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shi.0618

生於香港的18歲infj - 喜歡文學和寫作 - 💌歡迎私訊/ 投稿/ 傾訴 - iG: @shishi.0618

sirius

拿著正在出倒汗水的檸檬茶,我們走向那海旁,停在欄杆旁,看著外面的世界。

經過一天的雨水,空氣中瀰漫著一股強烈的悶氣。偶爾會有幾陣海風吹拂,不冷不熱,剛剛好。彼岸的樓燈是城市繁華的象徵,五顏六色的大型廣告牌散發出著刺眼的光芒,嚷著要客人注意。看著那倒影的紅藍綠在海水蕩漾下廝殺,這景象顯得格外不真實。成敗與否,繁榮衰落似乎也只不過是過眼雲煙而已。漂一漂,已是整個盛唐。

 「過幾年我們就老了,你記得要⋯⋯」兩個老年的婆婆說著。

 「不是啊!」那年輕貌美的女人噗哧一笑,輕快地回應著正在逗她笑的男人。

 「他啊,就是得不到他想要的東西。總而言之,他就是一個賤人。」那群男孩一本正經地說著。

 「不錯啊,你看英國那邊的交通也不是不便利,移民似乎是一個不錯的策略。」兩個穩重的女人說著。

 「他?已經結婚了,也有了孩子。」她說著。

 還有幾個外地人,說著一口流利的印度話,高聲歡樂地唱誦出那異地風情的故事。


 我們坐在海旁的椅子上,偷偷地聽著每個走過的人的對話,想像他們的為人、抱負、以及他們的生活究竟是如何的。細心聆聽著,我們彷彿回到了小學的聆聽測驗中。彈指一揮間,青春的歌曲已經化成了商場背景音樂,而那旋律竟牽著每個不同的故事在海上徘徊。我們是聆聽者,但我們更喜歡當一個聆聽者。此刻,阡陌交通,星辰羅網,車水馬龍,人來人往,車輛在交叉路口上一閃,又不見了。眼角一瞥,仍是一個露宿街頭的人。香港還真是一個既繁榮又悲哀的城市。


 我指著夜空中最閃亮的亮點,笑著問你是否知道人類肉眼就能看見木星了。你卻揮揮手,說:「才不是呢!這應該是Sirius」我噗嗤的笑著,輕輕地拍著手:「甚麼Serious?」「對,你不知道Sirius麼?」「呵— why so Sirius?」


 所以我喜歡跟你相處。不用浮誇地張揚自己,不用沈重的語氣來表達自己,更絲毫不用想著有甚麼話題可聊。即便是與你聆聽空氣中的寂靜,我也喜歡。


 別離易,今宵重,此等情該珍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人大左

會發現關係若果唔努力維繫

其實就會荒廢

好似一塊地咁

慢慢咁經過日曬雨淋

就會逐漸腐爛


但你又會發現要維繫一段關係其實好難

尤其係分開左 唔係日日見到

我地冇辦法再好似以前咁一齊經歷一樣既野

變左好似喺本地 long d 咁

你話係咪好淒涼呢

其實依個係咪就係長大嘅代價⋯⋯


所以

珍惜啦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