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梟

旅居各地,差強人意專職研究神話與妖怪傳聞,時常徒步橫越沙漠岩岸,舟船縱跨冰川雪山,難得一介閒散人。

第三二章    鹽柱之陣(3-32-3)

(3-32-3)

  奧地利和德國邊境自古分佈許多岩鹽礦區,鼎居德國最古老礦區,貝希特斯加登,這個屬巴伐利亞州東南部、阿爾卑斯山腳,以希特勒鷹巢別墅名煊於世的小鎮,擁有無與倫比的自然資源,包括縹碧清澈的國王湖,及德國第二高峰瓦茨曼山。礦區歷史可追溯至十二世紀,十六世紀初葉則進行大規模開採。


  薩爾斯堡距貝希特斯加登礦區近二十五公里,車程約半小時。而由薩爾斯堡或貝希特斯加登前往另一處鹽礦──哈爾施塔特──位於奧地利上奧地邦、薩爾茨卡默古特地區,各別車程約一小時多。哈爾施塔特乃西元前兩千年,凱爾特文化(Celt)的核心領土,凱爾特古語譯為「鹽地」,而薩爾斯堡德語亦譯為「鹽堡」。此三地形成三角形,蘊藏岩脈,供應內陸國奧地利、瑞士,和雙重內陸國列支敦斯登,民生用鹽需求。


  我答應隨同傀儡煉金術師,前往鹽礦區,但休作墨薔梢、嚴雅雅和黃茉莉三女齊去之想。花園宴會中,媯盤未言隻字片語,待將餐畢,他起身離開,只冷道一句:「卡羅維瓦利。」擺明欲獨往離布拉格僅兩小時車程、捷克西部的溫泉城市,我知他矜卹青曇,卡羅維瓦利溫泉水甚神效,好護送黃茉莉療傷。腹䵍心念感激,輕聲低喊:「媯君!」


  「姐姐、雅雅,請妳們好好照顧茉莉姐姐。」我誠祈拜託。不光是不願墨、嚴兩女繼續涉險,墨者黃茉莉身受重傷,本就我墨薔鉅子之責。尤拉伊忌憚媯盤的力量,不敢造次,只得戀戀不捨地目送墨薔梢,被安排與媯盤等人一起離開。


  極為罕見,腹䵍請求此番奧捷行全程,由他護衛鉅子。我應允,轉而派禽滑和孟勝先行布拉格,邊佈局墨薔家勢力,防樊重大變故,邊暗中調查賢者石遭分碎的來龍去脈,和餘下部分的去向。





  三輛傀儡煉金術師的派車,直馳鹽礦區,我和腹䵍獨乘一輛。腹䵍望外發呆,彷彿呢喃唸咒:「菲利普斯.奧里歐勒斯.德奧弗拉斯特.博姆巴斯茨.馮.霍恩海姆。」我對腹䵍說話,可不向對禽滑那般放肆,輕問:「腹大哥你說什麼?」腹䵍心不在焉回答:「帕拉塞爾蘇斯。」駕車司機顯然被交代,不可對談我倆,然聽見「帕拉塞爾蘇斯」一詞,我透過車內後視鏡觀看,他面露尊敬。


  不愧「沒有最絕、只有更絕」,相比羅馬皇帝提圖斯的名字長度,霍恩海姆可謂完勝。德瑞雙重國籍的霍恩海姆,或許不識,但他自稱「帕拉塞爾蘇斯」,想必無人不知──將醫學結合煉金術,奠定今時醫療化學基礎,世尊「毒理學之父」,其格言:「萬物皆毒,唯量決定。」


  帕拉塞爾蘇斯身處德國文藝復興時代,彼時文學、藝術和建築等皆帶有哥德式濃厚色彩,激烈沉鬱,推崇人本主義,更多地卻是揭露羅馬教廷與天主教會的腐窳,類如十六世紀馬丁.路德為首的宗教改革,他以《九十五條論綱》批判贖罪劵,及其後爆發德意志農民戰爭。又好比畫家阿爾布雷希特.杜勒,其享譽歐洲的木刻版畫《啟示錄四騎士》,纖細線條畫技,充分昇華常人對世紀末的恐懼心理。《新約聖經.預言書.啟示錄》記載,羔羊揭開第一印時,戴皇冠、持無箭弓的白馬騎士現身,無箭弓象徵未使武力征服,卻戰無不勝的「瘟疫」;揭開第二印,舉劍的紅馬騎士現身,紅色代表殺戮力量的「戰爭」;揭開第三印,端天秤的黑馬騎士現身,天秤標誌不公平交易的「饑荒」;揭開第四印,名字為「死亡」的灰馬(綠馬)騎士現身──不攜武器──本身即人間兇器。相關天啟四騎士之末世預言,各家或言《但以理書》、《以西結書》等解經,猶《左傳》、《公羊傳》、《榖梁傳》解《春秋》,觀點紛呈,甚至出現中世紀黑死病符合第四印異象,以及存在隱藏版天啟騎士,指明「重生」的「神之道」等眾多說法。


