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說

一直是沉默的大多數。喜歡讀非虛構類書籍,也愛看虛構類影視。這一次,Y有話想說。

雪地來信 | 雪,終究沒有落下

羡慕住在會下雪的地方的人們,想著有朝一日,自己也要待在會下雪的城市。

昨日的上海,據説下雪了,雪微弱地只有袖子看得見。翻了翻去年此時的朋友圈,各種照片、小視頻熱烈慶祝著上海下雪,當時,人在徐家匯的我,一點雪都沒看見。

2021年12月28日,據説上海下雪了,雪微弱地只有袖子看得見
2020年12月28日,上海(郊區)下雪了,人在徐家匯的我,,一點雪都沒看見

第一次遇見雪,是小時候到北海道旅行時,見到白茫茫的一片,全身上下穿著厚重的保暖衣物和鞋,踩著雪地上的脚印,第一次堆雪人,玩雪板,驚奇、好玩、快樂的記憶,到今天依然歷歷在目。或許就是從那時候開始,特別羡慕能夠住在會下雪的地方的人們,想著有朝一日,自己也要待在會下雪的城市。

工作後,經常往返於台北、上海和北京之間。台北,當然是一點都沒有可能看到下雪。上海,入冬之後,人人都盼著下雪,經常是眼巴巴看著各地下著雪,上海才好不容易飄起一絲絲雪花,很多時候更像是雨夾雪,有總比完全沒有好,即使是一絲絲雪花,即使很有可能短短幾小時、甚至不到一小時雪就化了,也能讓住在上海的人們開心起來。猶記得,在接近農曆新年的時節,早晨醒來,一如往常習慣性地先走到窗台邊,看看今天天氣如何,驚喜地發現外邊房子的屋頂,像是被撒上了白色碎紙片一般,白嫩嫩的,煞是可愛,不用白茫茫形容,是因爲上海的下雪量實在不足以積雪,儘管如此,上海的雪,仍然在我心中留下了無可取代的雪景回憶。

北京的雪真要下起來,確實挺驚人的,也讓我第一次體驗到走在鵝毛大雪的胡同,那種老北京的詩情畫意,雖然,興奮不到幾分鐘,整個人凍到快失去知覺,想拿起手機拍照,手機完全不聼使喚,朋友看我凍得鼻子通紅,趕緊帶我往室内移動,移動到有供暖的屋子裡,很快就暖和了起來。冬天去北京的次數多了,逐漸習慣走在下雪天裡,也明白了連帽大衣、手套、圍巾和雪靴得挑真材實料保暖的,不能净選好看的。

因爲想多點機會感受在下雪天裡生活著,冬天,會讓自己盡量待在上海和北京,每一次等待下雪、每一次遇見下雪,都能帶給我很大的快樂。

在上海的冬天,如果有寒流來,便滿心期盼著下雪,如果只是冷得人直哆嗦,卻沒下雪,就會覺得這股寒流根本是來耍流氓的,很是失望。實際上,上海真正下雪的機率確實不多,或許正因爲如此,在上海看到下雪,反而讓人格外歡喜、格外珍惜。

在北京的冬天,和朋友一起在落雪的路上走著,再躲進一間好看的咖啡館裡,喝杯暖呼呼的Flat White,這份無法忘懷的美好記憶,一度讓自己考慮起往後要常住北京。

這幾年,待慣了上海和北京的冬天,回到台北過農曆新年,突然有點不習慣台北冬季的高溫,在信義計劃區看著台北行人匆匆走過,不知道他們是否會覺得僅身穿一件長袖針織衫的我,太過單薄了。

因爲疫情,今年的冬天,選擇回到台北,儘管有了更多時間與家人相伴,少了以往期待下雪的儀式感,仍不免有些惆悵。

在下雪天的冬日過了那麽多年,今年,雪,終究沒有落下。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社区活动提案 | 雪地来信,写在月季铁篱旁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