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梟

旅居各地,差強人意專職研究神話與妖怪傳聞,時常徒步橫越沙漠岩岸,舟船縱跨冰川雪山,難得一介閒散人。

第二十章 舉辦宴會的小清單(2-20-1)

(2-20-1)

第二十章 舉辦宴會的小清單


  甫出,便見媯盤挺立人群中目視懷錶,他高身碩肩、劍眉鳳目,氣質清雋而冷凜,立領薄風衣穿得極具品味,精英企業家身分不言而喻,異常引目,清晨八點多觀光客早遍佈,竟有不長眼的年輕女孩,跑去要求合照,媯盤態度淡漠,說句日語:「滾。」三名日本女孩泫然欲泣,難堪跑掉。


  「嘖嘖!人模熊樣,紳士風度全無!」聽見禽滑聲音,媯盤抬眼,朝我倆步來,說:「遲到。」盯著我肩頭那小絨毛,媯盤伸指戳了下,小絨毛受癢,扭縮成團,發出可愛的嚶嚶笑聲,我挺驚奇:「祢會笑啊!孟大哥、腹大哥呢?」媯盤咯咯冷笑:「咯咯,怕人群,躲著。」禽滑四望,笑道:「哪呢?孟君、腹君可真真沒出息。」話剛畢,孟勝、腹䵍從樹叢後走出,我五人聚首齊站,過分醒目,我提議:「找間咖啡廳,再做商議。」


  選擇下鴨神社附近的女僕咖啡廳消費,算我驚悚冒險裡的一抹樂趣,僅禽滑很快融入情境,嘴甜情蜜,邊玩遊戲邊逗樂女僕服務生,還付費拍照留念。另三人則符合秉性:媯盤打進店後繃臉未笑;孟勝猛灌黑咖啡,正喝下第七杯咖啡;腹䵍乾脆放大絕,拿出《論語》專心閱讀,並偶爾撫摸坐躺他懷裡的小絨毛。我肚內笑彎,此般不搭嘎、煞風景的名場面,值得細品!


  「孟大哥,你已經喝掉我在便利商店打工一天的薪水。」我故作擔憂提醒,孟勝忙放下咖啡杯,手背擦嘴,歉道:「鉅子見諒,此地,勝,不勝。」禽滑拍完照,拿著他的焦糖巧克力漂浮冰拿鐵,坐回,吐掉櫻桃梗和籽,說:「小淳薪水微薄,可歌可泣可憐,自不比烏龜佬。」媯盤諷道:「因為你們都把時間用去說廢話。」我把自己蛋糕上的醃漬櫻桃,拔給禽滑,基本可將他當成巨型螽蟴鈴,嗜甜,尤其巧克力和櫻桃乃他心頭好。


  我回歸正題,提起摳媽邀請鬼一法眼之事,孟勝、媯盤、腹䵍三人不僅停擺動作,俱無意識定格,哈誒,好像⋯⋯當年恐怕「驚駭」玄異圈。孟勝鈍拙言詞,直言快語:「那時瞾夫人第一次舉辦宴會,經驗不足,雞飛狗跳。」我伸掌阻話,嘴角抽搐:「第⋯⋯第一次⋯⋯意思說辦過好幾次?」媯盤難得情緒鬱悶,陰森簡潔回答:「常辦。」


  常辦?嗯,樹立不少仇家啊⋯⋯我若能活到傳宗接代、留下一兒半女,免強對得起墨薔家歷代先祖。禽滑勾攏我肩膀,笑道:「法術練強些,能行。」媽的,安慰我抑或懟我?腹䵍壓軸發言,雖誠懇實意,然不講比講更好:「吾輩必護小淳鉅子周全。」


  自己的媽,自己作孽自己擔,我抽揉鼻子,轉移重點:「可查出王居其他線索?」媯盤滑亮手機,點開網路,敲著一名女子照片,說道:「此女名『六条書子』,知名政治家,十多年前,王居秘密派人調查她。另外亦尋找一名東京六本木華人女公關,卻未找到。」


  「東京和京都⋯⋯此番陰陽師內戰,牽涉廣袤,遍佈半個日本⋯⋯既然如此,先解決小清單事務!分配好啦。」依照護神們「屬性」,腹䵍藝文涵養絕高,才情卓犖,方能智取信長棋、利休茶、妲己琵琶,無二議。孟勝驍勇善武、爽朗直率,與伊賀甲賀比拼忍術,與酒吞童子對決豪飲,可謂適合,無二議。至於媯盤⋯⋯他立馬冷酷回絕:「不要。」孟勝、腹䵍忍俊不住悶笑,禽滑則誇張搖扇低笑:「小淳分配妥當呀,特別精妙!」


