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可洛
希可洛

我喜歡異世界轉生故事

轉[]到異世界

001.我死了

…..


這是那裡?


現在的我只有這個疑問。


不知道身處在什麼地方,看不見東西。眼睛沒了感覺,也不知道是否已經睜開。


周圍是完全的寂靜,聽不到任何絲微聲音。


想觸摸但摸不到任何東西,只有一片虛無。


沒法用手確認是否還有眼睛耳朵...正確來說連是不是還有手腳也無法確認。


全身沒有感覺,我懷疑我壓根兒連身體都沒了。


自己像變成了一塊沒有重量的物體漂浮在空中。


這種感覺很微妙,真要比喻的話,可說是身體已經睡著了但是意識卻很清醒。


在這樣的狀態下反而異常的讓人心情平靜,很是享受。


我應該是死了吧?


大概吧...應該也只有這種可能吧?


「你已經死了!」


一道聲音傳來,感覺並不是用耳朵接收,而是直接傳進腦子裡。(現在應該也沒有耳朵跟腦了吧?)


這聲音似年約10歲多的幼女,我有印象,而且是最近...不,應該說就是剛剛臨死前。


「你是剛才的那個女生?」


我不確認是否有嘴巴,在心中想著,期待著聲音主人的回覆。(不過應該連心都沒有了吧?)


「呦~~厚厚,沒~~錯,現在你應該有很多事情想要問我吧?」


居然可以溝通,那我當然要好好跟她「溝!通!」一下!


我很氣憤,出生到剛剛都沒這麼生氣過,因為這個女生剛把我給害死了。


「那麼大的雷電是妳召來的?為什麼要這麼做呢?不只我死了吧?學校裡還有很多人呢,他們平安嗎?」


在我生前最後幾個畫面,這聲音的主人出現在我面前,是個小小女生。數道雷電從她正上方出現,貫穿學校頂樓並擊中了我。


「...你想問的第一個問題應該是最重要的吧?」


「當然,這對我來說當然是最重要的,有沒有牽連到其他人啊?」


「好吧,你會這麼問也不意外,那我就回答你吧。...人家也是千百個不願意啊,除你之外的其他人或許可以不用死去,不過剛好他們當時所處的位置與你太近,所以才被牽連進來的喔。」


這個女生用了很俏皮的語氣,但說出來的話真讓人火大。


「什麼意思?妳原本就是衝著我來的?還造成很多人跟著我一起死?」


「對呀,我的確是為了你而來的,就是要你死,OK?」


還落英文,真想痛罵這小妮子。


「什麼就是要我死?我跟妳有仇嗎?報仇就可以隨便牽扯不相干的人進來嗎?」


「先澄清一下喔,那個雷電並不是我使出來的。你!是!註!定!無!法!躲!過!的!倘若我沒有在場的話,結果還會更糟喔~」


句尾音還給我拉高,俏皮過頭了。


但我今生今世沒有做甚麼傷天害理的事情,欺負人?小動物?那沒有可能。準確的說我就是個爛好人,往往太過在意別人,想要討好關係,即使自己吃虧也會默默承受。


但我也並非阿諛奉承,不會為了在朋友圈中有好關係就講傷及他人的話。為人正直這點也抱有自信。


說難聽一點就是,我沒有種和別人吵架...。對,我就是這樣龜縮的人。


我這樣的人也會遭雷劈?這還有天理嗎?


「難道上天要我死...?天公伯啊~~怎麼會這樣,我不相信我會遭雷劈死...」


如果我有臉,那這時定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我還有辦法被救活嗎?」


「你的身體基本上已經消失了,留下的只剩灰燼。」


既然確定死了,至少也要問清楚是怎麼死的,否則九泉之下也難瞑目。


「到底我是犯了什麼罪孽深重該死的錯誤?被處刑時還連帶害周遭一些人跟著陪葬?」


「其實你不用灰心,你並沒有錯。你的一生做了那些事我都知道,你的的確確就是個連走路都會害怕地面痛的老好人。」


?×10


那麼為什麼會遭雷劈?妳也給我說清楚啊?不然我不就白死了嗎?


還有,妳有辦法知道我過去的所作所為?究竟是死神還是鬼差?


