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樹的流浪之歌

一名喜歡戲劇與跑步的日文翻譯, 一名熱愛旅行與書寫的街頭藝人。 民謠|書寫|行旅|全馬|劇場 Matters文章索引: https://nice-crayfish-628.notion.site/d848efa3d05d45b5ba89ebbaee03a020

與山同行┃尼泊爾

隱約能感覺到,身體正全心全意適應著環境,沒有絲毫退縮。

EBC Trekking Day 1:from Salleri to Khalikhola (altitude:2200m-2020m)

「出發啦不要問那路在哪」耳際響起的旋律,與眼前的風景,或許都只是幻覺。

出發時的景色


早晨醒來整裝,吃了一顆蒜味歐姆蛋當早餐,Daniel則沒吃早餐便先行離開。跟山屋裡的人,確認有吉普車可搭到下一個村莊Ringmo。

僅僅10公里的車程,竟開了一個小時。路況崎嶇不平與九拐十八彎不說,因昨晚下雪的地面還留有部分積雪,使得吉普車必須發動更強馬力,才能一次一次往前駛進。

下車付了500盧比(140台幣),終於正式用雙腳踏上往EBC的道路,難得的雪景加上剛出發的興奮,情不自禁快步走著,沒一會便迷路了。


打開Maps.me的離線地圖,確認已經偏離方向一段距離,只能往回走,浪費了半小時。找到正確的路往上爬到Ringmo村,進到茶屋裡來杯熱奶茶稍微休息,拿出加德滿都旅館借來的手杖繼續出發。

繼續往上爬了一公里,雪越積越厚,興奮依舊,但明顯感到爬坡時的喘,上到最高處休息一會時,便看到Daniel也跟了上來。Daniel的速度簡直令人匪夷所思。

跟Daniel說我剛剛迷路了一陣後,他跟我說要跟隨牆上不時會有的橘色圈圈,這才發現原來有路標,我幹嘛傻傻的看著離線地圖瞎走。 

之後跟著Daniel的步調一路走著下坡。雪地濕滑,我足足滑倒了三次,Daniel顯然也不敢加速走著,我因此勉強能跟上。

Nunthala村


一路走到中午,來到一個名為Nunthala的村莊,一起在一間餐廳用過午餐,但Daniel就在我去洗手間時,人一溜煙地溜走了,完全走自己的步調。知道他還沒走遠,便也隨著橘色圈圈的軌跡不斷追趕著。20分鐘後,終於追上Daniel。

跟著Daniel繼續一路下坡走到3點。腳開始隱隱作痛,更精確地說,是膝蓋旁的肌肉,因不停承受下坡身體的重量,開始超出負荷。

3點時我們過了旅途中的第一座吊橋,Daniel拿出手機確認,跟我說接下來是一路上坡,他要開始加速往上爬,到今天的目的地Bupsa,而我的目標則是他前一個村莊Khalikhola。

海拔1600公尺處


一整天從Salleri的海拔2200,爬升一段到約3000,就又一路下坡降到1600左右,最後居然又要爬升到2020m,才能抵達今天的目的地。

在Daniel飛快走掉後,發現自己因勉強跟著他的腳步,已造成腳的負擔。爬上坡時,腳的肌肉開始越發疼痛,只能把跨步縮得盡可能小。

疼痛與專心注意腳步,讓自己失去心神看圈圈,過了一陣子才又意識到,橘色圈圈已消失在眼界裡。在已經腿軟的狀態下,又得折返,浪費了20分鐘路程。

最後回到叉路原點,繼續用意志力開始一路往上爬,終於在下午5點15時,抵達了Khalikhola村,進入映入眼簾的第一間旅館,問了房錢覺得沒問題便入住。

洗完了另外計費,卻只有36度稱不上熱水的溫水澡,吃完了尼泊爾當地的達八飯,聽著當地人說去年曾有台灣情侶在山裡遇難。看著幾位應是來渡假的外國人,大口喝酒大口吃著佳餚,感到自己格格不入,便早早上樓就寢。

不禁懷疑第一天就這麼艱苦,後面真的走得完嗎?但隱約能感覺到,身體正全心全意適應著環境,沒有絲毫退縮。比起昨天,強烈的疲倦感壓過了隱約的不安,我不費吹灰之力,便進入了夢鄉。

「有一種預感,路的終點是迷宮。」

當天最後一個上坡至 Khalikhola村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