  帕拉塞爾蘇斯便是在一個印刷業蓬勃,和宗教教義新興的潮流下,拓展知識、破除舊思維,首創「煉金術物質三元素理論」:汞精神、硫磺靈魂、鹽肉體。後世煉金術師奉為圭臬,於運用水銀和硫磺的煉金技術上,再加入鹽巴。


  自幼向身為煉金術師的父親,觀摩學習,並配合豐富醫學知識,傳說帕拉塞爾蘇斯不只擁有賢者石,還創製人造人「霍爾蒙克斯」,而大阿爾克納塔羅牌中的「魔術師」,畫得就是他。更甚一說,密碼史上聖杯、列伍十大天書,十五世紀初成書的《伏尼契手稿》(The Voynich Manuscript),亦提及帕拉塞爾蘇斯。此說當然虛構。據傳神聖羅馬帝國皇帝魯道夫二世,曾藏《伏尼契手稿》於布拉格,如今則歸存美國耶魯大學,仍無人能破譯內容,帕拉塞爾蘇斯出生於十五世紀末,其名自然不能出現手稿中。


  帕拉塞爾蘇斯逝世於薩爾斯堡,正是德奧兩國鹽礦大規模開採時期,弗拉斯蒂米爾長老找我到鹽礦區,不管就煉金術的歷史背景或地緣關係,頗符意義。





  轎車終停介於貝希特斯加登,和哈爾施塔特兩區間的礦山地帶,乃傀儡煉金術師的另一處秘密基地。甫下車,嗅得空氣瀰漫鹵水鹹味,我和腹䵍跟隨尤拉伊他們步行茂林獸徑中,他們不太顧忌我倆是否記路,半小時左右,來至一打理整潔的隱密入口,石砌磚壘、泥塗漆彩,我遽閃靈感,問道:「喂,尤拉伊,你們煉金術師都很懂石藝嗎?」共濟會源起石匠,創始者又是煉金術師,總合推論,要嘛石匠懂煉金術,或者煉金術師懂石藝。尤拉伊似乎覺着好笑,回答:「地球上除了無機物『水』之外,人類必須倚賴的便是『地』,岩石。煉金術追求點石成金,自然對石頭深有研究⋯⋯怎麼,鉅子也興趣煉金術,想學?」我哼笑道:「哼哈,學是免啦!就是好奇『石像活人化』的施術方式,嗯,卡特琳娜出現在梅丹璩工作室,不單替弗長老送信這麼簡單吧。」


  尤拉伊按照某規律順序,敲擊入口石門數塊石磚後,連動暗藏機關,石門發出嘎硜聲緩開一縫,尤拉伊領頭,我等陸續鑽入。石門內是儲物空間,擺放幾盞粉橘光照鹽燈外,全是一袋袋未精煉的岩鹽塊。鹽礦礦井開採結構大同小異,以板車作為進入地底的交通工具,行經數百米路軌隧道,下到三四十米深度,再改由索道通往更深處的天然鹽洞和地下鹽湖。


  「我們懷疑石像活人化之術,是透過賢者石操縱。」尤拉伊設想不解答我的疑問,弗拉斯蒂米爾長老也會如實告知,乾脆先講。我搖頭否定:「不可能。縱然賢者石能改變生物形體,但石像鬼並非生物,是石頭。」尤拉伊反駁:「帕拉塞爾蘇斯師尊,確實成功創製『霍爾蒙克斯』。」我訝回:「你見過霍爾蒙克斯?」尤拉伊顯得十分尷尬,訕訕說道:「沒有。」我豁然始悟,原想不明白他們好好的煉金術師,為何非得學習操偶技藝,雖說布拉格同為懸絲傀儡文化傳播中心,但真正理由,是這群煉金術師們,想重現霍爾蒙克斯之榮耀,故依託傀儡作為期許意象。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