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可洛
希可洛

我喜歡異世界轉生故事

轉[]到異世界

002.到達

這一覺睡得好舒服,真想打哈欠,可惜我沒有嘴巴。


我應該已經抵達目的地了吧?立刻開啟視覺查看:又是一大片似星星的微弱亮光。


難道還沒抵達目的地?但已經看不見拉長的星光,我應該靜止在某處了。


雖然和在星際空間看到的景色差不多,不過眼前這些「星星」的亮光都變成類似顏色,並不規則的緩慢移動著。


仔細看就能辨別,這些亮光其實都是靈魂球體。他們的外觀和我相差無幾。


我似乎來到了一個靈魂的世界。


雖然不是出自本願,也仍想念著原本居住的世界、家人和朋友。但現在無法回去了,畢竟我在原本的世界已經被雷給劈死了...。


來就來了,抱怨也沒用,順水推舟吧。


既然大家都是球狀,那麼就以「本球」自稱吧。


這些靈魂球體佈滿整個空間,散發的光亮度都有些微不同。


如果這些靈魂球體都有思想,那要怎麼溝通?


那個呦厚厚小妮子也發著光,似乎也是個靈魂體,能夠跟她對話就說明...,對這些也可以用一樣的方法嗎?心中默想著...


「欸...大家好啊,晚輩初到貴寶地,人生地不熟,不懂這裡的規矩,若有踰越,還請多多包涵。不知是否有榮幸,能跟在場的各位交個朋友?」


或許前世跟我一同遭殃的人混在這些靈魂球體中,先試探性的問問吧。


附近的靈魂球體有反應,主動靠過來了。


「大哥您好阿,請問...?」


當他靠過來時才發現...,好小顆啊。依照視覺判斷大小,若我有手的話,大概就一個拳頭大。


不過我不能使用貶低他的語氣,他是前輩,一定要尊重他!


「您...真是精壯阿,看您的身材就知道,結實無比...」


這位前輩突然就貼附在本球邊上,並漸漸鬆散、消失。


「欸?」


跟說好的強壯不一樣,他怎麼就散了?


之後陸陸續續來了好多前輩,也都直接貼上本球,然後消失...



似乎是無法對話,而且也不像前世人的靈魂,因為大小差太多了。


呦厚厚小妮子也說了,若是在這個世界遇到前世一起過來的精神體,會很容易判斷出來。


不過這種被貼附的體驗很微妙...,怎麼說呢,有種十分愜意、極度放鬆的感覺。


好舒服啊,好想一直待在這。


我還發現,貼附的靈魂球體越多,就越能得到放鬆。


怎麼會這麼舒服,完全不想動,慵懶已經支配我了。



我似乎不是來這裡睡覺的,況且剛剛才不是才剛睡飽醒來而已啊。


「那個呦厚厚小妮子會在那呢?」


我四處移動視覺,視野內看不到靈魂球體以外的東西。背景仍跟在星際空間一樣,都是一片虛無。


不過我發現可以透過自己的意識來移動。想著往上...往上,就可讓本球往上移動,很方便呢。


移動速率並非很快,不過能移動已經是萬幸了。畢竟我沒有腳,若無法移動豈不是更慘?


想就這樣四處探索一下,看看能不能發現些什麼東西。


隨著移動,我發現貼附在本球邊上的球體越來越多,已經滿滿一層覆蓋本球,但是並沒有影響視覺。看似無害,所以不管他繼續移動。


越來越多球體靠過來貼附,本球被一圈又一圈的包起,感覺像某種食物,準備下鍋油炸!


「想到被炸似乎有觸霉頭,感覺不怎麼好笑。」


平常沒事就會想想搞笑段子,前世的我自娛娛人的方式。


又移動一段距離,貼附的球體實在太多了,速度變得非常慢,我開始對這些球體感到厭煩。


我發現這些球體並沒有死死地貼在本球上,會邊走邊掉。若快速晃動自己,也許能把這些黏人的球體甩出。馬上開始做自旋甩肉操!


「本球輕鬆達到每秒3轉!」


順便搞笑一下。


輕鬆就甩掉了9成以上的球體,負擔大大減輕,移動速度隨之恢復,不過卻意識到一個大問題。


周圍這些球體好像變大一些了?


而且是全部的球體同時一起變大,就我沒有?這很奇怪。


聰明的我立刻想到:公路上逆向的駕駛都不覺得自己有錯,反而怪罪其他人逆向行駛。


應該用第三人的立場來判斷。如此推斷,這應該不是只有我沒變大,而是只有我變小了。啊哈!我真是聰明!


