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47 articlesIn total 98773 words

Not All Men为什么这么糟糕?

StephenYeong

Yes All Men!

今天是上海封城的第53天

StephenYeong

满洲之歌 | ハルピン小唄

StephenYeong

ハルピン小唄 哈爾賓日日新聞當選 演唱・中野忠晴 藤本二三吉 作詞・鈴木勇作 作曲・古関裕而 ハルピン小唄 ...

满洲之歌|ハルピン旅愁/哈尔滨旅愁

StephenYeong

一首80年前创作的歌曲,其以略带忧郁、如明信片上的风景般的歌词,描绘着这座颇具异国风情城市的美丽。

列車駛入金色的伊圖里河

StephenYeong

半年后,在封城一个月的上海回看那时候拍摄的照片,是那么美丽、那么遥远。

3

上海的尽头在哪里?在一辆辆大众汽车外的曹安公路6000号

StephenYeong

去上海的尽头。

“駅スタンプ”~车站印章,凝固的满洲印象

StephenYeong

百年后再来看这些满洲车站的印章,一枚枚印章宛若时间戳般,将那时的风景和时间一起被固定在纸上。令如今的我们可以凭借印章一窥那时人们心目中的名胜风景、地方物产乃至人们的生活状态

4

近代满洲历史文献汇总

StephenYeong

我不希望宝贵的历史资源烂在我的收藏夹和硬盘里...

從新京到大栗子,隕落的王道樂土之夢

StephenYeong

一个名叫栗子的小镇

1

怎么从长春到哈尔滨?搭飞机!

StephenYeong

由吉林松原飞往哈尔滨的“中国最短省际非跨海航班”

大興安嶺的深秋九月,滿載而歸

StephenYeong

興安嶺深處,一個名叫滿歸林業局的地方

1

编译|如何利用太阳和影子确定照片拍摄时间?

StephenYeong

对事实核查者来说,在视频或照片中确定时间是一项困难的任务。

鴨綠江畔的丹東:歐亞聯絡的橋頭堡、殖民手腕的展示場

StephenYeong

边境上的安东,在大国角力与殖民过程中生发出其独有的文化历史景观,至今仍然依稀可以找到蛛丝马迹...

2

珲春防川:可望难及的出海口,苏日相争的试炼场

StephenYeong

唯一没有国家、拥有真正的自由的是那翱翔于天宇的白色鸥鸟,转瞬间祂飞越了中国边境三米高的铁丝网,在属于俄罗斯的湖泊上滑翔而过。

1

也许每个人都需要自我身份认同,我何以成为今天的我?

StephenYeong

按照如今中国的话语体系,我是一个东北人、一个中国人,但这是我么?

3

中国的小飞机旅行|冰冻的大兴安岭

StephenYeong

Beech Kingair 350 ; JGD-HLD

深夜骑上共享电动车去闲逛

StephenYeong

在门前的蒸炉旁忙碌的店主看见后,暂停下了手里的活计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们由远及近再到远,又恢复了手上的忙碌。

我在我的幼兒園裡廢墟探險

StephenYeong

重新发现童年。

3

中国的小飞机旅行|翱翔于呼伦贝尔草原湖泊之上

StephenYeong

掠过碧绿的草原、莫日格勒河和呼伦湖...

中国的小飞机旅行|在黑龙江与兴安岭之上

StephenYeong

从黑河到漠河,在低空的小飞机上掠过兴安岭。

1

新京狂想曲:鐵路和政治雜糅成就的都市

StephenYeong

​从ハルビン到新京的数百公里铁道,狂妄大东亚主义的日本走了二十年;《朴次茅斯合约》到《北満鉄道讓渡協定》,美梦成真。

3

廢線鐵路上的小城穆棱,隱藏著東北最大的機車墓地

StephenYeong

由大连开往绥芬河的3727次列车开出穆棱站去往绥芬河的列车早已为动车组所替代,不过在今年的端午假期,曾行驶在大连绥芬河间的2728次列车以临客的形式短暂的恢复了三天。其与大连满洲里间的2326次列车一道,成为为数不多贯穿南满洲支线和中东铁路主线的列车,不得不说令人欣喜。

満洲鉄道唱歌

StephenYeong

藤晃太郎・作詞 古關裕爾・作曲 音频请见:満洲鉄道唱歌(上・下)霧島 昇・松原 操/松平 晃 作置版あじあ号列车在新京站(上)ああ大陸の朝ぼらけ 波も微笑む大連の 昔語りを後にして 旅順の山の岩かげに 涙で偲ぶ肉弾史今目覚ましく起ち上るあじあの響き溌剌と世界に誇る快速車 線路の...

探访哈尔滨客流最小的高铁站,每天竟只有几名乘客

StephenYeong

实地体验后,我依旧难以给出一个为什么要在如此偏僻的地方建设一座高铁站的理由。于周边一众农田中的车站生来注定是门可罗雀入不敷出的,免不了“废站”的命运

反对三胎,不仅仅是反对三胎本身

StephenYeong

更是面对生育问题时,当权者所表现出的懒政

1

兩座櫥窗間一觸即發的核大戰,五月冷戰觀影小節

StephenYeong

還好如今的世界已經稍遠離核戰爭的陰影,不過不要忘記:如今的“末日之鐘”已被調至距午夜還有一百秒。

疫情前後,我在泉州青旅做義工的四十天

StephenYeong

有了问题怎么办?到关帝庙去求个签! 扫码添油,一张带着您名字的功德券就出炉了!

1

金山铁路上走一走

StephenYeong

七十年代的上海,为配合金山石化建设,铁路一侧也建设了连接沪昆线的铁路——金山铁路。为了方便附近的居民出行,这条工业铁路线上也同时开设客运列车。经扩能改造后,电气化的线路上跑起了和谐号列车,得以用更高密度的列车连接市区和金山两地,也更符合城际铁路的定义。

從新安江到千島湖:山水畫中追尋金千線

StephenYeong

也許幾年後,人們重新乘上這列通向千島湖的列車,一瞥花木、淺啖湖水。

機場裡的小旅行

StephenYeong

「站在昂贵的科技所造就的美妙物品面前,我们也许会倾向于拒斥心中因此涌现的敬仰之情,只怕这样的仰慕会让人变笨。我们担心自己过度着迷于建筑与工程的产物,担心自己会目瞪口呆地望着庞巴迪的无人驾驶列车往返于卫星城镇之间,或是看着通用电气公司生产的GE90引擎轻轻地挂在波音777客机的复合材料机翼上,推动这架飞机飞往首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