「你當然滿頭問號,但我也沒法立即告訴你全部喔。現在只能告訴你一件事:你背負著重要使命..」


「重要使命?」


「必須成為造橋者!」


「...我不懂,造橋是指?」


「你現在是「精神體」而非肉體,就當做是靈魂吧。正在以數十萬倍的光速速度飛行著。你經過的路線將會形成一座橋樑,並引導後方的靈魂,一起抵達你們的目的地呦。」


?×20


女生開始說話同時,我發現我的視覺慢慢恢復了,漸漸可以看到越來越多亮光。


我正處在浩瀚無垠的星際空間中快速飛行著,視野內盡是成千上萬的星星,顏色種類繁多。由於速度過快,離我較近的星星們飛速地閃過,光點拉成長長的線條,一瞬間就遠遠被我拋在後頭。高超光速是這樣的感覺嗎?為什麼光線沒有藍移與紅移?


「我為什麼要做這種事呢?是妳在帶著我前進吧?」


「不對喔,我只是放慢速度跟著你一起走而已呦。」


我將視覺現轉向聲音傳過來的方向,是一位全身發著白光的女生。她的臉朝著我看過來,露出俏皮的笑容,我確信她就是當我還活著時最後看到的那個小小女生。


她的上衣很貼身,搭配短裙,好像都是用羽毛織成的,不過太亮所以看不清楚。背後還有一對看似裝飾用的小翅膀,就外觀輪廓來判斷,有點像奇妙仙子。


「看看你自己和後面吧。」


視線移到身上,我確實是個「靈魂球體」沒錯。雖說也發著光,但是亮度非常微弱,根本無法跟那個女生比。


再往後看,一群和我同樣的靈魂球體跟在不遠的後頭和我等速伴飛著,大約有20多個。


「後面這些靈魂都是跟你一起赴死的生命,因為你在前方開路,所以就跟著你而來啦。」


「我為什要帶領他們?又為什麼要造橋?我又要去那裡?」


「你要去那裡不是我控制滴,你是自己在移動。他們跟著你也不是你能夠抗拒滴,不過造橋的確是你的使命呦。」


「這使命一定要我來擔當嗎?我是因為被選上要造橋所以被雷劈死的嗎?如果不選我來造橋我就可以不用死了吧?」


「沒法呦,你是唯一能成為造橋者的人,別無二選!你就是必須要造橋,所以才被雷劈死滴!」


「那有這種事...這種事很重要嗎?為了這種事我莫名的賠上一條命...我再也見不到我的家人,爸爸、媽媽和弟弟,嗚嗚...」


想到再也看不到親愛的家人們了,我實在無法接受這種別人擅自下的決定,悲從中來,想要嚎啕大哭但卻沒有辦法流出眼淚。


不過也了解到,就算是精神體狀態也有辦法表露出哭泣。


「雷不是我劈滴,跟我訴苦無效。另外你只有想到你的家人嗎?應該還有一個最...最最要好的朋友吧?」


要好?...最要好...喔,想到了,剛才臨死時旁邊有個摯友,他離我非常近,一定也是被波及而死。至於叫什麼名字...想不大起來了...。


「有個摯友跟著我一起死了!」


「沒錯,他也同樣變成精神體了,就在後面那堆裡面。」


女生指著後方跟隨而來的靈魂球體們。


「造橋者沒有什麼不好的,經過橋的精神體都會殘留,以後相見的話你會很容易認出他們的身份。」


「造橋...為了要我造橋,害死這麼多人...到底是誰這麼擅自決定,把別人的性命當成工具?」


「若你真的要問是誰劈的,可以透露你消息:你們倆之後一定會再見面滴。」


「你會帶我去找他?」


「正確的說,你正在前往他的世界。而且,靈魂還在就不等於死亡。」


「我到那個世界後就會復活了?」


「是不是會復活我不知道,那要看你們怎麼做囉。」


「我到達那個世界後,要怎麼找到他呢?」


「別急捏,要過很久一段時間,自然會找到的,但是到時你絕對不會怪罪他的,還會跟他成為至交,甚至可以說你是為了他才選擇成為造橋者的呦。」


?×30


「深奧難懂,為什妳可以這麼肯定未來的事?」


「我可是神的代理人呀,呦~~厚厚!」


這小妮子這麼厲害嗎?他笑聲一傳完,立即加速前進...不能這麼形容,應該是成為一道光束射向前方盡頭,感覺她已經抵達目的地了。


不是啊,我還有很多問題妳還沒有回答,怎麼就先溜了?


但前往的方向一致,目的地應該都相同,遲早都會遇上。等我以後找到你們時就要問個清楚,給我等著。


不知道還要多久才會抵達,想著休息便關閉了視覺,進入沈睡。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