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5 articlesIn total 5749 words

社會已經很平等了,我們還需要女性主義嗎?

李心喬

社會上有許多人並不認同女性主義的存在,甚至認為女性主義等同於女性優越主義,我一開始是部分認同的,我認為如果要追求平等,就不需特別強調,這樣的作法非但可能引起社會反彈、使大眾誤解女權的意涵,甚至有點補嘗式平等的意味,使我認為女權主義存在的必要性是低的,但在這幾年稍微了解女性主義的內涵,和深思我的個人經驗後,我改變了我原本的立場。

全人自治會:學生會創立之亂與法官團、檢察官團選舉

李心喬

三月一日,全人110年度第二學期的第一大週正式自治會。進行本學期法官團與檢察官團的選舉。在此次自治會過程中,主席利用職權在未事先告知情況下更改議程,令眾多自治會成員感到不滿和反彈。

全校共同時間:民主的第三電影──《時代革命》

李心喬

在二月十六日這天,全人中學全校的學生都一齊搭車下山到了台中豐原家樂福的In 89影城,為一部特別的電影。全人的學生大多帶著興奮的心情參與這個別於一般的全校共同時間。在這兩個半小時裡,興奮漸漸褪去,轉而為憤怒、悲傷和些許疑惑之情。因為影院裡播放的,不是歡樂的商業喜劇片,亦非刺激的科幻動作片,是帶給沉寂許久的香港獨立電影圈一絲曙光的、「每個人一生必看的重要作品」:《時代革命》。

《隔離島》:當一個怪物活著,或是當一個好人死去?

李心喬

船隻在迷霧中駛向罪惡之地,一大片的水在泰迪眼中是最令人反胃的醜陋存在,他向他的搭檔回憶起逝去的妻子,強調在那場熊熊燃燒的罪惡中,妻子是被煙嗆死的,而非被大火吞噬,這樣的強調是如此突兀,而新會面的聯邦警官搭檔,卻未顯露一絲好奇。兩位前來查案的警官知道個案子並不簡單,即將抵達的精神病關押孤島,不會只有不分世事的精神病患者,泰迪預感到這件案情似乎宗錯複雜,但也許只有他自己知道。

Hi Matters,我是李心喬

李心喬

我是一個可能平凡的18歲女孩,一隻孤身靜坐南極的企鵝。試著將哲學思考、寫作、電影、好書、和外語填滿我的生活,順便寫進凍結時間的方格。抱著成為童書作家的夢想到來,寫些有點溫暖、有點不成熟的小文字,不奢望療癒善良的你、不渴求留下價值,只想像鯨魚一樣,沉沉的、緩緩的,在文字的海洋裡自由地浮浮又沉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