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hhh在matters

nothing special

回北京

6月初的一天,我在天津出差完,要回北京。我打上车一边往火车站走,一边在出租车后座上用12306 给自己订回京的高铁票。


“预订失败”——屏幕上显示,紧接着一个弹窗跳出来:“为全力做好疫情防控,您暂时无法预订入京车票。”


哦,我想起来了。 我是湖北人,根据北京市的防疫规定,湖北人进京需要提前3天做申报。


——————————————

这个事儿,其实在4月份的时候,我就吃亏过一次。


那次是去上海,我在飞猪上预订了往返机票,并且付好了款。但几个小时过去了,飞猪只出了去程票,返回北京的那张机票没有出。也无法申请退款。


我一边跟客服投诉,一边不得不打开另一个机票预订平台,给自己重新再定一张回北京的机票。


这时候,是我第一次见到“您暂时无法预订入京机票” 的提示,只有这么一句话,没有任何更详细的解释了——为什么不让我回北京,我从开年就一直在家办公到现在,还是独居,过去半年我没有到过任何高风险地区,可以说是风险最低的人群了。更何况这会儿已经是鼓励复工复产、自由出行无需隔离的4月底了。


我尝试换其他的航班,再换到其他预订平台,但都无法预订。


我脑子里“会不会是因为我是湖北人” 的想法一晃而过,即使我已经好久没到过湖北,更别提接触过湖北出来的人员了。我于是用一个非湖北籍的朋友的信息尝试了一下,这次,我顺利进到了付款页面。 我也明白了我之前凭空消失的那张机票是怎么回事了。


我于是电话了航司,问像我这种情况该怎么办。航司说,请您提交您的信息,我们会对您的行程信息做审核,3天回复,您到时候就可以顺利预定了。但是3天到家的方案,对我来说不太友好。我的猫还独自在家,3天后,它如果没有饿死,就一定会让我的床布满大小便。


我觉得很委屈,就凭身份证号开头是 42 就不让我回北京吗?我又衍生出来了新的思路。


我用护照试试呢?我又发起了预订,乘客信息这里,我填了自己的护照号码,而非身份证号——虽然护照也显示户籍地是“湖北武汉”。


我成功地进入了付款页面。噢~ 这奇妙的系统。


第二天,我带着护照去了机场,顺利地登了机,顺利飞回了北京。 也因为太顺利了,这个事儿很快就被我忘记了。


直到在天津的出租车后座上,又看到这个“您暂时无法预订入京车票”弹窗。


——————————————

即使已经很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了,我还是略吃惊了一下。毕竟这会儿已经6月份了,武汉已经全城 hesuan 过了,媒体们每天都在鼓励报复性旅游了,国内早已经自由流动了。


唯一无奈的是,这次出门没有把护照带在身边。


我想,那就直接去火车站售票窗口试试吧,或许可以现场申报身份信息。反正我已经在往天津站的出租车上了。


到了天津站,我跟窗口售票大姐说明了情况,可大姐那儿也出不了票。


我问大姐,那我买越站的票、在北京下车呢?她说,我给你试试。大姐试了一下,出票成功了。就这样,我拥有了一张当天晚上 9 点“天津→张家口”的 K 字头车票, 这趟车将在 11 点左右过站“北京西”。


9点,我成功上了这趟车。11点左右,车开进北京了,窗外辉煌起来。 车上开始广播:“列车前方到站:北京西”,半个车厢都骚动了。广播接着说:“我们将对您的车票进行核验,非购买到本站的旅客请不要下车”。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真的是不让我下车吧,过站买票不是常规操作的吗…我不去张家口难道还把我强拉过去不成…… 我仿佛当头受了一棒,一边自我安慰,一边紧张地观察前后门乘务员的分布,想看哪里好混出去。


我当然没混出去,我被乘务员拦在了站台上。和同趟车上另外两个湖北倒霉鬼一起。我开始疯狂解释:我一直住在北京,你看这是我的健康码,你看这是我的社区出入证,我只是出生在湖北。


乘务员坚定地说,不行,快上车,你买到张家口你就要坐到张家口。


我继续解释:我真的是住在北京的,我又没有到过湖北,你们可以查验的啊。而且就算是从湖北返京也早就不需要隔离了啊。


乘务员说,没用,你必须上车,你要是不上车你今天晚上就困在站内了,你相信我,你出不去北京西站的。


嗨,这话说的,我一个大姑娘就算今晚困在北京西站内睡地板,也好过半夜 2 点被带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城市吧…


“要么这样”,我开始跟列车员商量,“我给我们社区打电话,不就是担心湖北返京的携带病毒什么的么,我可以回家自己隔离14天的”。


我于是迅速拨通了社区电话。社区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虽然一个多月前就已经不要求隔离了,但既然有人打电话主动申报说要居家隔离,社区还是满口答应说:好好好没问题的。


列车员也动摇了,于是就把情况跟乘警反应了,乘警也动摇了,于是走到了一边,对着对讲机跟战警一阵哇啦。


我,和那两个湖北倒霉鬼一起,和跟我们陷入对峙的半个车的乘务员一起,眼巴巴地看着乘警。 几十秒后,他走回来,说:不行,上车吧。


我们当然不愿意上车,但是他手里攥着我们的身份证,开始说着类似于“你们这样是算妨碍治安管理”的话。


乘务员的脸也快哭了,乘务员说,列车晚点,我们明天要打报告了。


整条车的人都扒在窗口,盯着我们这三个让整趟车、甚至整个北京西站晚点的人。


我们三个倒霉鬼最终上车了,我们气鼓鼓地走到餐车坐下,打开地图,开始搜索“张家口”这个陌生的城市。


不搜不知道,一搜气死人,张家口离北京有220公里,而天津离北京甚至也只有120公里——这下好了,走了大半天,甚至还多了100公里出来。


乘务员走过来,安慰我们,说特殊时期相互理解吧。然后把我们的身份证还给了我们,开始给我们出主意,说你们就到张家口休息一晚,明天一早,买个到郊县的车。反正只要不买到北京,你们买到其他地方都能出票,能出票就能坐,到时候再从那里坐个城际公交,不就能回北京了嘛。


