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泉的異地日記

香港人,紙媒年代記者。嗜書如命,2017年於香港創辦獨立出版社「毫末書社」,以寫書造書為終身職志。著有《吃一碗玉米飯,再上路》、《浮生誌》、《因自由之名》(合著)、《廢墟筆記》等。 2022年2月展開一段沒有歸期的旅程,將不定期在matters/medium/fb上載異地見聞。 Medium:https://silentspring.medium.com

專訪2015華沙蕭邦大賽冠軍 趙成珍

(edited)
昨天早上,第十八屆波蘭華沙蕭邦鋼琴大賽冠軍誕生了。同日晚上,第十四屆蕭邦大賽冠軍李雲廸,因嫖娼被北京公安拘留。如此巧合,令人迷惑。記得六年前,我曾出差重慶,為香港某雜誌訪問當年的蕭邦大賽冠軍趙成珍。六年後,趙的足跡已及全球,琴藝亦更勝當年。難得人人都在「談論蕭邦」,那麼我也以這篇專訪來加入gossip吧。

零一五年十月廿一日凌晨六時四十分,是二十一歲南韓鋼琴家趙成珍(Seong-Jin Cho)的人生轉捩點。從這一刻起,他由略有名氣的年輕演奏家,一躍成為波蘭華沙第十七屆蕭邦國際鋼琴大賽冠軍。

五年一度的蕭邦鋼琴大賽(按:二零二零年的大賽,因疫情延後了一年)是公認的鋼琴家「揚名跳板」。回想十五年前李雲迪如何於一夕間變成炙手可熱的鋼琴新寵,你便明白它的「威力」有多大。

二零一五年DG推出趙成珍的蕭邦大賽現場錄音。DG稍後亦會出版今屆冠軍劉曉禹的比賽錄音。

趙成珍的得奬,跟當年李雲迪情況有點相似:他是首位奪得蕭邦大賽冠軍的韓國人,民族感強烈的南韓民眾因此高興透了,瘋狂搶購DG唱片公司上月為他推出的蕭邦大賽現場錄音,僅四天時間,便創下四萬張的驚人銷量。連趁成珍本人也沒料到同胞如此狂熱。訪問當天,他以不太流利的英文說道:「從沒想過有如此巨大效應。我很驚喜,第一驚喜是沒想到這會成了我的首張唱片,第二驚喜是南韓人竟搶購這麼多CD!」

這位古典新貴在重慶接受我們訪問的前一天,才剛在這座山城舉行了一場獨奏會。雖然奪冠後一直風塵僕僕,到處巡演,俊朗又帶點害羞的趙成珍看來依然精神飽滿,完成訪問後,又立即啟程到下一站北京演出。

一九九四年生於南韓漢城(首爾)的趙成珍,在贏得蕭邦大賽冠軍前已有豐富參賽經驗:十五歲贏得日本濱松國際鋼琴比賽冠軍,二零一一年贏得柴可夫斯基國際鋼琴大賽第三名,二零一四年贏得魯賓斯坦鋼琴大賽第三名。著名指揮鄭明勳和Mikhail Pletnev也對他愛護有加,經常帶他巡演。今年(2015)三月的香港藝術節,還未「爆紅」的他曾來港演出,下半場彈了全蕭邦曲目。

趙成珍用了足足一年時間準備這次比賽。

雖然大部分曲目是十六歲已開始彈的old repertoire,但處身比賽現場依然緊張,「通常做現場錄音時我都會很緊張……而且,我是蕭邦大賽的粉絲,童年時已在網上觀看比賽直播,記得那一次是Rafał Blechacz(2005年)勝出。當輪到我比賽時,我抬頭一望,覺得那演奏廳真有歷史感,因為我喜歡的鋼琴家如Argerich和Zimerman 都曾在此演奏!這想法令我突然感到無比緊張。」

蕭邦鋼琴大賽:鋼琴大師「搖籃」

蕭邦鋼琴大賽(Fryderyk Chopin Piano Competition)是公認的鋼琴大師「搖籃」,但最初是為「拯救蕭邦」而創辦。一次大戰後,波蘭青年普遍輕視蕭邦音樂,認為頹廢傷感、不合時宜。為撥亂反正,華沙音樂院教授Jerzy zwrawlew於1927年創辦首屆蕭邦鋼琴大賽,鼓勵更多人學習蕭邦作品。
Pollini、Argerich、Zimerman,這三位典堂級鋼琴家,分別是1960、1965和1975年的蕭邦大賽冠軍。此外,也有人因「出局」揚名:1980年,Ivo Pogorelich的演繹風格「不符合」主流,第三回合已被淘汰,評審Argerich憤而離場抗議,令Pogorelich一夜成名,氣勢蓋過當年的冠軍鄧泰山。早期贏得比賽的多是波蘭或俄國人,可以想像當傅聰在1955年贏得第三名的震撼。其後,陸續有亞洲人得獎(如內田光子和鄧泰山),及至2000年李雲迪和今屆趙成珍奪冠,反映古典世界的亞洲臉孔日增。

