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梟

旅居各地,差強人意專職研究神話與妖怪傳聞,時常徒步橫越沙漠岩岸,舟船縱跨冰川雪山,難得一介閒散人。

第三二章    鹽柱之陣(3-32-5)

(3-32-5)

  該晚我入住和平飯店,奢侈洗了個唐培里儂粉紅香檳浴──沾不上英王愛德華七世的邊,學他老人家拿香檳泡澡,我僅是浸在冷水裡,放空啜飲──圍上浴巾,準備到陽臺閑坐納涼、繼續飲酒,欣賞黃浦江與對岸陸家嘴區的霓虹夜景時,禽滑一現身竟穿着粉紅外套搭配白褲的復古西裝,端的是逸艷無比,無怪我那傻二姐魔癡。


  「配合昔舊十里洋場風華,如何?」禽滑扯扯袖扣,指尖撫摸雙眉,瀟灑說道。我誇張地拍掌喝采:「他媽的帥,秋士悲壯不染塵,迷倒萬千春女心,卻獨鍾一朵秀白梅,帥得冒泡、俊得掉渣。」禽滑不理會調侃,另開一瓶香檳,也到陽臺坐下,說道:「銀又出難題?」


  「還用說⋯⋯咦我就納悶,明明長得像爺爺好看,為什麼生副蠢腦袋⋯⋯她叫我去盜墓。」我聳肩,一乾而盡手中香檳,禽滑一愣,隨後爆笑難遏:「哈哈,墨薔鉅子終於走上這歧路啦。」我抓頭皺眉:「笑屁!嚴格說起來,是要從墳墓挖回活人。」





  中午在餐廳,墨薔銀敘述事件緣由。


  十天前,墨薔銀到橫店影視城探班兩位導演:易軒和法籍的班傑明.加布里埃爾.巴瑟斯特,兩人正重拍美國作家埃德加.愛倫.坡的「莫爾格街兇殺案」電影,十九世紀奧爾良王朝下的巴黎造景片場,班傑明當日專注力雖渙散,精神狀態卻反常亢奮。


  「玫瑰,凱薩以後拜託妳照顧了。」班傑明話說得寂寞,全失平素朝氣蓬勃、開朗喜感的模樣。墨薔銀憂心道:「班傑明,你還好嗎?」班傑明臉色一變,眼神激散詭異光彩:「好得不得了,十年夢想終於成真。」三天後,班傑明囑咐五位副導演,必須全力支援易軒,拍出史詩級名劇,人即失蹤。


  「說完。」墨薔銀無辜眨眼地說道。說完?沒頭尾敘述,鬼才聽得懂,她突然悠哉滑起手機,我翻白眼:「妳從小學開始,作文就寫得差,不難理解口述能力弱,但盜墓呢,說清楚。」墨薔銀遞過手機,螢幕顯示一條訊息:「CB,爸爸要去酆都大帝陵墓。未來一切保重,努力完成夢想,玫瑰是值得你倚重一生的堅強女性。」將兒子託付墨薔銀,這人智商堪慮啊,當初那些片商當真好勇氣投資、不怕賠本,然而他留下的訣別訊息,短短數句瞧得我沉默驚疑。


  墨薔銀再度陷入女王宇宙,淡淡哀愁說道:「班傑明說『玫瑰是值得你倚重一生的堅強女性』,真讓我感傷⋯⋯。」我咬住筷子,琢磨訊息隱意,說:「那完全不是重點,而是班傑明去的地方⋯⋯。」陸鼎終於吞完蜜汁烤鴨,取得發話權,打嗝說道:「我也覺得不是重點⋯⋯咳呃。」墨薔銀兇惡瞪我倆,說:「怎不是重點!我一生將負起照顧凱薩的重責大任。但!我完美身心已獻給他。」陸鼎急得再次低吼:「玫瑰,緋聞殺傷力忒大,忘了手機桌布男吧!」哇靠⋯⋯重點是酆都大帝陵墓,好唄?