什麼!?我變小了?吃驚又似乎感覺大難即將來臨。


再認真想想,為什麼我會縮小?大膽假設一下...


該不會這些球體在「吃」我吧?


因為我被「吃」了,所以我縮小。他們因為「吃」了我,所以變大?


大家都是靈魂球體,既然這樣我也可以「吃」他們吧?


回想著一開始,為數不多的球體貼附在本球邊上時,應該是我「吃」了他們,所以才讓他們消失,把他們變成我的一部分。


但是遭大量球體貼附時,消化吸收速率趕不上被吃而損失的速率,反而被他們慢慢「吃」了!


這種推斷既直接又明瞭。不管如何,變小是事實,若再這樣下去我肯定會越來越小。最後就像最初那個貼附在本球邊上的小光球一樣...消失了...。


我是個靈魂,不算有生命。


那靈魂消失的話...



怎麼想都比有生命的生物死亡還來得可怕。


若真的靈魂消失了,應該也就真的徹底消失了。


靈魂的消亡...同等意識的死亡...?


「我」這個意識將不復存在。



「我不要!開玩笑,我怎麼可以被吃掉!」


這些要吃本球的球體雖然變大...不不,雖然本球變小了,但論大小依然是本球要大上許多,那有那麼容易讓你們吃掉。


我擬好戰術,只要控制好貼附的球體數量,花多一點時間就可以把你們通通都「吃」進來。


但目前周圍的球體太多了,即使甩開也甩不遠,馬上又靠過來。


繼續待在這自旋甩肉,最後必定會讓周圍球體越來越多,塞個水洩不通而被淹沒。


只能轉移陣地了。


盡可能將貼附的球體甩乾淨,然後以最快的速度開始逃脫。


不過該往那兒去呢?到處都是這種球體,越走只會吸引越多靠過來,當務之急是需要找到球體較分散的區域。


四周到處看看,還真有一個方向的球體明顯較分散。幸運!二話不想直奔過去。


到這就可以慢慢把這些跟屁球吸收乾淨了。(應該吧,當時我是這樣想的)


不過,這區的球體到底為什麼會比較分散呢?應該也是有原因的吧?想要探索一下這個區域。(身處未知環境最好不要亂動)


便開始四周隨意移動逛街了,咦?那邊更是空曠,是什麼原因呢?過去看看。(好奇心會殺了你)



上面註解是我事後回想的,我那時怎麼那麼蠢啊。


突然出現了個頭比我大一圈的球體...


出現一瞬間,他像是張開嘴巴般,飛也似的朝著本球「咬」過來。


「媽呀!這是什麼狀況?」


驚嚇!冷不防的被這傢伙咬了一大口。


毫不費吹灰之力就撕去本球的那一部分殘塊,在他「口」中緩慢地變小...


本球已經不是球型了...,從現在起,頭上插梗和葉子就可以模仿某電腦手機品牌的Logo了。


「完蛋了!這時後還在想搞笑段子!」


雖說球體一部分被拿走了,但是並沒有感到痛覺。


「那是...我的!我要拿回來!」


既然他可以張口,本球也一定可以。立下奪回誓言!用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開始想著:「本球的嘴巴啊,張開吧...張開吧!」



被咬去的殘塊,已經完全融入大塊頭,成為他的一部分,讓他變得更大一圈了。


而本球...反而覺得像是隻便秘的史萊姆,花了許久時間聚氣、用力,還是原來那個樣,長不出嘴巴。


大塊頭再度張開嘴巴,準備再次突襲。


如果還有身體的話,現在的我肯定是嚇尿了。


大塊頭再次飛了過來!


「不、不、不要哇!不公平!怎麼你可以我不行!」


我仍然對自己長不出嘴巴表達不滿。


緊急進行橫向迴避!


本球展現出超高難度橫移,剛好與飛來的大塊頭擦身而過。這次很幸運沒有被取走任何部位。


「耶...成功迴避了!」


太好了,只要看準他的突進方向,本球就可以用橫向移動進行回避。(我的想法總是這麼天真)


應該馬上轉動視野查看大塊頭的位置。(聰明人不該打沒有勝算的仗)


他應該離本球還有段距離...吧?(為什麼硬想要剛就是不逃跑呢?)


視野才剛轉過去,本球上半部直接被削去球體的四分之一。



上面註解是我事後回想的,我那時為什麼要這麼執著啊?


因為大塊頭第一下撲空時,馬上就回彈並發動第二波攻擊。


他的反應猶如自然環境中生存的野獸,敏捷又果斷。


面對這種對手,我該怎麼辦呢?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