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visSio

九十後澳門人,長期關注、書寫港澳兩地的一切。 著作︰《Lonely Planet IN 香港與澳門》第二版、《戀殖世紀--港澳殖民印記》。

癲喪背後的真誠

很久沒有在看電視時笑得如此開懷、癲喪,可能是因為公仔箱裏的人也是如此的開心和癲喪。這是我這星期看《Error自肥企画》的最大感受。

是的,只是短短五集,已經足夠感受到這班底的癲喪:青春、暴走、夕陽、柒頭皮、鳳凰不死鳥,鬼王之王、恒星彈、初號機⋯⋯他們的厲害,就是你看完每集,都總有些「關鍵詞」會記住,然後想起這些關鍵詞時,又會再笑一次。不過也要公道點說,我看《膠戰》、《考有feel》時同樣也大笑,但總覺得笑位是有點意料之內,2019年時看《花姐Error遊》第一季時,亦會因為他們的Cosplay造型而笑到肚痛,以及覺得「癡鬼線邊爐」、「昆蟲料理」等而覺得:「嘩,使唔使呀,做個節目啫。」但這星期看《Error自肥企画》,依然會為著其癲喪而大笑,依然會期待著有更多更癲喪的內容出現。亦正是這期待,令我開始反思何以我會有「使唔使呀,做個節目啫」的想法。

也許是我們都習慣了電視節目的「保險」。綜藝節目無非是要營造開心,那既然低質扮嘢和改歌詞都已經足夠穩住收視,何必去冒險、創新?也許是我們都預設了電視節目的「假」。不過是做個節目,不是現場直播,長則也不過是數分鐘的一個鏡頭,將將就就,過到「骨」就可以了,哪需去到盡?也許我必須承認,我依然是用著上世紀的標準去評價現今香港的電視節目,才會有這樣的判斷落差;所以,並不是「使唔使呀」,而是真正認真做的綜藝節目,根本就要這樣。

撇開了「使唔使呀」這局限後,我再思考為何這次《Error自肥企画》會令我看得如此過癮。我覺得是因為節目中的真、團隊和弱勢。

真,相信不用我多說了,但假如真要舉例,我建議去看看第三集「忍者打飛機」和第四集「Error遊詐詭」。

團隊,說的不只是Error,因為作為創意產業的產物,只將目光投放在演出者身上,無疑是見樹不見林;事實上,格仔導演、RainP、Agent L等「幕後團隊成員」都是節目中的重要元素,而更重要的是,這節目中的「幕前」與「幕後」界線已經變得模糊:團隊成員都會登場,有其角色,而且一般所認知的「唔出街片段」亦會出現在節目當中;而這些花絮一樣的元素,吸引力不輸本身已構思好的內容。

弱勢,不是指與TVB相比時沒有慣性收視的弱勢,而是指沒有「筆直」、沒有如以往兩集一樣的日本外景。弱勢,那就用腦、用心去度橋,去在有限的空間做到盡;無日本靚景,但原來看著不同的香港街景、城市景,一樣可以將荷蘭番茄變出叉雞飯,看得人熱血沸騰、欲罷不能。

形勢很壞,那就再努力一點、拚命一點,堅持一點。結果也許不是最好,但起碼在實踐的過程中,參與其中的人都是在做最真誠的自己——只因我覺得,在拍攝時,他們都在真誠做自己,真誠地自肥。

謝謝Error,謝謝無制限OT編集団。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