  轉述中午搞笑二人組搬演的鬧劇,禽滑臉色亦逐漸凝重,反問:「酆都鬼城的酆都大帝嗎?」禽滑這般問,想必也難以置信。


  「刨酆都大帝墳頭,簡直像得罪新公司手握九成九股票的『媯董』,哪箇人死後不拜酆都大帝碼頭,接受審判?打關大魔王,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地沒命。」我哀嘆呢喃,比喻得不倫不類。下宗案件《重慶酆都鬼城篇》,海陸雙獸兩族所贈與的幾隻獨角,居然比賢者石更為離奇,乃破解「人類長生不死」謎團的鑰匙。



  當時離開餐廳前,墨薔銀把她正在拍攝的迪士尼與G牌精品之聯名商業廣告,近三十秒影像傳到我手機,威脅一定要播放給禽滑看。噢,《一千零一夜》阿拉丁神燈故事。我敷衍睨盯影像廣告,扮演茉莉公主的墨薔銀,花痴地唸標語臺詞:「浪漫魔毯、浪漫手鐲。」她把男主角幻想成禽滑,情感表達到位,我仍無法理解喻手鐲(Bracelet)為魔毯(Blanket)的諧音,女人真會買單付費?令人聯想到裹條魔毯到處跑,那不和白孃砲姬朦煙扛把匡夷劍一般蠢,攜帶螽蟴鈴多方便⋯⋯是了,即使無法像禽滑身輕踩螽蟴鈴,久而凌空不墜,但施術做張「魔毯」不得了?氦氣浮氣球、渦輪噴飛機,持續生產氣體動能的,我也有啊,魁鐮螳蜂!


  腹䵍聽我興高采烈地自豪陳述,創造新術式過程,他卻問出相同禽滑的話:「酆都鬼城的酆都大帝嗎?」我沒意識問題嚴重性,仍笑道:「哈,老媽生小老妖婆前,就算是豬腦,也該多進補。」腹䵍神情肅蕭地又問:「小淳鉅子你不會去,對嗎?」我笑容半僵,忐忑反問:「不能去嗎?」腹䵍眼眶驟然濕紅,握得我手更牢,語氣堅決道:「不能去,答應我。」我緩緩點頭。


  終究,食言。





  二十多分鐘過,隧道盡頭漸現粉橘光芒。正值我和腹䵍談論酆都帝陵之事,蜘蛛天雪罟忽顛簸不平,蹬了一下,才覺察尾隨尤拉伊他們的盲椿象,方向失準亂飛,本來前頭領路的傀儡煉金術師們,不知何時,消失身影。剛出隧道,我倆側躍翻下,落地在一處宛猶水晶建造的殿堂內,幾百根無柱礎、柱身鑿有凹槽的陶立克柱式,撐高空間;環壁的迎賓牆燈,巧妙地聚焦燈光於一臺階祭壇,祭壇肖似古希臘風格廟門,頂端三角楣飾(山花)上,浮雕怪物裝飾,祭臺上則擺放一撮黃褐動物毛,再無他物。眺目所及,均呈透明淡白,鹽製的宮殿。


  我唸咒停止術式,盲椿象飛回牛仔褲口袋,則魁鐮螳蜂故意停佇在小絨毛頭頂,穩妥地霸凌後輩,小絨毛俄頃靜止,一動也不動。


  「剛才沒經過岔路吧。」我右扣鉅子令、左持蜘蛛天雪罟,心知肚明他們又要搞事。腹䵍觀察周圍好一會兒,目測這地底宮殿寬廣百米,方道:「是『鏡鹽柱』迷宮。」傳說鏡鹽柱是鹽脈受地殼萬年擠壓,產生出類似鑽石的晶體結構,莫氏硬度高於十,且透過水高速打磨,便具備鏡子功能。集結大量鏡鹽柱,互相照映,輝煥爭華,如同鏡子打造的迷宮。


  要說寄成績單到家還夠資格嚇唬我,迷宮嘛,誰怕誰呀,我嗤之以鼻:「哼,班門弄斧,少爺沒受精前便住迷宮社區了。」腹䵍聞言苦笑。幼童時期,有次我和墨薔銀參加校外遠足,到遊樂園,她班級導師規定小朋友們不能玩「迷宮」設施,容易迷路發生危險,墨薔銀舉手大聲回應:「老師,『馬麻』說萬一在迷宮不見,把全部東西破壞,路就會出現!」理論上正確。導師一看是墨薔家的孩子,也不便糾正觀念。


  是以管它鏡鹽柱與否,真要困住,全毀嘍。


  然而我不認為傀儡煉金術師,會以區區迷宮小陣困住墨薔鉅子。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第三二章    鹽柱之陣(3-32-4)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