是創造之主、造物之神,擅自安排我們的戲份的愚蠢人類。』」

 

  為什麼寫一寫就在罵我自己了?

   雖然身為作者,靈魂在蜥蜴人當中的幻城我,已經不想繼續寫了。但是,開始寫《幻城妙事譚》之前,我曾從飛X杯叮咚接受到神秘訊號,內容大概是:

 

  自以為作者的抱城您好,幻城需要你把屬於幻城的故事寫出來。不然,幻城會用無上的法力,讓你得不到快樂。

  精準的做法,就是您打開某X網站或某Hub網站的B片時,無論如何都無法發射您的新阿姆X特朗旋風噴射阿X斯特朗砲喔。

  如上所述,就算你看瑟瑟的漫畫或小說,您的天線也無法再接受到任何的訊號,

  從此之後,就算您吃了那種原本用來治療心絞痛或高山症的藍、黃、橙藥丸,您的小分身就像無法頂天立地而枯萎的小豆芽一樣囉。

   結構?情節?角色?沒有關係,反正你也辦不到,吾等只是需要有個廢物寫手能把幻城的內容抄一抄,公布到網路上,等三千五百年後,全人類的網路資料集體飛升時,存在於現實世界網路的幻城就能更進一步蛻變,化虛為實。 

  再說一次,您不寫,委屈的是您的小兄弟,就此無法「低鴿李離利練(某種行話,用以表示某種生物昂首抬頭的動作)」。所以請您遵守契約,好好寫完這個故事。

  

  

  所以身為作者的抱城我,只是幻城的工具人,很抱歉。就算寫著寫著被敏銳的鳳屬生物朱向杉從故事裏頭、文字行間嗆我,我也只能默默吞下。 

  我又繼續寫下:「鳳屬靈物的朱向杉太敏感,作者抱城決定刪除剛才的文字。但發現刪除不了,只能將錯就錯,暫且退居到蜥蜴人成為第三人稱,並讓顧狼院發揮自我本質,用顧狼院愚蠢的狼性,茫然地提問:『剛才發生什麼事?』」

 

   「剛才發生什麼事?」

   時間才恢復正常,顧狼院使出熊氏太極拳懷中抱月的姿勢,右手在下順便握著顧家小樹枝,左手在上,環抱著太肥的台灣朱雀幼雛朱向杉,茫然問道。

 

  正常的台灣朱雀成年體長才十五公分左右。

  這十五公分是甚麼概念呢?

  一般的電源插座或電燈開關,多是長邊十二公分。台灣平均成年男性ㄅ起的長度約十三點五公分。而一支哀鳳13或哀鳳14手機長度約14點多,加上外緣的塑膠保護殼就大概十五公分啦。無論如何,都比鄉民的十八公分還短。

 

  但朱向杉是誰?他可是一個有修行在身的台灣朱雀,自然不同凡響。吃,即修行,能吃就是福,體型越大,力量越強。

  這也是為何牠可以成為靈鳥之屬,超脫原本只有十五公分的嬌小體型,成年長到一百八十公分高,贏得鳳鳥格鬥賽輕量級的冠軍,成就一代拳王霸主。

  剛才被戴立克的激光擊中後化火涅槃後,朱向杉變回雛鳥,但這雛鳥可是又肥又大,大概一顆花蓮大西瓜「華寶」的大小吧,高度跟電腦鐵桌的長度差不多。

 

  這也是顧狼院為何要用熊氏太極拳懷中抱月的姿勢抱著朱向杉的緣故。畢竟,太極拳不就是抱西瓜的神技嗎?

