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

大陆咖啡FIRE生活实践者,工科出身,外贸从业,数字游民,LGBT人士,爱好羽球,非虚构类社科作品,早C晚A,对于自然世界与人类社会本身的好奇支撑起生命动力。 分享疫情期间在大陆各地旅居的所思所想。期待疫情结束后,去到更广阔的的世界。

杨德昌与盖茨比

杨德昌,工科男,他的电影给的都很直接了当,并总会在某个时刻给你开一扇窗,安慰你,人间还有美好。跳出东亚的框架,突然想起1920年代的美国是不是也经历过类似的狂飙阶段,那个时空的人是不是也有类似的精神冲击?

每年六月木棉絮会飞的到处都是,木棉花的真的盛产棉花呀。

有点像北方的杨絮柳絮。

可能每个地方随着时节流转,总会在某个时间点出现类似的场景。

暴雨倾城的深圳

比如昨天晚上看杨德昌的电影《麻将》,脑中再把之前看过的《一一》,《独立时代》一对比,这个人真厉害啊,把中国传统文化的细节放置于个人生活层面来呈现,再与飞驰前行的现代性,这些现代性包括资本啊,消费啊,观念啊等等,这两者在某个特定时代下碰撞,必定会使沉浸其中的人们感到焦虑与困惑。

杨德昌的电影高光集中在台湾的90年代左右,那是个经济腾飞,凡人升天的时间段,对应到大陆,不正好就是我们最近经历的这10年吗?同宗同族的导演20多年前拍出来的电影,时空交错地回应我此时此刻的疑惑。

美好的人间烟火

人们离开土地,在疯狂的城市中竞争与算计,该如何把自己支撑起来?

金钱当然能够改善物质条件,但是金钱如果被扭曲为全然的目的,我们又该如何自处?

假设,大多数人的思考力并不强的这个假设成立,当群体的精神架构被外来观念冲击的时候,以往的社会秩序式微之际,我们靠什么来与时俱进?

《麻将》倒数几幕,男主红鱼枪杀向他求助,以谋求财路的中年男子。

红鱼说的话把我震在沙发上不能动弹:MB,如果你到死了还是这副德行,你会不会后悔?

中年男子说:想这么多干什么,人活着就是忙着赚钱。

红鱼随即把枪掏出来:你没有想过,是不是?我现在就给你机会想一想。让你体会下死的滋味。

几枪下去,红鱼接近癫狂地质问中年人:有没有死的感觉了?

中年男人奋力爬着想逃跑,一路吼着:我把钱都给你。我不要死。

红鱼居高临下的说:你不要死?告诉我,你活着干嘛?你活着跟死了有什么不一样?

中年男人孱弱的说: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红鱼跪下来对着快死的中年男人说:你现在是不是很后悔,你这辈子就为了那点钱,骗了多少人,搞得别人跟你一样,死的不明不白。如果你对别人诚实一点,善良一点,是不是大家都可以过的好一点?现在你是不是会安心一点?

这些话其实也是红鱼对自己说的,他从电影第一幕到开枪之前都一直在90年代那个台湾江湖,以行骗为生。

家附近一所咖啡馆,办公看书都在这里

杨德昌,工科男,他的电影给的都很直接了当,并总会在某个时刻给你开一扇窗,安慰你,人间还有美好。

跳出东亚的框架,突然想起1920年代的美国是不是也经历过类似的狂飙阶段,那个时空的人是不是也有类似的精神冲击?于是立刻下单买酒,好配上下一次私人影院排片《了不起的盖茨比》。

大街大道的大城市里 最爱的一条小街 我私家称之为 日落大道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