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頭佬

80年代人。喜歡讀書。不希望被看見的文字工作者。

周记:吃完瑞士卷与莲蓉喜饼之后

可以的话,请你告诉我,你吃西饼或中式糕点的小故事。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吃瑞士卷和喜饼。

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常吃的饼就是豆沙饼。父亲每个午后从杂货店带回一条,放在餐桌上,他吃完午茶,剩下的就轮到我们孩子吃。母亲不吃,只是交代,不要一个人独食。但我那时候贪吃,总想吃两个,若碰上弟妹在睡午觉或者在学校补习还没回来,我就会多吃两个。

当然,也因为这件事,我经常跟弟妹吵架。

吃瑞士卷则不同。母亲爱吃这类点心。她手头宽绰的时候,会买一些回来。然后分给我们几个孩子吃。她自己也只是吃一小块。这或许就是所谓的母爱吧?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那时候的瑞士卷是相当粗糙的。但非常有饱足感。不似如今的瑞士卷,相当的精致细腻,以至于让我怀疑是不是里头没有了面粉,纯粹空气?连Cream的滋味也变得特别寡淡。小时候瑞士卷里那甜甜厚重的Cream在生活的都市里极难遇到。周围可碰到的都是手工精致、标榜“轻奢”的瑞士卷。

这类轻奢瑞士卷大是很大,但吃进肚子里,跟吃进一张薄薄的纸巾无异。也因此,来到城市里之后,我反而对我曾经非常渴望的瑞士卷的兴趣减低不少。

比较值得一提的是,兴许这座城市的人都是广府人居多的关系,广式的传统糕饼倒是做得相当精彩。以前在故乡的时候,是全然很难遇上喜饼的。我记得初次吃喜饼的时候,还是工作了两三年之后,偶然在一家蛋糕店里遇到。

老板说,会兜售这类广式喜饼是因为有顾客要求,才少量制作。但吃的都是上了年纪的,迁移到我的故乡来的广府人。看着红色黄色的喜饼,真的让人很有节庆的喜感。当年买了这一对来吃,自此对喜饼的酥皮、内陷锺情不移。

这两个星期,心血来潮就到西饼店买广式糕饼。说来真有趣。

几年下来,其实也发现喜饼的价格不断攀升。当年,刚来城市的时候,一个喜饼才不到两块钱,如今已经去到三块钱了。贵是肯定贵,但爱吃就是没办法的事。你呢?吃饼吗?还是你吃瑞士卷。

可以的话,请你告诉我,你吃西饼或中式糕点的小故事。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