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陆山

寫作者,自由職業記者,紀錄片製片。看見並紀錄當代生活。

2021年最后一夜的沉思和呐喊

我与男朋友由于异国的时差以及各自忙碌,从12月初开始使用邮件通信,不常在即时通讯上碎片化聊天。我们每晚睡前给对方写简报,总结一天的思考和想法,分享有趣的事情,也讲述各自的困苦。文内是2021年12月31号我写给男朋友的简报分享,内容不涉隐私,有一些公共性,作为年末的总结,与大家共勉。

我与男朋友由于异国的时差以及各自忙碌,从12月初开始使用邮件通信,不常在即时通讯上碎片化聊天(尽管圣诞期间因为放假又忍不住聊起来)。我们每晚睡前给对方写简报,总结一天的思考和想法,分享有趣的事情,也讲述各自的困苦。

以下是2021年12月31号我写给男朋友的简报,由于感觉到这封简报并不涉及隐私,且具有一些公共性,所以想分享出来,与大家共勉。


2021年终于要过去了,这是漫长、艰难、抑郁的一年,对于我个人来说,又是充满危险但自由的一年。我终于找到了路径,坚持做自己觉得有意义的事情,而这件事的确需要一些勇气。我记得2019年跨年的时候,我也处在很深的政治抑郁之中,但是那时候孤独且迷茫,比现在更看不清方向。那一年我希望自己在2020年能够更加勇敢。

我没有觉得2020年我有勇敢多少,只不过是因为封城思考了更多事情,想清楚了很多事情,但还是没有做出明显的行动。但是今天当我在回望2021的时候,我的确感觉到我比之前要勇敢很多。但是同时,我心里也并非不害怕。时常想起罗翔老师说的那句话:“在人类所有的美德中,勇敢是最稀缺的,当命运之神把你推向勇敢的时刻,希望你能够像你想象中那么勇敢。” 倘若2022年还有这样的时刻,希望我至少可以做到勇敢以及坚持心中的信念吧。

我不喜欢在外面跨年,尤其在去年之后,我想把每一个new year eve都留给自己独处。这是一个总结和反思一年的最好时候,也是最安静和安定的时候——没有工作,没有着急的消息要回,也没有朋友打扰,因为其他人早已到外面去了。我可以真正想一些我觉得重要的事,也可以哭。其实在写上一段的时候我就已经默默地哭了。

窗外的伦敦正在绽放烟花,依稀可以听到街上人们的喧闹。室友今天也去朋友家聚会了,聊天框里所有人都在互相祝福新年快乐。窗帘内的这一侧,我坐在昏黄灯光下独自打字,与外界隔绝,感觉很安宁和自在。

我和很多人一样,无法对接下来的一年预想到任何确定性的图景。我们的周遭和世界仍然处在不确定性里,未来仍是如此。在我真正想要完成的事务或理想上,我也不做任何明确的规划,也不做悲观或乐观的期望。我只需知道,我还在这条不太安全和稳定的道路上走,能走多远就走多远,能付出多少就付出多少,好像就够了。

总之,接下来肯定也不会是很容易的一年,但是仍旧充满希望。有一句话与你分享,“道阻且长,不唱悲歌”,这句话伴随了我很多抑郁的时刻。

希望你也能向着你视频里说的新年愿望努力和进步,触动到更多的人。共勉!

Happy new year again!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