我们仔细想想,好像确实只能这样。


我们于是慢慢接受了“张家口”这个陌生的城市,并且开始从地图上找合适的回京路线。定好方案之后,又各自定了张家口的酒店,2点多到张家口就各自去酒店休息了。


实在是太累了这一天,我于是在酒店倒头就睡倒了。


——————————————

一觉醒来就是第二天早上10点了,我退了房开始往张家口火车站走,准备赶11点从张家口站到一个北京旁边县城的高铁。


走到一半,倒霉小伙伴发来了微信:别来了 ,张家口不让湖北人进火车站。


不!让!湖!北!人!进!站! 哈哈哈哈哈,简直是万万没想到。我本来应该是难过的,那一刻我却笑了出来,实在是太荒谬了,我觉得这种荒谬的情境我这辈子可能也没多少机会可以再经历了。


那咋办,我们总不能滞留张家口吧,我问他。他说,火车站的人说我们可以坐汽车。我于是转战汽车站。


这次我们明显自觉多了,我们首先就主动跑去窗口申报了:我们是湖北人,但是我们是常住北京的,我们是临时出差出的北京,现在要回北京去。


“50 块一张票、1 点出发。” 窗口售票大姐的眼睛并没有从电脑屏幕上抬起来。


她轻描淡写的态度,我甚至都不确定她听清楚了我们的话。


我甚至想再帮她划一下重点:我们是湖北人啊!虽然我们不住湖北,但是我们身份证是 42 开头的嗷!虽然现在全国都放开出行了,但是湖北人随便进京还是不被允许的嗷!就算我们是常住北京、没到过湖北,也是不行的嗷!


当然我没开口,我们付了钱,各自拿着票,觉得看到亮儿了——我们进了车站,手里的票上写的是“北京”而不是其他什么陌生的地方,这已经比我们之前任何时候都走得都远了。


然后大姐仿佛反应过来了。大姐说:“不过我提前跟你们说清楚哈,我们卖你这个票,只代表我们愿意带你们过去,但是要到了检查站他们要查的哈,那个跟我们没关系的。到时候要把你们拦下来了,你们要自己想办法回来的。 ”


嗨——就这儿等着我们呢。但我们有啥办法呢,我们只能说“好的好的,没问题”。


这时候我开始有点焦急了,我倒是请了一天的假,但下午5点有个要开口的电话会议。我算了算顺利的话,4 点 30 我就能踏实坐在家里电脑前。 但万一过检查站的时候直接把我们给薅下来……我脑补了一下自己被装上回张家口的面包车的画面,无比焦虑。


我拼命在网上找有没有什么通知或者公告解释过一个湖北藉的人经过公路检查站需要哪些审查手续,当然没有。我于是又拼命地在网络上搜索我们即将要通过的检查站的电话,我竟然真的找着了一个,打过去是一个真人大姐接的,我很激动,我赶紧说了我的情况。


“你这个情况在我们这儿是没有问题的。 不过——”大姐又补了一句,“我们这儿一共是有三个单位检查。我们是路政的,交警和疾控的也在这儿,他们查什么我们就不知道了”。 我更焦虑了,我问:那您这里有他们的电话吗?她说你打 114。


114 当然什么都问不到。我们于是带着一肚子忐忑在张家口汽车站候车厅等待着。


这是工作日的上午,一堆事关多少万用户的点击量、多少万预算的业务需求依然雷打不动地找过来。我看一眼手机,再看一眼眼前的鸡毛,真的太魔幻了——KPI 才不关心民间疾苦。


我这边还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在手机上回个消息,另一个倒霉鬼已经掏出电脑,直接盘腿坐在候车大厅地板上疯狂码字了。


还有第三个倒霉鬼,他更惨,因为是湖北人,所以他在北三环的房东直接把他的东西打包扔走廊了,重新找房搬家也是四处碰壁。我和第二个倒霉鬼还在想法儿回京发光发热,他这边已经一口一个“回不去就算了”“等会儿要是走不了我就掉头回武汉了”“我本来也打算离开北京了”……


终于,我们等到了开往北京的汽车。


——————————————


同趟车上我们遇到了更多和我们一样的湖北人,整辆车上都弥漫着对前方未知的恐惧。


一车人就这样一路忐忑到了检查站。


然后最荒谬的事情发生了:检查站什么都没查。什!么!都!没!查!我们就那样通过了…… 就那样通过了…… 我很生气…… 仿佛我一天多来来回回折腾和焦虑都只是玩儿…


我于是到了家,我冲了澡换了干净衣服,接进了电话会议,又是一个体面的北京白领了。


还有安稳地尿在猫砂盆里的猫,多么典型。


再后来,这事儿过去没两天,北京就取消对湖北入京的限制了。虽然有限制的时候一张明文说明也找不到,但这会儿又铺天盖地都是新闻,夹杂在一堆湖北复工复产的普天同庆里,就这么过去了。


——————————————


备注:


补解释一下当时的规则:


购票系统判定的标准只有一个:身份证开头是不是 42。


我有朋友A,长住武汉也落户在武汉了,疫情期间也一直在武汉。但是因为他是陕西出身,所以身份证号码不是 42 开头,当时他是可以自由购票的。而朋友B,已经从湖北迁出了,但是因为身份证号码依旧是 42 开头,所以无法购票。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山楂条(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776488774/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