  媯盤俊臉一沉,流露比平素更危險氣息,說道:「這趟任務我不參加。」禽滑戲謔道:「由你找座敷娃娃的坐墊,以及靜御前、出雲阿國之舞,必定勢如破竹、馬到成功。」媯盤微慍道:「我不管女人和小孩的事!」禽滑撫掌回道:「照啊,就因你不管,遇到她們肯定也不心軟。我和小淳不行,親老愛幼、憐香惜玉,要是座敷一哭、舞妓一嬌,咱倆沒轍。」媯盤惡狠狠瞪我,我嬉皮笑臉吃了口蛋糕,耍賴說:「大後天,鞍馬寺見。誰不來,我找瞾煊煊女士或墨薔梢小姐親自聯絡他。」媯盤聽到我媽、我姐閨名,洩氣,無精打采。





  京都市左京區鞍馬寺,牛若幼時修行處,於此得鬼一法眼傳武,距離貴船石約數十分鐘路程,「邀請」鬼一法眼來參加宴會,他定十分願意。


  兵分四路,護神三人已出發尋物,我和禽滑近中午時,回到烏丸通,藤岡博史居住的公寓附近,反五町橫友通宵未歸,一直等我到來。


  乍遇禽滑,反五町橫友頗甚自在,直經我引薦說明:「反五町檢察官,這位是禽滑釐。」反五町橫友全身明顯一僵,失神凝望禽滑,笨拙問:「禽滑⋯⋯禽滑釐⋯⋯墨薔家護神的那位禽滑先生?」禽滑展露親切可掬的職業笑容,禮貌伸手、客氣回答:「是的,檢察官先生,敝人正是禽滑釐。」我差點兒沒笑岔氣,反五町橫友肢體不協調地伸出手,與禽滑相握,收回手時,居然偷偷確認手上觸感。


  「反五町檢察官,先到命案現場嗎?」我試圖喚醒迷惘中的反五町橫友,他直說:「對!對!請這邊走。」


  我和反五町橫友走在前頭,禽滑在後。反五町橫友沉默幾分鐘,終於忍不住問:「呃⋯⋯想請教一個失禮問題。」當然猜到他想問啥,我裝蒜:「請說。」反五町橫友以極游移細弱的語氣問:「世間真有⋯⋯鬼?」我微笑說:「您其實想問,鬼為什麼白天能出現,而且摸起來的觸感像活人吧。」反五町橫友不說話、默認。我輕嘆,淡道:「鬼不與人爭道。白天大量活人活動,為區隔和活人之間的活動時空,祂們選擇深夜出沒,並非不能白天出現。至於禽滑,因受墨薔家施術,故存活人形體。」反五町橫友斜眼偷覷禽滑,又驚,未料禽滑竟瞬間變裝!


  我停下腳步,轉身,見禽滑換一襲深灰條紋西裝,黑公事包、黑皮鞋,重點是那髮型搭配黑框眼鏡,足夠噴飯,我笑罵:「媽的,你復古上世紀裝扮幹嘛,我唾棄你,哈哈。」禽滑笑說:「假裝檢察官先生的助理。」我對反五町橫友搖手說:「怪僻,請勿怪。」緊繃許久的反五町橫友,也突然笑出來。


  前路渺茫凶險、謎團晦澀,歇停一聲笑,舒暢英雄氣。


  藤岡博史所租公寓,房型簡單平凡、租金廉價,隨處可見。公共走道底端,下樓梯至一樓左轉,老舊防火巷口已拉起封鎖帶。現場令我意外,不見任何圍觀居民。反五町橫友向駐守區警說明來意,即領我倆進入。


  剛進封鎖帶,我隨即反應、皺眉,反手一把墓封灰朝地面撒去,和禽滑不約而同後躍!


  地面驟生一巨大五芒星!


  見狀,反五町橫友嚇得連連蹌踉後退,禽滑順勢將他推往封鎖帶外,兩名區警緊張地掏槍對準我和禽滑,反五町橫友用身體擋住警槍,急喊:「不是!不是!」


  禽滑縱身側踢,凌空速結「饕餮屠人印」,左掌拇指扣無名指,食指、中指、小指緊壓右手內腕,而右掌下拍五芒星,術式互抗,力強者贏!禽滑化掌為指,食指、中指併攏,按壓五芒星中心點,低喝:「想逃,作夢!」我配合禽滑動作,雙掌左右翻拋,散射抱爪釘、針翅,兩款暗器彷彿經過精密測量,點點直立插地,間距整齊地沿五芒星外框固定。眨眼功夫,巨大五芒星已無法遁逃消失,在地面變成「閃亮大晶晶」。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第十九章 這個陰陽師不姓「安倍」(2-19-3)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