 

  「剛才有個自稱作者的蜥蜴人在那裏嘶嘶叫,很吵。」朱向杉的聲音稚嫩,卻好像個性改變了,一改成鳥時期的溫潤中正的語氣,變成真誠看似天真實則毒舌的小孩子一般。

 

  「我不是自稱作者嘶,我就是作者嘶。」蜥蜴人抱城著急的直跳腳,震得仙人掌飛船跳了好幾下。

   「好好好,我們相信你。」顧狼院安撫,但神色明顯不相信,因為他低頭大聲得對朱向杉說「悄悄話」,說:「真可憐,不過就是精神操控的弱能力,類似洗腦一般的能力,還自以為是作者。」

   雛鳥朱向杉似模像樣的搖搖頭,哀嘆:「這年頭誰都想當我們的創造主,唉。」

 

  背景聲音又開始重複,從頭開始播放行星組曲〈木星:歡樂之星〉,蜥蜴人抱城生著氣,而猶若蜥蜴人的怒氣顯現,背後的戴立克又開始追擊,激光四射,顯現四處爆炸的宏大場景。

 

  「我苦口婆心嘶,你們嘶也不信嘶,我才該嘆氣嘶嘶。」蜥蜴人抱城氣噗噗地說,但嘴上說著,卻從仙人掌飛碟副駕上方的手套箱內,掏出了一個跳傘背包,遞給了顧狼院。

   不過顧狼院懷中抱月抱著跟顆34公斤左右小四學童重量的大西瓜般的台灣朱雀,顯然無法接下東西,也不想接下來自蜥蜴人抱城的饋贈。 

  「我不要!剛才你想洗腦我們欸!幹嘛啦?」顧狼院西伯利亞灰狼的雙瞳中,只有滿滿的懷疑。

 

  「好歹我剛才嘶也救了你吧嘶?」蜥蜴人抱城疲倦地說,激光四射但對於仙人掌飛船毫無作用,他無視於顧狼院警惕的眼神,繼續說:「我待會就會放這個蜥蜴人的身軀走嘶,人家他要嘶趕去飛龍街嘶接受化龍儀式嘶,我借用他的身軀很不好意思嘶。」

 

  說著說著,蜥蜴人看見朱向杉的鳥眼充滿懷疑,與顧狼院上下相覷,應證彼此的懷疑。

  他們大概是認為蜥蜴人抱城只是個不知所云的瘋子預言家吧。不過,預言家或是作家都是辛苦的,當想要跟身在此中的種種角色,或英雄或反派或配角溝通時,沒有人會「喔,原來是醬子啊,難怪我總覺得這個世界有種違和感。」

  不,沒有,不可能有人會懷疑自己的安身所在。

 

  頂著狼人跟朱雀的雙重懷疑,蜥蜴人抱城累了,決定捨棄「嘶」結尾的說話方式。

  蜥蜴人抱城一面把降落傘背包背帶硬綁到顧狼院的雙臂,一面說:「等等仙人掌飛碟上升至一萬公尺後,你們再跳傘,方位導航讓朱向杉稍微操控一下,你們從歲星街到火星街變成流星狀態降落最快,記得適合的高度再用降落傘啊。現在五點五十五分,等五點五十七分時大概就可以跳了。」

 

  戴立克駕駛著小型飛船追了上來,像是噴泉般的由下而上噴射激光。可惜,仙人掌飛碟雖然是仙人掌材質,但此時此刻有作者立場保護著,堅不可破。不過,這一點,顧狼院跟朱向杉是不知道的,他們只覺得要他們離開這個安全的庇護所,無疑是救了又放去死的放死行為。

 

  「瘋子!」顧狼院忿忿罵道,懷中朱雀雛鳥朱向杉也用正太音複讀:「瘋子!」 

  「你這樣是放死!」顧狼院罵,朱向杉也跟著正太音罵:「你這樣是放死!」 

  「你們這是二重奏嗎?」蜥蜴人抱城感到疲倦。到底什麼時候,這個設定變成二重唱了?寫小說真累啊……

 

   昂對!(不行!)…揪兜馬爹苦搭賽!(修但幾勒!)

