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年代还是少年

涂写读书笔记 大陆互联网难民 尝试写小说

你嘗過最難吃的年菜

童年的時候家庭觀念很强,過年一大子很多人聚在一起。年菜的個數往往要凑出一個吉利的數字,這時候就有一兩個“凑數菜”,記憶裏每年都會有這麽一段對話

“XX,數一數幾個菜了 ?”

“十一個,差一個凑十二個整吧。“

於是炸帶魚/煎帶魚/紅燒帶魚就這麽被端上了年夜飯的餐桌,當然沒人會吃它,但刀魚這道菜卻深深的刻印在了我有關年夜飯的記憶裏。刀魚魚刺很多,雖然規整但吃的時候還是很麻煩,也沒有什麽特別的味道,頗有鷄肋的感覺。當時很奇怪爲什麽沒有人喜歡吃卻偏偏要買,問起大人們就會得到一個吹鬍子瞪眼睛的回應

”怎麽不好吃?“

然而年夜飯之後剩的飯菜永遠有帶魚一份,吃帶魚好像也不是什麽習俗,但又年復一年的存在與年夜飯之中,後來逐漸瞭解帶魚是那個年代能吃到的最經濟的海產,但還是沒搞明白當時爲什麽偏偏要吃。有關帶魚和過年的記憶隨著成長逐漸消逝,後來再也沒有吃過刀魚,沒有一點想嘗試的欲望,沒有。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一秒之内會發生什麽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