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urader118168

第五縱隊—第一章

一場車禍背後竟是一場縝密的算計,也意外的跟久違的好友重逢,原本的劇本也跟著改變。雖然就連他的出現也是設計好的,不過之後的發展卻整個走偏了。時間漸漸流逝,這場行動會順利執行嗎?

該死的雨天,身上的衣服有股潮濕的霉味,伸手從褲子口袋裡掏出機車鑰匙時,還能感受口袋裡未乾的濕涼感,全身上下僅剩內褲是乾燥的,不過等會應該就會被褲子的濕氣給弄潮。靠!被自己的褲子弄潮了,也真他媽的一絕。

騎在每月固定會走一趟的路線上,阿樹心想等會高醫生會跟他說什麼話?甚至他已經在腦海排演起等會他們的對談互動會是如何進行。他心想,今天一定要把在辦公室不爽的狗屁倒灶鳥事全部吐出,看看那醫生會有什麼反應。叮咚,電動門自動打開,坐在櫃檯前的女護士,指了指阿樹右手邊的體溫檢測機跟酒精噴灑器,示意他先做好該做的事情再來跟她掛號。

檢測機傳來「36.7度正常」的機械聲音。遞出健保卡不久,護士對阿樹說:「掛3號;第二排第1個位子請坐。」坐在冰冷的塑膠椅,連最後一塊乾燥內褲淨土也被萬惡濕氣給侵佔,濕潤潤的感受讓阿樹不爽指數再度上升。

30分鐘過後,2號的大媽總算從診療間出來,看她出來時還反覆碎念她等會有很多case要談,一手拿著柏金包,另一手從裡面掏出鑲滿水鑽的手機,迫不及待第對著手機嚷嚷:「小玉,那個王經理下的訂單暫時不要出貨,得罪了老娘還想要我出貨,沒門兒,叫他老爸來求我吧!對,我等會還要去逛街買我家那老爺的生日禮物......」阿樹本來不耐煩的心情,在看到那大媽的手機連開都沒看,想了想還是別太計較,心情稍微平復了一些地走進診間。

「嗨!阿樹,最近還好嗎?晚上可好睡阿?」

「好睡是好睡,但最近工作上鳥人鳥事太多,實在讓人厭煩焦躁,有沒有抗焦慮的藥給我加一點」

「不如你先說說是什麼事,我們聊聊搞不好就能解決了?」

「高醫生,你說一套系統能用簡單的事完成,省時省力不是很好嗎?幹嘛要加一堆無用的審核機制,東卡西卡的把好好的一個設計變成一個笑話。靠!就問你拿槍要射殺敵人時,會先舉手問長官;報告長官請問可以開槍了嗎?更蠢的是,長官會先回覆你,持續瞄準等候上級指示,然後在等那蠢蛋打給更上層的笨蛋,讓上面的笨蛋委員們決議後在打給你的蠢蛋長官,他在跟你說要不要發射那早該射出的子彈。」「靠,那時我早就掛了吧!」「要嘛逃,要嘛開槍,先前執行任務前就該說清楚下達命令,按接戰準則明確執行就好了不是嗎?」「跟我講什麼滾動式調整,要適應變革的作法,不要僵化思想」「靠!滾動式勒!明明就是沒法先預判好情勢,發生了才在那東補西補,扯一堆有的沒的」

高醫生聽著滔滔不絕的大樹,他心想,這比喻可真有大樹的風格!一定會有靠阿什麼的。雖然他大概知道阿樹是在國防研究院工作,而且還是負責機敏性頗高的工作。所以很多事他只能這樣表達。

「大樹,如果你覺得這系統不ok有疑慮,那你有跟更上層討論這問題嗎?」

「有啊!但你覺得跟蠢蛋說有用嗎。」「我之前還因為他的不作為,寫信給我們部門的主大總管反應,結果也是石沈大海,而且過沒兩天,我那蠢蛋主管還過來跟我說,下次不用懷疑我的判斷。當我說不用修改就是不用,你的判斷跟顧慮,我都有想到了,所以下次不要越級報告,這對你的考績不是件好事。」

「那時我就他媽的明白了,我做的這些工作,大概7成都是在交差做樣子的,總之大家只要每月初帳戶有錢打進來,至於你工作做得如何?品質如何?沒人關心。難怪外面說我們這些在公部門的都是占著茅坑不拉屎,只會蓋章的米老鼠。」「靠!我這約聘雇的比這些正式的公務員還有能力多了,有些人連系統是怎麼運作都他媽的搞不清楚,他們那些人真的可以解散算了。」


寫到有點打結...

故事推進似乎太慢,不過還是先掛上,今天有空再繼續。一直很愛看小說,希望自己的處女作能堅持下去,也算是完成自己曾有的心願!

水某~我有上傳囉!

不嫌棄的話拍拍手幫我打個氣吧!在此感謝各位善信大德花時間閱讀🙏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