 

  我抱城,附身到蜥蜴人利薩‧艾佛(Lizard Effort)上,可不能讓我疲憊慵懶的廢物模式模因感染給他去了。

  這頭蜥蜴人的名稱意譯的話是「蜥蜴.努力」,擁有偉大志向──化龍。想要魚躍龍門(逾越X門?),化龍後,利薩.艾佛可打算要去幻城的生命沙漠去行雲布雨,澤潤眾生。

  (雖然就結果論,可能是跟生命沙漠的沙鯊、沙魚、沙蟲、沙悟淨、沙人胸守、沙蝸打架,然後被揍得慘兮兮。)但身為作者,理應鼓勵角色去冒險,去探索,這樣我才可以寫故事啊。

 

  拜託,利薩.艾佛可不能像是一狼一鳥一樣廢物。

 

  我祈求著,幸好戴立克的激光打在仙人掌飛碟上,讓四周的溫度太高,這頭蜥蜴人的靈魂似乎在懶洋洋的曬起日光浴。

  

 

 

  「你們這是雙重奏嗎?朱向杉,你以前跟鸚鵡學說話的嗎?怎麼顧狼院講一句,你也幫腔啊!」蜥蜴人抱城教訓道,像是個憤怒小孩不學的無奈家長一般。

 

  突然間,在朱向杉回答前。奇妙的設定就叮地從下方的頭回灌到真實世界坐在筆電前用鍵盤打字的作者抱城我本人。

  朱向杉剛化形靈禽時,本體為台灣冷杉的時光伯爵懶得教自己真身樹木棲息的眷屬語言,便丟了人類語言家教徵才廣告到「么拐(妖怪)十七徵才網」。

  當初來應徵的面試者可是藏龍臥虎,真的有馬里海納海龍、東土山君、西崑鳳凰等等前來面試該職缺,履歷優秀,但要求的薪資很貴。

  時光伯爵只是懶,不是笨,畢竟常有人妖魔鬼怪仙神去找他,他只是懶得自己教(也就是說,他只開香蕉的薪水想要聘請到只吃靈蕉的仙猴之類的,無疑是慣老闆)。

  後來就是個瑪雅鸚鵡異國他鄉,願意低薪應聘,時光伯爵就讓鸚鵡來教有鳳屬血脈的台灣朱雀朱向杉了。

  學習語言,就跟著這隻鸚鵡到山下,見人說一句,就跟著唸一次,搞的山下人類人心惶惶,覺得山谷回聲太多次了。

 

  接受到新設定的蜥蜴人抱城,只能無奈地接受因退回到幼年時期而無法控制自己的朱向杉,耐心地解釋:「我不是放死,諾,顧狼院,你右手不是抓著顧家靈器嗎,跳傘降落時用顧家靈器去擋戴立克的攻擊啊!」 

  「我沒有人類靈力,而具有高等靈力的朱向杉變成了有著正太聲音的雛鳥,要他幫忙灌高等靈力……你這樣忍心對一個孩子嗎?」顧狼院質問。當然免不了朱向杉跟著重複:「對啊,你這樣忍心對一個孩子嗎?」 

  蜥蜴人抱城強忍著怒氣,但硬是讓不該血管爆筋的蜥蜴人出現了額頭爆筋,緊握蜥蜴爪子說:「我,現在附身的利薩‧艾佛,也是龍屬靈物,可以提供高等靈力,你不必擔心。」

 

  「啊是什麼屬性會不會被戴立克的激光剋招啊?」顧狼院繼續問。想當然,朱向杉也跟著牙牙學語的鸚鵡學舌:「阿蛇會黛姬,招啊?」到底,後面那句變成什麼啊!

