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樹的流浪之歌

一名喜歡戲劇與跑步的日文翻譯, 一名熱愛旅行與書寫的街頭藝人。 民謠|書寫|行旅|全馬|劇場 Matters文章索引: https://nice-crayfish-628.notion.site/d848efa3d05d45b5ba89ebbaee03a020

一樣米養雪巴人|尼泊爾

望那眼前的山巒疊翠,比日常更讓人沉浸,手機臉書上的社群,此刻顯得更像是「外部」。

EBC Trekking Day 2:From Khalikhola to Surke (Altitude:2020m -2800m)

早晨8點,出發。一邁開步伐,腿部肌肉不意外地非常酸痛,但也因為痠痛的關係,身體總算好好學會,如何用手杖減輕腳的負擔。不再隨意調整步調,緩慢穩定地往前邁步。

一路上,遇到許多趕著馬群前進的雪巴人。我在一次閃避馬群時踩空,幸好踩空的地方很淺不是山谷,但著實嚇了很大一跳。才意識到閃避馬群時,絕對不可以走在馬群的外側,不然被馬一蹬,完全有可能直接跌入山谷。


而趕著馬群或牛群的雪巴人,有的飼主會用竹子戳牠們,催促牠們趕快前進,狠一點的居然會用鞭子鞭打,對牠們大聲吼叫,甚至對牠們丟石頭。看到雪巴人對動物殘忍的一面,昨天的敬佩,變得有些百感交集。這世界不管到了哪,人都是百百款。

彷彿無盡的上坡。10點,來到Bupsa村,向茶屋小販點了杯熱茶,也順利借到了wifi。能連上網的感覺挺好,但此刻同時也有種,自己並不真的需要文明的抽離感。望那眼前的山巒疊翠,比日常更讓人沉浸,手機臉書上的社群,此刻顯得更像是「外部」。


休息了將近一個小時,才繼續出發緩緩爬升。整個早上從海拔2020m,一路爬升到2800m。下午一點,來到一間民家,與主人購買泡麵吃。由於山區物資全靠腳伕運送,得來不易,儘管物價比台北還高,倒也合理。

午後的路途開始變得平順,雖然依舊不停爬升下降,但幅度明顯小了許多,腳不再感受到巨大的負擔,甚至感到有些輕舞飛揚。原以為今天只能走到Lukla機場的半路,但最後在下午五點前,抵達了Lukla的前一個小村莊-Surke。


進到Surke後,整個小村莊只有三間民宿,而有wifi的只有一間,看來沒什麼好選的,很快決定入住有wifi的民宿。但驚人的是,租wifi一個小時,居然就要台幣55塊(跟住宿費一樣貴),充電一小時也是,洗澡則更貴要80塊台幣。

用廁所的水龍頭洗了頭,迅速擦乾頭髮後,向老闆娘點了一盤125塊的蕃茄義大利麵吃食,喝上一杯熱巧克力暖暖身子,便上樓歇會。窩在棉被裡頭盤算著,睡前要來租用一小時的wifi。

打開水龍頭裝滿空瓶,丟進日本友人登希晴給我的淨水藥片,實在會擔心拉肚子,便一口氣丟了三顆。搖一搖看著藥片慢慢融化在水中,那畫面有點療癒。


在被窩裡取暖發呆了一陣,下樓準備要跟老闆娘租wifi時,只見樓下一片漆黑,稍早來找老闆娘的朋友,也早已消失不見,空氣凝結猶如恐怖片。

我打開手機的手電筒,找到了屋裡的電燈開關,猜想老闆娘是不是外出了,在樓下癡癡等了二十分鐘。屋內沒有暖氣的低溫,使我等得備感焦慮。

起身在房子裡到處晃了幾遍,喊了聲看看有沒有人,最後才在房屋裡最深處的房間外頭,微微聽到了打呼聲。

我試著敲了幾次門呼喚,從腳下的門縫可以看到,屋內的燈仍是亮的,但老闆娘實在睡得香,只輕輕用那平靜的打呼聲回應著我。現在才晚上8點半耶,雪巴人未免也太早睡了吧!

最後我無奈的上了樓,在9點半前緩緩入睡。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與山同行┃尼泊爾

終於抵達的起點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