趙成珍在第三回合彈的《廿四首前奏曲(24 Preludes)》(Op. 28)就是專為這次比賽新練的。此曲收錄在CD裡,也是他賽後巡演的重點曲目。由廿四首按關係大小調次序排列的短曲組成的《Preludes》,極富詩意,包含廿四種截然不同的氣氛和情緒,像一齣齣微電影。「蕭邦很難彈,因為人人口味不同。有人認為是romantic music,有人認為是 colourful music、classical music、dramatic music……什麼看法都有。我自己是按著音樂本身去考慮怎樣演繹的。像《Preludes》便是很詩意的音樂。」

蕭邦音樂特別之處,是它容許極大變化幅度:既可像Pollini般清晰明朗,也可像Argerich般熱情奔放,或Zimerman般如詩如畫。趙成珍自言最喜歡的蕭邦演奏家是黃金時代的Alfred Cortot。「我和他的風格分別甚大,但他仍然是my favourite chopin。老一代鋼琴家彈得很自由,運用大量rubato,現在沒有人這樣彈了,但我想仿傚他們的精神。」除了Cortot,他最喜愛的當代鋼琴家是Radu Lupu。「你有聽過他的現場演出嗎?他就像神一樣。他的琴音好像來自天堂般。他的pianissimo(極弱音)很細很細,但可以穿越到音樂廳的盡頭!」說起偶像,出爐冠軍立時變回小粉絲,興奮溢於言表。

其實贏得蕭邦大獎,有點像中了超級彩票:可以是blessing,也可以是災難。李雲迪便長久被困在「蕭邦專家」籠牢裡,捨不得撕掉那張「蕭邦冠軍」標籤,只靠幾套曲目走天涯,疏於開拓音樂視野。趙成珍幸運之處,是他獲獎前在南韓已有一定知名度,不會被突來的名利沖昏頭腦。「我希望自己彈得像個蕭邦專家,但我不想成為一個蕭邦專家。」未來,他打算學習蕭邦的《Sonata no. 3》、《Polonaise-fantaisie》等,也會多彈德奧作品。加上其老師Michel Béroff擅長廿世紀音樂,所以他亦有很多機會接觸巴托克、梅湘等現代音樂。

夢想開很多很多場音樂會,是趙參加蕭邦大賽的原因,不過他笑言現在未免太多了。「我現時將每年演出上限定為五十場。這已很足夠,因為我需要時間準備。我想我是個weak pianist吧!如果一年彈一百場,會無法維持高水準演出。」

雖然有人認為趙的獲獎或帶點幸運因素(見附文),但聽到此番有遠見和人性化的話,我反倒相信他會越彈越好。畢竟,贏得比賽,可以靠運;但要成為殿堂藝術家,卻必須有努力不懈的決心、成熟謙卑的態度和淡薄名利的性情。

「最好」VS 「唯一的最好」
作曲家巴托克講過:Competitions are for horses, not artists. 不過現今要在古典樂壇闖出名堂,比賽難免是「指定動作」。蕭邦鋼琴大賽可謂全球最有「江湖地位」的鋼琴比賽。這個嚴限參賽者年齡(16至30歲)、評審團由蕭邦名家組成(今年共有十七位評審,包括Martha Argerich、Garrick Ohlsson、鄧泰山等)的世界級賽事,每屆都無數音樂家參與,今年大會便收到四百多份參賽表格,選出一百五十多人參加預賽。
不計預賽,比賽共四個回合,最後回合(決賽)由十人競逐冠軍,曲目由蕭邦兩首鋼琴協奏曲中自選其一。評分機制嚴謹是蕭邦大賽特點,除了採取淘汰及計分雙軌制,和按參賽者整體表現評分外,大會亦嚴禁各評審給自己學生打分,以示公允。今屆鄧泰山便不能給進入決賽的Kate Liu、Eric Lu和Yike Yang打分。
大賽以平均分來定優次,缺點是穩打穩紥或大路的演釋,較易得高分。從大會後來公布的決賽分紙可見,有十二個評審給趙成珍9分,給他10分的只有兩位(10分為最高分,每位評審只可給一個10分),反映他並不是大部分評審心目中的「最好」或「唯一的最好」。事實上,給趙9分的評審,有五位也給Charles Richard-Hamelin 9分(包括Argerich和李雲廸),另有兩位也給Kate Liu 9分(包括Ohlsson);換句話,因為趙是不少評審的雙冠軍或第二名人選,反而造就他贏得冠軍。如果說比賽模鑄了現今古典樂風貌,那麼太獨特的風格被邊緣化,是此中最無奈的事。
關於分數,還有一個小插曲。決賽時,評審Philippe Entremont給趙成珍1分(即最低分數),之前亦幾度想淘汰他。雖然如此,趙成珍的決賽平均分數(經過corrective procedure)仍有8.76分。有網民直言,應開除Entremont的評審資格。

(文章原刊於2015年12月17日《U Magazine》)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