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樹的流浪之歌

一名喜歡戲劇與跑步的日文翻譯, 一名熱愛旅行與書寫的街頭藝人。 民謠|書寫|行旅|全馬|劇場 Matters文章索引: https://nice-crayfish-628.notion.site/d848efa3d05d45b5ba89ebbaee03a020

高處的真理

那是山透過更古老的語言教會我的。那語境中沒有文字與聲響,僅有綠意與冷風。而當落日如歌,雲海如詩,你便是此刻山的聽證。

為何人要往高處去?

經歷過人生各種意義的攀爬,終須下山返家。如旅,如流星。

有攀登至巔峰的時刻,便有下切到谷底的時刻。在攀爬中,能運用自己的腳步與呼吸,來抉擇折返或承受。但生活的軌跡,不如山稜線清晰可見。隨著事件的突然發生,那難以預料的心境高低起伏,可能讓人墜落於某個崖口,或在某個風口飛揚,變得抑鬱或樂不可支。

而我以為自己只是默默盼望,能多走一步平路是一步。特別在這樣的年代。

卻又在一次次用雙腳實際攀登後,發現自己從未停止追逐著,那淡而有味的生活。

總要反覆地吸進幾句,關乎人生道路的紮實硬道理,才願意好好耐著性子抬起腿,用自己的步調走出體驗,再自體驗中感受身心靈的每個波動。如攝影師抓緊相機般,我不任自己流經的思緒隨風吹過,並試圖在颳起的風中,感知風所帶來的什麼,然後緊貼著最好的時光,按下快門。

於是,當回到桌前書寫,才終於得以保有一點山的餘溫,將回憶所沖洗出的相片,留存於文字繪出的境界中。

自登高而望遠,望遠而生孤傲。從那孤冷的靜寂中,領會世間並非不再喧鬧,而是自我總要隨那喧鬧起舞。直到看清自己的腳步,離文明與喧囂足夠遙遠,才又像想起重要的事情一般,隨意念回歸到離原初的我們,挨得更貼近的自然家鄉。

那是山透過更古老的語言教會我的。那語境中沒有文字與聲響,僅有綠意與冷風。而當落日如歌,雲海如詩,你便是此刻山的聽證。

儘管中途疲憊倦怠之時,也曾妄想過往下跳躍,任肉身如玉嬌龍般,穿越雲深不知處。腦袋卻又清醒認知,自己仍想好好生活。便一次次的反覆體會,只要意志不再僅只掛念於抵達,就能更柔軟而堅韌,更切實地經歷那時時刻刻,緊緊跟隨蜿蜒而上的道路,暫時了卻自我。

雙腳聚焦在上坡與下坡之間,因而有了真正的形貌,讓稱為「你」的靈魂,得以遊走於天地。而當生命只存於每個腳步與呼吸間,山總會細細提醒著自己的渺小。但又讓人們一步一步穿越與領會,呼吸與步行本身,就已是如此巨大而慎重。

而你終於從那慎重的對待中讀懂,人之所以往高處去,也許是為了抵達一個,能看清楚自己內心的地方。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