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樹的流浪之歌

一名喜歡戲劇與跑步的日文翻譯, 一名熱愛旅行與書寫的街頭藝人。 民謠|書寫|行旅|全馬|劇場 Matters文章索引: https://nice-crayfish-628.notion.site/d848efa3d05d45b5ba89ebbaee03a020

淺漬梅酒

把青梅擱著又過了一天,才像是想起來似的,為那些青梅去起蒂頭。用尖刺輕輕刺向梅子,將黑黑的蒂頭挖出,那感觸竟讓我想起,曾在中國成都寬窄巷子裡看到的掏耳朵服務,不禁莞爾一笑。

自從去年夏天看了電影<海街日記>,便惦記著今年想來釀梅酒的計畫。

陸續看過一些影片與文章,認知到釀梅酒確實不難卻也沒那麼簡單,尚未有任何經驗的我,決定今年還是先嘗試淺漬梅酒。

上週末下班回家前,到公司附近的酒商,選購想要加入的基酒,老闆與老闆娘不曉得是因疫情嚴峻的關係,幾乎沒有客人上門,或是本就如此熱情,一看到我進門,便熱心親切地詢問我的需求,還屢次端出幾支酒來,倒入小杯請我試飲。

一邊理解著基酒酒種的差異,一邊喝著老闆斟進杯中的酒。面對這對夫婦近距離的熱情,讓近來與他人盡可能保持社交距離的我,頓時感到有些無所適從,卻又感覺彌足珍貴。

老闆多角經營,店裡不只有各種酒類,也有茶葉與咖啡。買完了酒,我也順便拎走了一包咖啡豆。老闆為了表達謝意,還特地送了一杯冷泡茶給我帶回家喝,頗有在中南部旅遊的感受。

搭上捷運回到家附近,與常去光顧的雜貨店老闆訂了三斤青梅,隔天又去市場,買了三罐可密封的玻璃罐,便跟雜貨店老闆領青梅回家。

把青梅擱著又過了一天,才像是想起來似的,為那些青梅去起蒂頭。用尖刺輕輕刺向梅子,將黑黑的蒂頭挖出,那感觸竟讓我想起,曾在中國成都寬窄巷子裡看到的掏耳朵服務,不禁莞爾一笑。

但那天是個雨天,躍躍欲試的我,只得耐著性子等待。等待另一個靜寂的夜來臨,等待另一個天明,灑下陽光撐住生活。

新的一週,往上班的路上,即便精神欠佳,但仍有一點餘興期待著返家後,把剩下的作業完成。於是我在返家的盡頭,或許也是生活的盡頭,把裝梅酒的玻璃罐洗淨,甚至動念祈願,這第一次的淺漬,千萬別搞砸泡爛了,然後仔細地擦拭著玻璃罐,像在磨擦神燈。

把開始有點熟黃的梅子,一顆一顆地放入,像是要儲藏自己的期待一般。隨性地倒上一些冰糖,打開三種不同的基酒:甘蔗酒、祐酒、琴酒,一一倒入各自所屬的玻璃罐中,蓋上蓋子轉緊封印,便大功告成。

最後只須把醞釀交予時間,待端午過後,就可以來試飲看看,那生活的滋味,是否仍有酸,有甜。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9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