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雪莉Shirley

上班用英文、下班用中文的人,方格子專欄《英該很簡單》作者 不談工作,只談風月。

散文 / 一個人下班時走進了回憶

(edited)
下班四處走走,會發現很多不同的新角落,看來,無論在外地或本地,上班日還是 day off,我都可以找到方法玩「一個人的探險」

今天又是一個人下班的時候。

有時,雖然嘴裡歎著寂寞,但也偶爾會想一個人下班,去一去還未關門的超級市場看看有什麼驚喜可以買回家;到海邊的公園坐一坐,冒著被蚊子咬的風險,盯著被夜風吹拂的海面發呆;漫無目的地坐一坐電車,看看今天隨意下車,在一個不認識的站的附近,會有什麼未見過的餐廳在營業。有一次,在天后下班,爬上電車,去了跑馬地,認識一下這個從來沒去過的區域。看到一間賣日本食物的餐廳,就買了兩盒即沖即飲湯包,一個蛋糕,和一條即食粟米。女人,就是無緣無故會去一個不認識的地方,都可以找到一間店逛,再買一堆有的沒的回來,裝滿一個購物袋。

幸好我不是花錢如潑水的人,也不專挑貴價貨,要不然,再多的錢也不夠我花。

如果沒有太多時間,街上的店鋪早已打烊的話,下班時也至少可以故意繞遠路,先搭地下鐵到一個本來只會經過不會下車的站,然後,按著以前走過的腳印去天星小輪搭船橫渡香江,再去尖沙咀等巴士,才再施施然坐巴士回家。

這是我以前在晚上打發多出來的時間的方法。有時是因為真的太準時下班,沒有地方去,又去先四處走走,探索一下;有時是太累,心頭太多事,快要窒息了,想要海風輕撫安慰,像小學被同學欺負或被老師罵完之後,倚在媽媽的肚子,拖著她的手,在回家的路上一個勁兒地吐苦水。只是現在人大了,不什麼都宣之於口,唯有靠海風撫平內心的皺摺,希望能吹走身上的不堪。

以前還比較激動,會和老羊吵架時,或者在認識他之前,那時剛剛大學畢業,工作處受委屈,會想找個地方,躲起來,或哭,或抽煙,或抽完煙再哭,不會直接回家。一個人,無拘無束,家裡也慣了我加班的工作常態,不會管我什麼時候回家吃飯,所以,下班後就換來了一個人的時光。

現在已經沒有抽煙,但都非常享受這種一人時光。

今天晚上,在尖沙咀等車時,看不到去我家附近的車,但真的不想再等了,街上又熱又焗,加上我真的很想快點坐在車上聽音樂和發呆,直至下車,總之,說什麼也不想再站在街上等,下一班車十幾分鐘之後才到,我就決定怱怱上了一輛巴士。心想,下車時再換別的車回車吧,反正它的終點站離我家也不遠。先上車再說,反正如果站在原地乾等,也不一定會更快回到家。

晃眼間的時間就下車了。我在大埔下車,開始了短暫的探索之旅。

因為天色已黑如墨汁,而且那個站的街燈也少,唯一的光源就是不遠處的露天草地球場,一支支像太陽般亮眼的球場大燈,即使有些背對著我,那個光暈也夠剌眼,雖然有點距離,已能稍為照亮我下車的位置。

2021 | 香港大埔 | Photo credit: Shirley

但是,下車後,找不到原本我要走的那一條路。本來天還亮時,不是有一條行人隧道可以過去對面的中學嗎?本來,沿著中學外圍走,不一會就到達火車站。但是,可能是我下班後太累,或是這個晚上真的有點兒太黑了,本來有的路都被黑夜抹掉了。所以,陰差陽錯下(其實只是方向感不佳),就走上了一條河邊。

此時,耳機裡傳來了宋冬野的聲音。之前賣了他的唱片,手機裡本來只有《董小姐》和《斑馬》,前幾天終於按耐不住,把他那紅色的《安和橋北》專輯裡我喜歡的慢歌都一拼在 iTunes 買下了,他渾厚滄桑的歌聲,真的很適合晚上一個人走夜路的時候聽。一來,聽著就不會總是覺著後面有人跟蹤自己,來得比較安心,二來可以解悶。

此時,我面向圖中右邊的方向前行。一邊經過這條河,一邊想起之前為了《安河橋》這首歌,在北京旅遊時還專程到了北京地鐵的「安和橋」站,本來當時有在站內拍照,但剛才在電腦內翻箱倒櫃也找不到,只找到這一張:

2016 | Photo credit: Shirley | Beijing

那時,就是為了看那條「傳說中的」安和橋,就從這個我所住的酒店所在的「三元橋」站搭到去「安和橋」站。還記得,那時一出站,面向一望無際的平地,除了地,就是地,心想,果然是位處五環之外,不只是不多高樓,簡直是沒有高樓大廈!地鐵站外有公安站岡,我問他們安和橋在哪兒?他反問我:你又是因為那首歌呀?我笑說,是呀。他指了指近處的一個出口,這邊差不多走,很快就到了。他指向左邊,好吧,我就按著左邊走,但左邊根本沒有什麼橋呀。好吧,既然好像很多人都問過他,那他應該知道我們這些歌迷想去的地方吧?我一直走,經過沒有高樓沒有店的行人道,兩旁只有一些分佈不均的樹草叢,比人高一點點,也不厚,可以穿過它們,走了一會,就看到了,我想應該是吧!

2016 | Photo credit: Shirley | Beijing
2016 | Photo credit: Shirley | Beijing

今天晚上看到大埔的這條河,思緒一時就飄回去 2016 年了。

回來之後,除了生活,就是繼續探險。

沿著那條頂著球場大光燈的河向前走,不一會,就會看到沒有盡頭似的黑漆漆的路,路的盡頭只有一支橙黃色的街燈照著。那兒是不是河的盡頭呢?

我決定再往前走走,因為路的另一頭是火車站的方向,應該會有類似隧道的東西會引去火車站吧?結果是什麼也沒有。但也不需回頭走,反正前方總有路,我走經過兩條火車的架空路軌下面,架空路軌下的白色像一塊天花板,如果有張床放在路中心,躲下去就會看到月光反映出的河水映在白色上,那個白色就像一塊投影幕,月光映照水,再反射上白幕,白幕上一道道湧動的河水,像電腦的流動桌布,不過這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而且沒有電子藍光。穿過投影幕,再走完一條馬路邊的行人道,終於到了地下行人隧道,穿過去就是火車站了。

可以轉乘的士(出租車)回家了,但之後,我都會繼續四處探險,下一次大概會再走走那條路,拍一拍那塊投影幕吧!真的很美!



個人專頁 | Shirley Leung 的創作空間

個人 IG 攝影集 | @ shirleyphotographycorner

方格子 | Shirley Leung 梁雪莉


SPONSOR ME

https://liker.land/shirleyleung/civic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散文/到二手唱片店賣唱片

裸職後,我一個香港女生獨自去了北京旅遊(一)

裸職後,我一個香港女生獨自去了北京旅遊(二)

1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