 

  「利薩.艾佛為了興雲布雨,修行了水風靈力,靈力給了木器可成為你自由操控的颱風,可以把戴立克困在風暴,然後你從颱風眼高空跳傘,瞄準縈惑街就行了。」蜥蜴人抱城一面解釋,一面伸出左爪,緊緊抓住顧家靈器的小樹枝,灌輸水風靈力進入。

 

  顧狼院想講話,卻也感受到顧家武器的變化塑形,此番操作卻是變軟而韌,最終成為一段柔韌的長鞭。顧狼院轉疑為喜,嘯天便喊:「疾!」(當然,朱向杉也跟著用正太嫩嫩的聲音喊:「疾!」)

 

  顧狼院的靈力再度流入武器,然而抽取力道沒有剛才的疼痛,甚至只像是涓涓細流的小溪流去。

 

  感受到顧狼院的疑惑,蜥蜴人抱城解釋:「剛才你不是打了暗影客嗎?」

 

  「可是剛才智慧科技公司的賽特大人說那是虛擬實境遊戲測試啊?又不是真的。」朱向杉搶先問道,總算不是學舌鸚鵡了。謝天謝地。

 

  「要我說,你們也不是真的。」蜥蜴人抱城說著話,看著顧狼院的白眼,省略了嘮叨:「虛擬實境是賽先生區的量子重構技術,假可亂真,由虛化時,也就是恭喜你,惡獸靈力夠了,不必輸入那麼多了。」

 

  綿密的靈力流動告終,顧狼院抱著朱向杉的右手握的柔韌長邊,噴吐出漆黑的陰影。定型為皮製長鞭的兵器化為陰影,驟然讓周圍變得一片漆黑。

 

  「怎麼回事?」顧狼院驚慌問道,因為化為陰影的顧家長鞭並無實質的握感。

 

  「五點五十六分了,再一分鐘就可以向下跳了。」蜥蜴人抱城滿意說道。

 

 

 

  漆黑中,只有偶爾的戴立克激光衝破黑暗,照亮短暫瞬間後又消失無蹤。

 

  「怎麼回事?」顧狼院尖叫。這下子如何在黑暗中跳傘,不是找死嗎?

 

  「那是因為吸收了量子建構暗影客的力量了,但你細細感受,畢竟還是有你的靈力,顧狼院。」蜥蜴人抱城說道,「還有,相信你的靈力跟毫毛化身法,必要時,讓靈力集中狼眼,你可以看清四周。毫毛化身法就是讓你萬一跳傘失敗的話還有個緩沖。」

 

  顧狼院試著感受微不足道的狼人靈力在顧家靈器的流動,只是,完全感受不到。

 

  蜥蜴人抱城溫馨提醒:「剩三十秒,可以準備往下跳囉,記得向你左邊走三步,那兒向下降落加上風速還有襲擊的反作用力之類的,可以安全降落在縈惑路九號劍聖屠宰舖前面。你要去的星際咖啡廳就在十三號。」

 

  「跳傘前,我就問一句,到底是縈惑街還是縈惑路?」顧狼院既害怕卻又疑惑,「為什麼我每次聽都不一樣?」

 

  「因為我沒有認真設定啊,當然街和路不分囉,親,愛,的。」蜥蜴人抱城咬牙切齒說出後三個字,並憤憤說:「剩二十秒。」

 

  「我會倖存嗎?」顧狼院一臉害怕,全身抖得像個篩子一般。

 

  「放心你會,畢竟在第一卷你還是重要角色。」蜥蜴人抱城說著,卻捉弄式地壞笑道:「不過等下一卷會不會不小心領便當就看我心情囉。十五秒。」

 

  「我沒~感覺到~武器~啊~」顧狼院顫抖地尖叫,朱向杉也跟著同步尖叫,成了一狼一正太的雙聲道。

 

  「很好,就是我要的效果。十秒。」

 

  眼前突然一閃,大量的光束集中突破,是戴立克的連續發射的激光!

 

  「啊。」顧狼院急促地叫一聲,但蜥蜴人抱城喊:「六、五、四、三、二、一。」

 

  顧狼院尿濕了仙人掌飛碟的地面不敢跳,哭嚎:「我不敢跳!」

 

  看來,作為作者,要實際推動故事呢。

 

  於是附身在蜥蜴人利薩.艾佛的我,也就是抱城,用了蜥蜴人的雙爪,輕輕的一個~推!

 

  

  顧狼院一個踉蹌,伴隨著瘋狂的尖叫,跌入了戴立克的激光束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